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她身边,她给两只高脚杯里都倒了红酒,自己抿了一口,幽怨的看着我说,“姐姐知道你怎么想,你觉得姐姐下贱,姐爸妈死得早,一个人出来打拼,到今天这个份上真是不易,姐姐就是想找个依靠。”她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声音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我父亲是被人谋杀的,母亲不久后也跳楼自杀了,我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城市,你们这些男人,个个都想着占有,我在天魁这些年没少受李广海的骚扰,直到你出现,姐才能彻底的摆脱了李广海,你就是姐姐要找的依靠,你不会丢下我,对么?”我看着她手上慢慢摇晃的红酒杯,感觉眼皮越发的沉重,“你会丢下我么,大宝?”直到她轻轻地吐出我的名字,我再也撑不住了,失去了意识。

  4`酷匠网q唯一正{J版3,其他都/是l盗版

  房间内一道诡异的烟雾腾空而起,那缭绕散去后,我俩已经身处一间宽敞的房间,洁白的床单,明亮如昼的灯光,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下,我却感到一股眩晕感。当我稍微有点意识时,感觉好像躺在家里的到床上,但我依旧迷迷糊糊的。想睁开眼睛,却感觉头痛欲裂,眼眶发胀。根本就睁不开。

  恍恍惚惚间,似乎有人在脱我的衣服。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那是种成熟女人独有的气息。我一动不动,就任由她脱着。

  这人好像是任琮,又好像不是。我正胡思乱想时,忽然一个温暖的身体贴在我的后背上。这身子很软,也很烫。仿佛像冬天里的火炉。

  她搂了我一会,慢慢的,把我本来侧着的身子搬正,火炉趴在了我的身上。她开始一点点下移,慢慢的,她停止了动作,趴在我身上,在我耳边轻轻道。“姐问你几个事,你要如实的说哦。”

  我麻木的点了点头。“你是谁,接近任琮要干什么。”她的声音依旧轻柔。她为什么这么问?他究竟是谁?我的神经突然紧张起来,一番挣扎后,我慢慢的变得清醒,恢复了神智,我看着她轻轻道,“我的父母早已亡故,我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认识了任琮,我并不喜欢她,不过我喜欢任家的家产,我的姐姐,这个答案你满意么。”我浅笑着对她说,手触着她的脸,她的眼神渐渐地变得迷离。

  空间突然清澈起来,还是那张大床上,我看到了她此刻的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床边,她看我醒了便站起身来,那一刻我竟有些惊呆了,我一直都觉得这个女人很美,但这次穿上白色的裙子,头发挽起来之后,竟有种出水芙蓉的清纯美。和她平时总是一副成熟妩媚的装扮完全两样。

  他在我面前转了一小圈,得意地看着我问。“姐好看么?”

  我一边点头,一边站了起来。忽然,我一步向前。横腰把她抱了起来,惊的她“啊”地一声娇喊。但接着她立刻伸出双手,环绕在我的脖子上。

  我就这么抱着她,她一边大笑一边撒欢的来回踢腿,“快放我下来。”我低头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下,小声说,“不行,我现在就想要你。”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另一只手刚要往上我却停下了动作,他睁开迷离的眼望向我。“刚才我回答了你一个问题,现在该你为我做一件事了。”我轻声对她说。

  “什么事,你说。”她急切地答道。

  “叫好哥哥。快点。”我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声音中似乎有中不可抗拒的味道。

  女人紧咬着嘴唇似乎在犹豫,下一刻就娇羞的喊出了那句好哥哥。

  那女人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极近癫狂了,“你可以选择醒过来,也可以选择继续享受,选择权在你。”我在她耳边轻轻道,时间的速度仿佛一瞬间加快,那女人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地狱,天堂,还是人间了。

  “放了我好吗,放了我。”女人用着仅有的力气哭着央求我。

  “那叫好哥哥。”我停止了动作,用人道主义关怀的口吻要求到。

  “好哥哥,好哥哥。”女人几乎不假思索的喊了出来,他的意志已接近崩溃。

  “好了,表现不错,我数三下,三,二,一,你可以醒了。”我打了个响指。

  空间仿佛出现混乱似的,在女人脑海里不停地转换,她一会看到天津的街道,一会又看到那地狱般的白色房间。

  “啊!”女人一声惊呼,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此刻他正置身在最初的哪个苹果酒吧幽暗的包间里。

  “你催眠我!”女人呵斥道。

  “错,是你先催眠的我。”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知道么,如果我想,我可以让你一直定格在刚才那个场景。”我对女人说。

  “可你还是叫醒了我,你究竟想干什么。”女人问。

  “你又错了,是你究竟想干什么,现在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不然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恐怖,那种源于灵魂的恐怖。”我说。

  “你问了我也不会答,别白费力气了,刚才是大意才让你有机可乘的,我有了防备你觉得你还能催眠我么?”

  “哦?那可不一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