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孙克明所说,我和我的朋友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你的儿子我已经在今早让他走了,我现在回卫城,如果发现你再骗我,我会回来取你的命的。”我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当孙克明说出这番话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刚叔,刚叔的断腿就是可能就是那克组的杀手所为,要是刚叔再被克组的人找到,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匆匆的下了楼。

  我拼了命的往回赶,车都开的飘了起来,在七点钟时我赶到了刚叔家里,门半掩着里面传来异样的声响。我赶忙过去把门踢开,那杀手正勒着刚叔的脖子,我仿佛看到了我父亲的当年被杀时的样子。

  那杀手看到有人来了,立马松开手,拿出一把小刀,一击直中刚叔要害。并立刻用刀向我刺来,我下意识的一扭身,那杀手竟夺门而逃,他抬起手臂的那一刹那,我清楚的看到了那短袖T恤下一个烙印的克字,看来孙克明说的都是真的!

  c看正|版章!%节s上酷◇匠(网

  我没去追那杀手,我赶快来到刚叔身边,拨打了120,我又看了看伤口,我的心沉了下来,致命伤。

  “刚叔!我来晚了!”我跪在刚叔身边,眼泪却再也忍不住了。

  “大宝啊,你要活着,你要有出息。”刚叔依旧挂着那和蔼的笑容,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

  “刚叔,你别说了,一会救护车就来了。”我知道,救护车来了也无济于事,我也只能这样自欺欺人。

  “答应刚叔一件事好么。”刚叔咳嗽了两下,惨白的面容凭空多了几分血色,这就是那回光返照吧。

  “刚叔你说。”我赶忙答道。

  “帮我,照顾好,晓夏。”刚叔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样几个字。

  “啊!”一身惊呼从门口传来,那人正是王晓夏,她手中的水果蔬菜散落一地,却始终挪不开步子,不愿相信眼前的场景。

  刚叔看着门口出现的王晓夏,笑意更浓了,但他的一生却定格在了这个笑容下。

  “快走,这很危险!”我赶忙跑过去拉着王晓夏往外跑,我不确定杀手是以小组形式执行任务还是只有刚刚一人,如果他们是个多人小组,返回来杀个回马枪我不一定能应付的了,要带着王晓夏赶紧离开。

  “呜哇!”王晓夏大哭起来,挣脱我的手,跑到刚叔面前,“爸爸,爸爸。”她哭着呼唤着刚叔,可是刚叔再也不会答应他了,刚叔是带着希望离开这个世界的,他一定会上天堂的,我相信。

  “晓夏,走了。快!”我伸手去拉王晓夏,不过他并没有起身,继续伏在刚叔身前大哭。

  我在情急之下在晓夏的后颈处劈了一记手刀,接着我抱着王晓夏赶忙从胡同里跑了出来。带着她赶往我在一所僻静小区所找的安全屋。

  这是一间很狭窄的地下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却储存了很多的食物,像罐头,压缩饼干之类的物资塞满了这个小房间。我把晓夏放在床上,坐在床的另一边,不一会,晓夏醒了。

  哭着就要夺门而出,我把她重新抱回到床上。

  “晓夏,面对现实吧,刚叔遇害了,还是那群人,我已经打了120,马上就会有人去处理了。你不要在过去了,我答应刚叔要保证你的安全!”我无可奈何的劝着任晓夏,也是再劝我自己。

  任晓夏只是哭,没得任何言语,我就这么默默的抱着她。

  终于,晓夏的哭声渐息了。

  “报仇。”他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

  “恩,一定,我回去了解下情况,你不要乱走,在这房间里带着,房间里有食物和饮用水,足够你用上半个月的。等着我。”我见王晓夏的情绪稳定下来,才又离开返回到原来的地方,警方已经过去了,并且拉上了警戒线。

  我想走近看看情况,却被一个小警员拦住了。

  “退后,退后。”小警员不耐烦的说道。

  “刚才是我打的120,里面具体情况怎么样了?”我问道。

  小警员没理我,走到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身边耳语了几句。

  “死者死的时候,你就在死者身边?”小队长过来问我。

  “恩,是的。”我答到。

  “那就请你去警局协助我们调查吧。”说着小队长用眼神示意到那个小警员给我戴上手铐。

  “协助调查不用带着手铐吧。”我不解的问道。

  “别废话!带走。”那小队长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我没再提出异议,也没有反抗,这个时候反抗不正是证明了我心里有鬼,那样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被带回警局,小警员把我领到一间审讯室,我的手被拷在椅子上,头顶上一盏强光灯直照我的眼睛。

  小警员坐下后后,那个小队长进到了审讯室。

  “说说的你动机吧,为什么要谋杀死者。”哪个小队长一上来就这么问道。

  小警员坐在一旁拿着笔像是记录员的样子,不过他并没有记录下小队长的这个问题。

  “刚叔不是我杀的,我到刚叔家的时候,刚叔被一个人勒住脖子,看到我后就用匕首刺了刚叔。”我答到。

  “那为什么那个人没有杀你,而你还能毫发无损的坐在这呢,那一刀直中心脏,你难道看不出来死者已经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了么,为什么你只打了120而并没有选择报警呢,你编的故事破绽太多了。”小队长说道,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我心里弄死眼前这个人的心都有了!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他不去管,反而在这审问我。

  “我的话不会说第二遍,信与不信在你。”我已经对眼前这个萨比的小队长无话可说。

  “到我这没有一个主动交代的,不过他们最后都松口了。小赵,去打盆水来。”小队长冲着那个小警员说道。

  不一会,那个小警员就端着一盆水回到了屋内。

  “把他的手按进来。”小队长冲着警员吩咐到。

  小警员立刻言听计从的把我的手按了进来,我没有反抗,因为我知道反抗没有什么用,反而会给自己平添一项袭警的罪名,小队长拿起一根电棍,把棍子插到水里,打开了开关。

  一股撕裂的疼痛感袭来,这是逼供常用的方法,不仅有效,还不会留下伤痕和证据,看来这个小队长没少干这些事情。

  “你说不说。”着小队长狞笑的说到。

  我看看眼前这人,无话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