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五百万,任务目标,C级,没有武装。任务地点,广东汕头。目标人数,4人。追杀原因,生意竞争,你们手上有详细的目标资料,有人接么。”在港九门死门的会议室里,代号送葬者的死门门主如是说道,会议室里坐着的是些没有出任务的杀手。

  “生意竞争犯得着灭门么,一家四口。啧啧啧。不接”会议室里的一个杀手这样喃喃到。

  “我不杀孩子。不接。”另一个杀手说道。

  杀手们纷纷表示不想认领此任务,这任务的目标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甚至还有孩子。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难度不大却丧尽天良的任务。

  “既然如此,那就散会吧。”送葬者宣布到。

  “等等。”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全身精壮眼中透着杀气的青年人推开了门。

  “我接。”那青年如是说。

  “一七你刚出任务回来,休息一下吧,这是你连续做的第六单任务了。这个月你已经做了十三单了。”送葬者劝道。

  “给我目标资料,安排飞机。就这样。”代号一七的杀手退了出去。

  m¤看1正}s版章、_节:上f酷{‘匠@网"%

  那个代号一七,就是我。

  我努力地从回忆中挣扎出来。

  “代号一七,死门最高效的杀手,曾经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十七单任务,致死目标41人,其中妇女12人,孩童6人,却在后来的后神秘消失。我说的对么。”任宏略步步紧逼道。

  “你够了。”我看着她央求道,求他别再继续。

  “港九门中流传,由于你的种种表现,八门总督认为你最后会失去控制,并下了追杀令,最后在生门门主徐一清的求情下,你才逃得一死,徐一清不仅救了你,还让你的神智恢复了正常,最后你被徐一清私下里遣送回大陆,而她因为这现在仍在八门总督被囚禁,这些你都应该知道吧。”

  “闭嘴!不然我杀了你!”我怒目圆睁,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冲任宏略扑去。

  房间的暗门被打开了,出现了一个持枪的黑衣男人。我停下了动作,任宏略缓缓向后退去。

  “停。”我看着任宏略吐出这一个字。就这一个字让任宏略冷汗直流,他很清楚,他面对的是一个杀人狂魔,但激怒他的后果,他却估量的有些不准。

  “对,就是这个距离,一秒钟我就可以扭断你的脖子,你大可让你的保镖开枪。”我冷冷到。

  “你,你想干什么。”任宏略此刻没了刚才的冷静。

  “放下枪。”我对任宏略要求到,任宏略像枪手示意到。枪手缓缓把枪放在了地上。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是先前的那个女秘书。

  “不好了,董事长。”女秘书看见眼前这个场景不知所措。

  “怎么了。”我问。

  女秘书还是没敢说话。

  “说吧。”任宏略发声道。

  “任禹少爷受到不明袭击,现在在医院抢救,至今没脱离生命危险,任琮小姐和少爷在一起,不过还好肖晴在小姐身边,小姐并无大碍,杀手一击未成后就离开了,至今还没有线索。”

  女秘书快声说道。

  “走,去看看。”我同秘书说。我和任宏略的对峙暂告一段落。

  我和任宏略急忙赶到市第一医院。

  “情况怎么样?”赵宏略冲还在手术室外等候的任琮和肖晴问道。

  “具体不清楚,少爷的生命体征还不平稳,杀手还没有找到,我们正在追踪。”肖晴答道。而此时的任琮早已在手术室外哭成了泪人。

  “他是在哪出的事?”我问肖晴。

  “瑞海饭店。”肖晴答。

  “瑞海饭店的监控调出来了么。”我问。

  “已经派人去做了。”肖晴答。

  不一会,瑞海饭店内事发时的监控就拷贝到了笔记本上,我坐在手术室外仔细的看了起来。袭击任禹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子,他带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看不清楚相貌也分不清年龄,从他袭击任禹的动作来看是想至任禹为死地,鸭舌帽男子的速度很快,多亏了任禹从前是名职业运动员,有着一定的反应速度,才躲开了第一刀致命伤,鸭舌帽男子不依不饶的又向任禹刺了几手快刀,任禹勉强接下,这时肖晴过来助阵才打退了袭击者。

  “你怎么会在哪?”我问肖晴。

  “小姐和少爷去瑞海饭店吃饭,我的任务目标是保护任琮小姐的安全,所以我就跟着去了,就坐在不远的桌上。”

  “任琮呢?”我指着视频问。

  “小姐那时正好去了洗手间。”肖晴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