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整蒙圈了,不过他马上明白过来,用着怜悯的语气弱弱的对任琮说“琮姐?你不会也才知道吧。”在王晓夏心中任琮已经成了一个被男友甩且男友还是个断背的可怜蛋。王晓夏平时最喜欢读些乱七大八糟的男男小说,没想到这情节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她立刻就来了精神。

  “恩,我也才知道。”任琮一脸黑线,食客们也纷纷对任琮投来怜悯的目光。

  “大炮,你自己去吃吧,我要好好和宝哥叙叙旧。”帅小伙依然还在演着,这大炮应该就是帅小伙带来的小弟吧,这个叫大炮的龙套一句台词也没有就灰溜溜的走了,老大是弯的,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来,宝哥,坐。”帅小伙绝美的面容,有着国际一流影星的做派,他的声线也是那么的妖娆。最可怕的是,他完全不顾旁人的眼光。

  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帅小伙不会真的是弯的吧。

  我如坐针毡的硬着头皮和帅小伙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帅小伙则若无其事的叫上来服务员点菜吃饭,食客们看再无什么精彩情节也都偃息旗鼓。

  这视频要是被传到快手上我还怎么混?!

  这样一闹任琮和王晓夏之间的隔阂消失了,王晓夏此刻变身成为一个知心大姐,仔细的开导着任琮,人从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应和着。

  “你真行。”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帅小伙。

  “哈哈,我就是行,就你还想威胁我?”帅小伙答道。

  “你怎么来这了,你不是在北京么。”我问“我在这上大学,有点朋友也在这,我就来回跑,坐高铁也方便。”小伙大。

  “你想追那女孩?”我瞟了瞟那边聊的热火朝天的两人。

  “是呀,我都追了快一年了,谁知道他前两天从护校毕业了。这不碰巧遇见了么。”帅小伙边吃边答。

  “你那花咋回事?”我还是不解。

  “我约了女孩来的,不过他看到刚才的场面应该走了吧,哈哈哈。”帅小伙没心没肺的笑。

  “你真行。”我真服了眼前的这个半大小子了,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我就是行,哈哈哈。”依旧是放荡的笑。

  E\酷$匠!网Ue永@久√/免费x*看;小Gk说&r

  这顿饭和帅小伙吃得还算愉快,吃完后我们就各自告别了,我和任琮先把王晓夏送回了家。之后才向任琮的住处开去。

  “小琮你先上去,我去找你哥有点事谈。”我把车停在楼下对任琮说。

  “好吧,你早回来。”说着任琮在我的脸上啵了一下蹦蹦跳跳的下了车。

  “喂?大禹,有时间么,我有事跟你说。”我给任禹去了个电话。

  “行,你来苹果酒吧吧,我正在里面呢。”电话那头是嘈杂的音响声。

  我开着导航不久就到了苹果酒吧,现在时间还早,苹果酒吧内的气氛还没热烈起来,台上只有谢主唱歌手悠悠的唱着不知名的民谣歌曲。

  “一山,这!”是任禹喊我,在不远处的一个卡座上。我在吧台要了瓶啤酒就过去了。

  “一个人来,这么有闲情逸致啊。”我调笑道任禹。

  “哈哈,有些事人多了办起来就不方便了。”任禹谐音的笑,与他那商业精英男的模样大相径庭。

  “一山,这么晚了找我啥事啊。”任禹问问。

  “大明博彩,孙克明,你跟这个人打过交道么?”我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孙克明?那可是老牌的黑道起家的人,我们和他也没有来往,怎么问这个。”任禹答。

  “我父母遇害的事,他是线索之一,我要找到他。”我解释到。

  “行,交给我吧,我去帮你查,有消息立刻通知你。”任禹一口应了下来。

  “一山,这些年你都干什么去了。”任禹问。

  “逃啊,一直在逃,也学会了很多东西。”我轻描淡写的说。一谈到这沉重的话题场面就有些尴尬。

  “行,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回来就好,要是想报仇,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说。”说着任禹拍了拍我。

  这时已到了深夜,场子里的气氛渐渐的热烈起来。舞池中央有无数形形色色的舞动着的腰肢。

  “一山,我去玩玩。”任禹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

  “行,赶紧去吧,不耽误你时间。”我答到。

  我又自己呆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起身准备离开,一个女人却向我这边走来,这女人长得挺漂亮,中等个子,一头挑染的酒红色卷发扎成了马尾,她穿着件黑白条纹的小衫,小衫领口开得很低。白净的脖子间带着一个白金项链,下面的吊坠正好落在深深的乳沟中,看着特别诱惑,这女人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她的长相,而是他的眼神,她看人时,眼波流动给人一种妩媚的心动感。我也算是见过不少美女,但还第一次看见女人用这种眼神看人,似乎天生就会勾人心魄。

  “大宝吧,女朋友这么漂亮还来这玩?是不是她满足不了你啊。”她坐到我身旁,整个人都要靠在我身上了,拿着酒杯,有意无意的蹭下我的胳膊。

  “你是,任琮的助理?”我又仔细一看才认出他就是天魁前台的那个大胸女。

  “是呀,小帅哥记性不错嘛,还记得姐姐和你说的话么?”说着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这女人肯定有问题,我努力的保持着理智。

  “什么话。”我浅带着笑意问。

  “姐姐可答应过你要给你的。”说着,挎着我的手臂向包房走去。我鬼使神差的就跟她进了包房,我倒要看看大胸女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一进房间大胸女就把门反锁了,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傻站着干什么,坐啊,弟弟。”大胸女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翘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加上房间幽暗的灯光到处都散发着一股诱惑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