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我就坐上了燕京的高铁,此行的目标就是为了从赵克明的老婆那里套来有用的信息。

  赵克明的老婆名叫白楠,35岁,16岁时就跟了赵克明。他频繁出现的地点只有两个,一个是大明博彩的总部,另一个就是一家叫做光漾的心理咨询所。白楠每个星期有两天回去那里做心理治疗。而今天,就恰好是这个日子。

  我找到光漾心理咨询所时刚刚下午一点钟,资料中显示,白楠会在下午三点有一个预约,我有两个小时能做我该做的事情。

  我走进这家咨询所,扫视了一下眼前的环境,这家咨询室只有一层,共有六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是休息室,其余均为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治疗的房间。

  “请问,张扬医师现在有时间么。”我问一个前台模样的人,张扬就是负责跟进白楠整个心理疗程的主任医师。

  “张扬医师正在房间里办公,请问您有预约么。”她问。

  “我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最近我总是失眠。”我继续说,没回答前台的问题。

  “请问您有预约么,如果没有的话请您先预约,我们会尽快给您安排和张扬医师会面的。”前台说。

  “我的情况很严重,我想现在就行和张扬医师谈谈,张扬医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请问您现在能安排一下么。”我礼貌的说。

  “对不起先生,如果您没有预约的话,我真的无能为力。”前台客套的说道。

  我默默的递过去一沓钱,“请您安排一下,我真的很痛苦。”我尽量装作难受的模样。

  “这样啊...好吧,我给您问问张扬医师现在方便么,其实现在这是他的休息时间。”

  前台说着拿起了电话,说了几句后转头对我说,“您这边请。”前台礼貌地引着我进了张扬的哪个小房间。

  房间里的装饰富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天花板和瓷砖的颜色搭配则有些让人眩目,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房间里普普通通的白色围墙却显得突兀了起来。

  更☆新最Qr快$e上酷匠网《^

  “坐吧。”张扬客气的说道。

  “喝点什么?”张扬客气的走到墙角的小冰柜,问着我。

  “矿泉水,谢谢。”我尽量表现得局促一些,这样更像一位需要心理辅导的患者。

  “为什么来着,是想找个人谈谈么?”张扬说,他露出整齐的牙齿,笑得很好看。

  “我经常失眠。”我顿了很久才说道。

  “哦,因为什么,事业,爱情,还是权力?”张扬依旧淡淡的笑着说道,仿佛一切已经胜券在握。

  “我不像你,你有自己的工作,你的生活美满,你从未受过我这样的痛苦。”我含糊其辞的说。

  “这你就错了,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后来一位好心人把我带去香港抚养我成人,还教给了我医术,我也是最近才回大陆的,其实每个人生活都有些困难,而决定不同人生的则是,你选择什么态度去面对这些困难。”张扬说道。

  心理咨询的第一步就是要打开患者的心扉,只有了解患者的处境,和因何造成的这些处境,心理医师才能选择用何种方法去治愈患者。有些医师为了与患者沟通,会给自己编造出一些不存在的过往,用以打开患者的心扉,张扬就是这样做的,所以我不知道张扬说的这番话有几分是真的。

  “你会感到害怕么,当你在香港的时候。”我继续试探张扬。

  “害怕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负面情绪,要是说没有我肯定是在骗你,只是在最初去香港的那几年有过这种感觉,因为当时见识了一些我从没见识过的东西,后来慢慢就适应了,恐惧是所有生物正常的情感,你对此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香港的街道很繁华吧,旺角,铜锣湾,寂寞的夜场电影。”我像个疯子一样轻柔的自言自语道。

  “是的,我也一直怀念着。”张扬说道,仿佛也陷入了回忆。

  “为什么不去见一见你的朋友们呢,他们在那边也很寂寞。”我不断引导着张扬,慢慢的,他掉入了我设计好的陷阱。

  一番交谈后,张扬终于沉沉的睡去,我给他编制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梦境。我对此心里也很是过意不去,不过为了我的计划,也只能让张扬医师先痛苦一阵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我把房间的后窗打开,从张扬的房间里走出。

  “谢谢。”我路过前台是对刚才的那个女人说道。

  “不客气的。”她抬头看了看我敷衍的答道,然后继续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事情只做完了一半,我又绕道这栋房子背后,从一个窗子翻了进来,正是张扬的那间办公室,我重新把窗户关好,就像我从未来过一样。

  我看了看手边,两点钟。张扬坐在椅子上紧皱着眉头,不知道他在我给他制造的世界里生活的怎么样。我一边玩味的看着,一边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

  两点三十分,白楠半小时后就会出现。

  我来到张扬面前柔声的说道,

  “你的梦里有一片大草原,有清澄的蓝天,有鸟儿在飞,你刚刚经历的一切痛苦都是虚无的,忘了他吧。你可以醒了。”

  “啊呼。”张扬深出了一口长气,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场景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我跳起来喊道。

  “不想死就别喊了,我可以在一秒内杀死你。”我对张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你是谁!催眠我有什么企图。”张扬迅速冷静下来。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我想让你干什么。”我迅速切入了正题。

  “你以为你是谁,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张扬似乎并不惧怕我。

  “我是一个可以杀你的人,但我没有这么做。”我笑着看着张扬,他似乎真的有些故事。

  “可是你让我生不如死。”张扬想到刚才的场景又面容惨白的说。

  “我只是在调查一些事情,没必要杀了你,当然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为了保证任务完成度,我也会考虑对你下手的。”我继续施压到。

  “好吧,你需要我做什么。”张扬想了想终于妥协到。

  “一会有一个叫白楠的患者会过来,你就说我是你的助手,一起帮助他治疗,这就够了。”我说。

  “你想催眠他?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你直接去催眠他就好了,为什么要牵扯到我。”张扬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