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爸爸的公司附属于另外一个很大的组织机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她也很少和我说这些。”任琮解释道。

  “好吧,先这样,我接刚叔去了。”

  “恩,晚上别太晚了。”我的心突然被触碰到,上次和我说这句话的人还是我的母亲。

  我开车载着王晓夏和刚叔直奔医院,有了提前的安排也省去了很多排队的麻烦,求医的过程很顺利,主任医师说只要坚持治疗,有把握让刚叔痊愈。健步如飞不太可能,但不会像今天一样腿慢慢的失去知觉。

  刚叔一听这个很是开心,王晓夏更是喜极而涕,毕竟她还是个刚毕业的孩子,这么大的生活压力压的她喘不过气,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盼来了一个好消息。怎么能不激动?

  “一山,走吧,现在会喝酒了吧,今天高兴,陪刚叔喝两口。”刚叔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久违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喝点酒可以,您可不能灌我,您也不能喝多了。”我其实是很少喝酒的,但看刚叔今天难得这么高兴,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

  “让晓夏好好给咱爷俩炒几个菜,今天高兴呀,高兴!”刚叔笑着说,他看着霾城久违的蓝天似乎又重拾了希望。

  我们三人回到刚叔家的出租屋内,刚叔拿出一瓶二锅头,又让王晓夏炒了几个菜,我尝了尝,不得不说,王晓夏的手艺真是不错,一些很平常的食材被她做出了很好吃的味道。

  “怎么样,我家闺女的手艺不错吧。”刚叔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真不错,将来一定是个贤妻良母。谁娶了谁想一辈子的副啊。”我由衷的赞叹道,王晓夏一听贤妻良母四个字还害羞的低下了头。

  “那你这可太抬举她了,对了一山,你现在处朋友没有啊。”刚叔问道。

  “诶....”看这样子刚叔是想撮合我王晓夏呀,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爸!你说什么呢,吃饭!”王晓夏给他刚叔的碗里添了菜。

  “哎,还害羞了,那爸爸就不说了。咱吃菜,吃菜。”刚叔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酷o匠;#网r永ub久Wl免y0费$看P小M说

  酒过三巡后,刚叔突然流下了两行泪。

  “上次像这样喝酒,还是和你父亲在一起,那时不像现在一样呀,不过一切都会好的。一山你也长大了,有本事了,你爸爸看到一定会高兴的,高兴,今天高兴!”刚叔有些喝的微醉。

  “刚叔高兴我也高兴。”看着刚叔现在的样子我莫名的有些心酸。

  “爸,你醉了,我扶你上床休息吧。”王晓夏把刚叔扶到了床上。

  “照顾刚叔休息吧,我也回了。”我同王晓夏说。

  “你喝酒了,别开车了。”王晓夏关心到。

  “没事,我没醉,能开。”我是真没醉。

  “现在酒驾查的挺严的,要不你住这吧。”王晓夏说。

  “嘎?”住这?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和我睡一起,哎呀,反正就是.....”王晓夏不解释还好,越描越黑。

  “行了,我打车回去就行了。别担心我,好好照顾刚叔吧,走了。”我说完就离开了。

  王晓夏此刻心里暗暗纳闷,自己刚才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依旧残月,但月明星稀的天景似乎有了些希望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