“这样看来,杀手的目标就是任禹了。敢对我港九门的人下手,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任宏略捶着墙恶狠狠地说。

  “不一定,你看。”我把画面定格在一帧并放大,那是那鸭舌帽男子与肖晴打斗时T恤的袖子被掀起,露出上臂的纹身。

  “那是一个克字。”肖晴说。

  “他是冲我来的,是克组的人,那是一个杀手组织,没错的话,我父亲就是被这个人做掉的。”

  “克组?”任宏略低声沉吟道。

  酷》2匠网~C永久S免费*看*W小~0说

  “你知道?”我问。

  “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境外组织的御用杀手团体,具体不清楚,外界对他们的情况了解的也是少之又少。”任宏略解释道。

  “恩恩,好的好的,行,先这样。”这时肖晴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不知道讲的是什么,肖晴只是一味的应着。

  “凶手被找到了,那杀手在两个路口外上了一辆金杯面包车,车牌号被监控录像拍的清清楚楚,那辆车在市中心被发现了,警员已经把车内那个可疑人员带回去询问了。”肖晴解释道。

  “呵呵?克组的人要是能被这帮小警员抓到,他们也就不是克组的人了,肖晴,现在给我去交通队要瑞海饭店附近几十个路口的的监控视频,快!”我说道。

  “凶手已经被抓到了,要那视频还有什么用?”肖晴问道。

  “呵呵,凶手被抓到了?真正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呢,快去拿视频。”我继续吩咐道。

  “行,我这就去。”最终肖晴还是听了我的给交通队去了一通电话。

  “一山,呜哇!”任琮大哭着叫着我的名字。

  “没事,别怕,在我身边你是安全的。”我这样安慰到任琮。

  我抱着任琮,脑子在飞快的运转着,刚叔,任禹,接连被袭,杀手的下一个目标是谁?难道是裘老板?但是裘老板不知道我的身世啊,应该不会牵扯到他,就像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没和任琮说过,任琮就没受到杀手的袭击,杀手是怎么知道任禹给我提供了信息的呢?这个克组真的是太神秘了,我这样想着,一个名字突然从我的脑中闪现而过,张扬!那个在心里咨询所帮助过我的小医生,他不会也会遭到袭击吧。

  克组的人应该不会追踪到他吧,我这样想着,越想越害怕,我不愿无辜的人再因我而丧命了。

  我记得张扬曾经塞给过我一张名片,后来我顺手就放到了钱包里,我赶忙翻出钱包找出了那张名片,对着那号码拨了过去。

  “喂,你好。”电话接通了,谢天谢地,这是张扬的声音。

  “我是上次催眠你的那个人,你现在可能有危险,迅速来卫城第一医院来找我。”我尽量简洁的说道。

  “你是谁?你是师傅嘛!”我可以听出张扬兴奋的神情,“我马上就收拾东西过去找你,师傅你等着我!”张扬接着说道。

  “不要收拾东西了,立马过来,你的处境我说不好,很危险,随时有可能丧命,来找我,越快越好!”我在电话这头说着。

  “好的我马上过去,三个小时吧,我看看有没有高铁的票。”张扬这个人很奇怪,天生爱冒险,可能也和他的童年经历有关吧。

  我挂了电话又想起了孙帅,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喂,孙帅么?我是王大宝。”我给孙帅拨通了电话。

  “大宝哥,有事么?”孙帅可能还对我有些许的敌意。

  “你现在有些危险,我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找到你,你马上来市第一医院来。”我说着。

  “宝哥,不用了,我现在很安全,我爸爸给我找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孙帅回答道。

  “这样就最好了,你父亲和你也通过电话了吧,真是对不起,把你们一家也牵扯进来了。”我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事,你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有什么别的事么?”孙帅答应着。

  “没了,我挂了。”

  “等等!”孙帅突然喊住了我。

  “啊?”

  “大宝哥,加油,祝你好运吧。”孙帅说了这么几个字,然我有些感动了。

  “我会的,你也保重吧。”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那些视频很快就被送了过来,我拷贝到电脑里,点开了多个窗口,仔细的观看起来。

  我坐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看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大半夜,终于看出了点门道。

  任琮被他爸爸安排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张扬赶到了医院,他刚来的时候叽叽喳喳个不停,我没有理他,他就渐渐老实了,现在正在我的旁边打着盹。

  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有一队任宏略安排过来的保镖守着,以免再次发生意外。因为这次涉及到谋杀,情况比较严重,再加上任宏略的背景,院方对这些保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