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会议室内,贾学习慢慢悠悠的走向讲台。

  “孩子们,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你们的分组对抗,你们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啊,当然我不是说你非要向我学习,其实我和大家也是互相学习的这么一个情况,我们更要向其他球队学习,我并不是说要学习欧洲的那些种先进的打法,我们最要学习的就是我们对手的打法,孙子兵法说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还有一句老话说道,活到老学到老嘛。”贾学习不紧不慢的说了这样一段话,会场下的小伙子们听的有些昏昏欲睡,学习学习学习!有些人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学习!

  不过贾学习给球队带来个改观还是可喜的,这支球队真正的从李大脑袋时代走了出来,球员上场不再论资排辈拼后台拼送礼了,而是谁有实力谁上,没有实力就必须努力训练才有机会,球队变成了一个良性竞争的氛围。

  这几天我和任琮还是平平淡淡的上班下班,过着滋润的小日子。

  鞋垫男在这几天却是恼火不已,损失了手机不要紧,那视频也没起到它该起的作用!而且刚谈的富家千金莫名其妙得吹了?还骂他是死基佬!

  鞋垫男怎么能不生气呢,准是王大宝又用了什么花言巧语蒙混过关了!鞋垫男这样想,看样子该下点猛料了。

  “据我这些天观察,上次那个小妞和王大宝关系不一般,我们从那小妞下手应该还有希望。”鞋垫男又把他的瘦猴小弟召集过来吩咐道。

  “殿哥你说怎么做,咱就怎么做。”瘦猴小弟敬业的说了小弟该说的话。

  “这样,你去拿点钱搞定那个女的,让他勾引王大宝上床,不管用什么手段,下药也行!完事把视频发给我。”鞋垫男吩咐道。

  鞋垫男的智商就和他鞋垫发型头发的长度差不多,只能想到这种在网络小说中用惯了的且无一成功的方法去挑拨我和任琮之间的关系。

  鞋垫男想要陷害我,我还浑然不知,这天任禹给我来了消息,说基本打听清楚孙克明的情况了。

  这天下午我和任禹在苹果酒吧约见。

  “孙克明能查到的资料基本都找到了。他五年去了五台山当和尚,不知他是一心向佛想要放下屠刀,还是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杀。”

  “五台山,难办了。”我摇摇头道。

  “怎么呢,买张门票不就进去了么。”任禹说。

  “你认为孙克明会在哪些显眼的寺庙里修行么?”我反问任禹。

  “的确,就连孙克明的妻子和儿子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甚至是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任禹补充道。

  “这件事急不得,贸然的去找孙克明只会打草惊蛇,等联赛间歇期的时候我去看看吧,你继续帮我尽可能的搜集一切孙克明的资料。”我说道。

  “行,这事的确急不得。我一会还有应酬,先走了。”任禹匆匆告别了我。

  我坐在酒吧的卡座上看起了那份孙克明的资料,酒吧的下午场是很悠闲和安静的,不过我却无法享受。

  孙克明,大明博彩创始人,从事境内外博彩业务,企业每年的毛利上亿。现企业又他的妻子打理,有一独生子名叫孙帅,在卫城商业大学读FIU酒店管理专业。

  孙克明年少时加入本地黑社会青蛇帮,最后成功上位,严打期间出逃广城,后回到燕京后把大明博彩的总部建立起来,没人知道孙克明是怎样白手起家创立起了大明博彩,这在业界始终是一个谜,大明博彩在圈内本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却在十年的时间内迅速崛起,让人不得不对孙克明的管理能力拍手叫绝,大明博彩以开出的盘口最为夸张而闻名,有时孙克明会因为这赚的盆满钵满,有时也有失败的例子。

  大明博彩越做越大,已经渐渐从国内博彩行业三足鼎立的态势中脱颖而出,而就在孙克明的事业即将达到顶峰时,他却做出了一个让人不解的决定,剃度为僧,这就是孙克明最后的归宿么?几年来,外界没有孙克明哪怕一点点的消息。有人说他已被仇家暗杀,可他的妻子和儿子始终坚信孙克明还活着,并且终会修成正果。

  我看完这些资料感到有些头大,我终于明白了当我提到孙克明时,孙帅的情绪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激动。孙帅这娃娃本质善良,父亲却早早抛弃他,他能成长为现在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没有威胁的人实属不易。

  怎样找到孙克明呢,我无从下手,他的妻子是真的联系不上他么,孙克明真的就做得那么了然一身么,这一切,看来还需要从他的妻子的嘴里撬出话来。

  我曾经认为大明博彩实力雄厚,可看完资料后却发现,虽然大明博彩在国内算得上是首屈一指,可放眼国际的大公司却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意思。

  这样的公司会拿出企业将近一半的年利润去雇佣专业杀手做事么。这些让我本就不明朗的思路变得更加混乱,看来事情,还是要一步一步来。

  我想的出神时,接到了肖晴的电话。

  “大宝么?你回天魁一趟,刚才贾教练说一会要开赛前准备会,抓紧回来吧。”肖晴在电话那头说。

  “比赛不是明天么。以往不都是赛前几个小时才开准备会的么。”我问“我也是刚刚接到贾教练的通知,总之你赶快回来吧。”肖晴说道。

  我挂了电话就往天魁赶。经过这几天和贾学习的相处,发现他还是有些内涵和执教经验的。

  {最、p新…z章@*节`上}●酷E$匠网)

  我到的天魁的会议室时,大伙七七八八的都来得差不多了。

  “行,小伙们都来了,我就说说明天的比赛怎么踢。”贾学习缓缓道。

  “我先说一下首发。”这次首发和上轮比赛相比差了七个人。前场卢西亚诺出任柱式中锋,我司职左边锋,鞋垫男从中锋的位置上移动到了右边锋,我们三人组成前场三叉戟。中场方面贾学习选的大多是些能跑的工兵角色,大概目的是为了增加中场的硬度,后防线上继续启用老队员,而唯一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小蒿被安排到边卫的位置上。

  “你们手上都有一份和自己对位的几位球员的资料,那都是我从录像中学习过来的,你们回家也要好好学习学习。”贾学习还是依旧三句话离不开学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