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家的事和我爸爸没关系,他和你也没什么好谈的。”说完帅小伙就愤然离去。一提到帅小伙的爸爸,他的情绪就变得十分的激动。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看着帅小伙离去的背影,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啊,我想。

  我有些失望的回到天魁的总部,坐在休息室里喝着咖啡,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样做。刚才真是太冲动了,没有细想就去找孙帅了,这次惊动了孙克明,想见到他更是难上加难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这样想着,走出了休息室。

  几天后相关手续都准备齐全了,我已正式成为卫城天魁足球俱乐部的一员。

  “今下午就是你的第一场比赛了,我看好你哦。”任琮双手绕着我的脖子,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放心,你就瞧好吧。”我笑笑,自信地说。

  这时裘老板也打来电话说,“我一会就去现场给你加油,我还拉来一票刚认识的球友,肯定让你的第一场比赛热热闹闹的。”裘老板在哪都能混得一票朋友,一个原因是他多金,第二个原因是他为人确实仗义。

  下午的比赛开始前,队员被召集到会议室做赛前准备。

  “我首先宣布一下今天的首发。”寇活在前面发言,他名义上还是天魁的代理主教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近来在队内训练中表现出色的我,卢西亚诺和小蒿都没进主力。这让我很是诧异,难道寇活就这么点用人水平么?

  “今天的对手是南淮光谷,实力不强,属于一支中甲的中下游球队,我们要做的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都明白了么,好了,去准备吧。”进攻进攻再进攻,这战术布置也太敷衍了吧!要是这样来看,那个看球没过十年的小球迷,就叫吃霾的王哈哈的那个也能当主教练阿!

  到了下午,比赛准时在天魁的主场开球,进场的观众并不多,但零零散散的也有那么小几千人,这上座率在中甲绝对属于高的了,虽然球队成绩一直不理想,但这座城市的球迷却对他们一直不离不弃。

  “哎,老裘,你说的那个小兄弟是哪个,给我指指。”裘老板的一位球员坐在看台上问。

  “哎!大宝怎么坐在替补席上了!不对不对,以大宝的水平绝对稳稳的主力啊。”裘老板也很纳闷。

  “再看看再说吧,没准是你那位小兄弟状态不好。”裘老板那个小伙伴说。

  “你们说的那个小兄弟是新来的的那个王大宝么?”一个陌生的大叔问。

  “是王大宝,兄弟,你也认识他啊。”裘老板回答道,手上递过去一支软中华,我记得裘老板有次吹比时说道,只要认识他的,都是他的朋友,不是他朋友的都是死人。看来裘老板说的前半句话是没错的,谁都愿意和裘老板做朋友。

  “咱在看台上不抽烟,熏着别人多不好。”陌生大叔摆摆手憨厚的笑着拒绝了裘老板的中华。裘老板也笑着把烟收了起来。“对对对,咱不抽烟,咱得做个有素质的球迷啊。”

  “哪位叫王大宝的小伙子踢得不错,我前几天没事看过他们几次训练,那小伙子的水平,不吹不黑的说,踢中超都有球队要。”陌生大叔继续向裘老板侃侃而谈到。

  “那为什么还不能上场啊。”裘老板甚是不解。

  “一看你就不常关注天魁吧,天魁两大害,口活和李大脑袋不除,天魁永无出头之日啊。”陌生大叔沧桑的叹道。

  “口活?李大脑袋?”裘老板表示李大脑袋这个名字好像从哪听过。

  ☆酷P匠网唯‘*一(!正版,其他E都eA是YW盗版

  “口活就是那个代理主教练,战术傻得一比,李大脑袋是原来的经理,就知道吃回扣,不过还好,李大脑袋已经卷铺盖走人了,新来的是个美女经理,真希望天魁越来越好啊。”陌生大叔热情的想裘老板介绍到。

  “哪个美女经理我知道,那是我兄弟他老婆,我兄弟就是王大宝啊,那时候我和我兄弟在北京的时候,有人欺负他老婆,我兄弟二话没说上去就是干,我和我兄弟两人干趴下对面好几十个,你说我兄弟这么厉害......”作者吃霾的王哈哈表示本来就不擅长吹比,刻画出来裘老板这样一个角色实属不易,我是真的吹不下去了,于是我们把目光转向了球场。

  作者把目光一转向球球场。不禁骂街到,这俩队踢得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跟老太太遛早一样!

  寇活赛前布置的进攻进攻再进攻的战术没有什么效果,双方还是互有攻守,就像是花园里老大爷打太极一样。终于,在上半场最后阶段,南淮光谷利用角球机会由中后卫攻入一球。一比零,天魁在主场落后。

  “这踢得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行,我得赶紧叫寇活去换人。”任琮看着场上比赛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有好球员不用,非得放一群老大爷在上面遛早。

  “你最好别去,寇活毕竟还是主教练。你也不能去干涉他换人啊。这样你就不在理了,你刚来球队,千万别让别人抓住你小辫子。”肖晴一看这架势赶快劝道。任琮想了想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坐在场下替补席上的球员们看到球队再一次落后也是万般无奈,有劲使不出的感觉才是最难受的,场下的替补球员如此,看台上不离不弃恨铁不成钢的球迷更是如此。

  半场战罢,天魁落后一球。队员们没什么表情的走回休息室,而我也没表现出来什么急躁的情绪,毕竟教练不安排我上场,我也是无能为力。

  易边再战,两位老大爷的出拳速度依旧缓慢,人家南淮领先一个球不着急在情在理,天魁落后还这样是要闹哪样?其实并不是天魁场上的球员不想加快比赛节奏,只是那些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二五蛋们撑下来半场就不错了,而鞋垫男身体到不差,并且又祭出了他的飞铲神功,成功申请到一张黄牌。比赛到了60分钟,天魁越战越颓,这时主教练寇活终于撑不住了。走到技术台前要求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