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问他。”说着任琮就作势要给他个打电话,我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穿帮。这时任琮却放下了手中的手机。“算了,我哥是哪路货色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是跟他出去鬼混了。”说着任琮竟哽咽起来。我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赶忙把车停在了路边。

  “小美女你别哭啊。我错了啊,以后保证12点之前回家,好不好,别哭了。”我抱着任琮安慰道。

  “你爱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我反正也管不了,你走了八年,这才回来几天,你就这么对我。”说着任琮突然大哭起来,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就像小时候我爸爸没收我的足球我发出的哭声那样。让人心颤,让人心疼。

  看着任琮面色憔悴,昨晚肯定也是等到我深夜,没睡好觉。

  任琮趴在我怀里大声地哭,好像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一样。我轻轻地拍着任琮的背。默默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守护这个女孩。

  任琮就这么大约哭了10分钟,才起身拿纸巾擦了擦恢复了冷冷的面容。

  “小琮,我刚才捡了五毛钱。”我说“五毛钱?怎么了?”任琮问。

  “我就想问五毛钱你约么,这可是我全部的家产。”我一脸诚恳的说道。

  “滚,不约!”任琮没好气的答道?

  “不约?你去小红房子那打听打听,有谁不知道我的花名,约你算是你的福气,给你五毛钱你还不约?”我嬉皮笑脸的调戏到。

  “别说五毛钱了,一块我都不约。快给我滚滚滚!”任琮推了推我。

  “你先听听我的花名啊,我江湖人称向日葵,你确定不和我约么。”我问。

  “向日葵,怎么了?”任琮被我勾起了兴趣。

  “向日葵啊,你想象一下象日魁是什么概念,这次你再考虑考虑?”我把象日魁三个字给任琮的微信上发了过去。

  “哎呀,我想象不出来,我怎么能想那么肮脏的画面,反正五毛钱不约。不约不约。”任琮一看微信,立刻就明白了我花名的含义,不禁笑骂道。我看任琮终于笑了,才又开动Q7开向训练场。

  到了天魁的总部,任琮去了办公楼,我直奔力量房,今天没有统一的训练课,队员们应该都聚在力量房练力量。天魁虽然是个中甲的俱乐部,可投入和配套设施一点也不含糊。

  我进了力量房,里面早已来了很多人,但是就是没有训练的。一帮人围在一起唧唧喳喳的不知在谈论着什么。

  “你看这不大宝哥么。”“大宝哥真不简单,没想到男女通吃啊。”“你知道那男的谁么,大明博彩孙克明的儿子,孙帅,刚刚有人人肉出来了!”

  一群人见我进来,立刻把手机收了起来。

  “看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大伙一看我进来立马变了一副样子,我笑着疑惑的问。

  “没啥,大宝哥,我们这看快手上的视频呢。”小蒿一脸坏笑的回答道。

  “都干啥来的,赶快训练,别净整这没用的。”我也没多想,对这帮小队员督促到。

  这时鞋垫男从力量房的门口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

  “这不是我们天魁的断背男么!哈哈哈”鞋垫男贱笑着说道。

  “嘎,断背男?”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zq酷)I匠网{唯一/¤正J版,其`他"都是.W盗版V

  “快手上的视频我们都看了,没想到你好这口啊,哈哈哈。”这鞋垫男笑起来真是欠扁,脾气多好的人被他这么一笑估计也忍不住想要扁他。

  “快手?”我转念一想,不会昨天在饭店里和帅小伙那点事真被录下来发到网上了吧。

  “没想到你真是有本事,居然能泡到孙克明的儿子。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哈哈哈哈。”鞋垫男笑着就走远了。

  等等!他说帅小伙是孙克明的儿子,帅小伙叫孙帅,孙帅,孙克明!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一会下了训练我就去找孙帅去试探试探。

  我感觉力量房里的其他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也就没一一和众人打招呼。唯有卷毛老外卢西亚诺热情的走到我身边带着笑意锤了锤我的胸,算是打了招呼。为什么别人都躲着我,只有这老外还凑过来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呢!他会不会也是那个啥?我这样想着,感到一身恶寒,咧嘴笑了笑算是回应,扭身继续训练了。

  卢西亚诺要知道他被人家想成是那个啥估计也是十分无奈的,南美人普遍热情,卢西亚诺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情中人。

  我练了个把小时就出了力量房,匆匆冲了个澡就离开了。任琮还在办公室熟悉业务,我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去找帅小伙了。正好,帅小伙还留在卫城,我俩约了个点在上次那个吃饭的地方见面。

  “诶诶诶,你知道咱俩在网上火了么。”我刚在饭店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看到帅小伙出现了,并没心没肺的笑着冲我靠过来来。

  “你坐对面,离我远点,被人当成那啥你还挺美啊。”我一脸嫌弃的对帅小伙要求到。

  “那可不,以前我想泡女孩人家都不愿意理我,现在出了这事,这帮女孩都往我身边靠,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还有他们看哪个小说,咿呀,我可是看不下去。”帅小伙话唠到。

  “别废话了,我跟你说正事吧。”我无奈道。

  “是呀,你没事叫我出来干啥。”孙帅说。

  我简单地向孙帅交代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孙帅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大宝哥!没想到你这么有故事!”孙帅叹道。

  “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我这正追查着线索,可能以父亲能帮上忙,你能帮忙联系一下么?”我对帅小伙说。

  “这件事怎么会和我爸爸有关系?”帅小伙问。

  “也没什么,就是你爸爸不也是干博彩行业的么,我就是想打听打听这个行业的水有多深,有没有什么内幕,兴许就能找到了呢”我的双眼盯着孙帅,希望能看出些什么,不过令人失望的是,我一无所获。那也难怪,事发当年孙帅也才十岁上下,这么小的年龄记不住什么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