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这样的还是心理医生?首先你自己的心理素质就不过硬,其次的你专业素养也不合格,你学过催眠心理学么,如果目标对你有很强的心理防备你怎么去催眠他呢。科班出身吧,你还是回去重读吧。”我损的张扬无地自容。

  “张医师,白楠小姐来了。”前台打进了咨询所内部的电话。

  “让他进来吧。”张扬老师的说道。

  “表现的不错,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话。别耍花招,不然不光你会死,哪个白楠也活不了。”我还是对张扬有些不放心。

  这时白楠打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来,我一眼看过去,白楠绝对算得上是人间的尤物,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皱纹,偏偏那股成熟女人的风韵味道却展现的淋漓尽致。她身着一袭红色纱裙,衣领是V字形的,开得很大,白楠有这样的魔鬼身材却偏偏生着一副古典精致的五官,她的脸有些惨白,更平添了些愁苦的美,她是个如诗如画的女人

  “啊?这位是?”白楠坐下了,看到我,略有诧异的问道。

  “这位是我的助手,他来做一些记录,当然也会和你有一些辅助的沟通。”张扬冷静地回答道。

  白楠还是有些迟疑的没吱声。

  “当然你不用担心保密的问题,保护患者信息是我们每个从事心理医疗的医师一定会坚守的底线。”张扬义正言辞的说。

  白楠的疑虑慢慢消失了。

  好的,我们开始吧。张扬拿出一个沙漏倒放,这就是开始计时的意思吧。我有些想笑,张扬着小子职业技术不咋地,整起这些唬人的东西倒还是一套一套的。

  “最近几天睡眠质量怎么样。”张扬又恢复了往常自信的笑容。

  “还是老样子,很难入睡,有时会做噩梦,梦到我丈夫。”白楠轻声说。

  我再写字板上写下催眠两个字递给张扬看了看,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认为你需要进行一些催眠治疗来辅助你的整个医疗疗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单纯的谈话和药物治疗很难起到作用了。”

  “我需要怎么做?”白楠问道。

  “你只需要配合我我就行,去趟到那边的椅子上吧,我会试着催眠你,从潜意识给你提供帮助和力量。”

  张扬慢慢的对白楠成功的进行了催眠,我示意张扬走开,我自己要去问我感兴趣的事情了。

  “白楠,我是你的朋友,你不要害怕,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的,明白了么?”我看白楠点了点头有记者说,“你看到了你丈夫和你儿子了吧,你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一片山里。”白楠喃喃到。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我接着问。

  “是克明把我们接去的。他说带着我们逃。”白楠继续答道。

  “为什么要逃。”逃?他说的就是移民吧。

  “克明说,公司的人马上就会来收回资产,我们想要活命也必须逃。”公司?白楠的话听得我一头雾水。

  “你丈夫是怎么告诉你的?”我问出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山下有个落日旅店,每次他都会把信交给那的老板,我们是通过书信联系的。”白楠老实的答道。

  我打开张扬的电脑,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五台山落日旅店,结果果然没错,的确有这么一家旅店存在着。

  问题问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该亲自去问孙克明了。

  “我走了,她醒来后要是问起助手的事情告诉她那只是他的梦,不要向任何提起我,懂了么。”我对张扬说道。说着我就要作势翻窗离开。

  yg最◎新章节*上`酷U匠`0网

  “喂,孙克明可是黑老大,你找他是为了寻仇么?”张扬赶忙问道。

  “不是,我为了国家做事。”我一副公务在身的样子,我想,只有这样张扬才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吧。

  “酷啊,那你是国安局的么。我刚刚帮了你,你能帮我介绍一下么。”张扬说道。

  “不能。”这货事可真多,还让不让我走了!

  “那你能留个联系方式么?我想和你学习催眠。”张扬又要求到。

  “不能。”我不打算再理这个二货,打开了窗子。

  谁知道张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傅!”他亲切的喊道。说着把一张他的名片强塞在我的裤兜里。

  这男的真是朵奇葩,我说什么他信什么,这还要认我做师傅,谁要是做了他师父,准得到大霉!我没理他,翻过窗子离开了这家心理咨询所。

  今天这事情也算是完满解决了。我坐高铁回到了卫城,就像一个千里不留名的大侠一样。

  而此时此刻,鞋垫男正在自己生着闷气,追求任琮不成还反为我做了嫁衣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此刻和他一起来到九龙做大保健的李大脑袋说道。

  “少爷,你也不必着急了,最近有一个大财团要给你爸爸的公司注资,目的就是要压垮仁信地产,等到时候任家破产了,我就不信那个小妮子还会守着那个穷小子一辈子?”李大脑袋自从离开天魁后,鞋垫男的爸爸看他是个人才,就让他进了马氏集团当总裁助理,李大脑袋已然成为了鞋垫男爸爸的左右手。

  “这是真的么。”鞋垫男一听这个来了精神。

  “是啊。商场如战场,那还有假。”李大脑袋自信的说道。

  “那我得向爸爸要辆玛莎拉蒂开开。”鞋垫男脑子里装的都是这些浮夸的玩意。

  “那你得等等了,现在你爸爸正筹措资金呢,可别再这个时候去搅乱他。”李大脑袋边说着边搂着个妞朝楼上走去。

  鞋垫男想着刚才李大脑袋的话不禁暗爽到,任琮,你迟早得落在我手里!

  回到卫城后,我先给任禹打了个电话,拜托他继续派人盯住白楠,如果有什么消息,随时通知我。现在我要仔细想想下一步该怎样做了。

  这几天我还是照常的训练,回家,周中的联赛贾学习没让鞋垫男上场,最终凭借卢西亚诺的头球和一脚补射,球队二比零完胜对手,这是他两轮比赛取得的第五粒进球。这位高产的射手让球迷们看到了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