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琮意识都说话太大声了,但也是仅仅意识到说话太大声了而已。

  “请进。”她冲我吐了吐舌头又变成了女王的样子。

  “会议都安排好了,请您跟我来。”正是领我们进来的哪位前台的女孩,看样子这女孩也兼职助理,他脸上挂着的是不同于职业性微笑的满满的笑意。他肯定是听到我跟任琮刚才的对话了,真是太尴尬了。我仔细打量这前台,她长得挺漂亮的,画着淡妆,穿个件粉色的对襟短袖,上面的两个扣子故意解开,白色浑圆的波涛露出一小部分,但仍挡不住她那衣下的汹涌,她胸真的挺大的,可以清楚地看见那道雪白的深沟,她不像任琮的胸脯那样只是挺拔青春样子,她是货真价实的奶牛。。我真是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前台大胸女舞动着腰肢在前面领路,我跟任琮进入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嗡嗡嗡的乱成一片,会议室里面有一个小隔间,大胸女示意任琮进屋,“里面有您的开场白和大致的演讲稿,您去准备一下吧。”大胸女把任琮让进隔间,我和大胸女在门外守候,不经意间我和他四目相对,她媚眼如丝的望着我,向我身旁靠过来,口吐若兰的对我说,“我活儿可不错,要不我帮帮你。”,她芬香的声音飘过来,我的小树苗立马就激动了。妖精!她绝对是妖精!我尴尬的笑笑,这时,任琮从隔间里出来了。一股女王般的气势显露无疑。

  会议室内还是乱哄哄的,任琮冷冷的扫视的全场,会场变得出奇的安静,这气势,踢过球的女孩就是不一样!我偷偷得冲任琮树了个大拇指,任琮依旧冷冰冰的表情,只是看向我挑了挑眉毛,这家伙,要是玩角色扮演肯定是一级棒。

  任琮低头瞟了瞟手中的演讲稿,轻蔑的把它扔在一边。

  “你们都该知道我是谁了吧,我叫任琮,以后就是这支球队的经理了,我这个人和李广海不同,你不用往我这走关系,你们该知道,我不缺钱,以后,这支球队也不会缺钱,你有实力就能拿大合同,没实力就靠边站,我要的是成绩,现在联赛刚开始,各支球队的分数还没有拉开差距,我们要在今年冲超成功,这是我们唯一的目标,我也不是空空的说大话,今天我就给球队带来一位内援,王大宝。”任琮说到这时停了停,我点头冲大家示意,会场上有的人摇摇头,有的人轻蔑的笑了笑。任琮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觉得王大宝是靠我这的关系才进队的,今天下午就有堂训练课,他的实力如何你们到时候试试便知。还有,我不知道球队为什么没有教练,球队不能没有主帅,这个问题我会尽快解决。我要讲的差不多了,还有什么问题么?”任琮依然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样子。

  “这个球队的资金问题嘛,我觉得找主帅这事有些难度啊。”寇活在这时冲任琮发难了。

  “球队的财政状况怎么样?”任琮问寇活。

  “很不乐观呀,球票收入和股东的投入只能勉强的结算球员的工资,要是加上请教练的费用嘛,我想需要任经理和投资方沟通,球队想壮大需要加大投入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寇活步步紧逼的说。

  “哦?寇领队怎么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如此了如指掌?这不是领队的工作范畴啊,还是我不太了解俱乐部的情况啊。”任琮看向大胸女。

  ,;酷OZ匠◇$网95唯一#正版,其q(他都!N是盗wN版?H

  “领队按道理是不该插手俱乐部的财政的。”大胸女配合到。

  “岂有此理,俱乐部的财政状况是可以随便向外人透露的么!扰乱了军心这个责任谁能负的了!财务主管是谁!”任琮和寇活的唇枪舌剑瞬间出现了大逆转的情况。

  大胸女在任琮耳边耳语了几句。

  “看在财务主管在俱乐部工作了多年,我就不让他走人了,不过明天立刻去后勤部报到,财务主管这个位置我先兼着,我会向公司申请更专业的人员来胜任这个工作。”任琮说着用眼睛恶狠狠的刮了寇活一眼继续说道,“下午的训练课我会亲自考察考察谁是有实力的,谁是在队里混日子的。你们先去休息吧。还有什么其他事情么,没了就散会。”任琮说完就走进了隔间,留下在会场目瞪口呆的众人,这个新经理真是太强势了,看来天魁要变天了。

  下午训练课上,我换了一套正经的装备出现在体育场里,仔细打量着我这些队友,居然真的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熟人,哪个高瘦高瘦还留着鞋垫头的男的不就是那天在九龙和裘老板起冲突那个么,怪不得鞋垫男和李大脑袋认识,这样就讲得通了。

  这时候鞋垫男正被一群人围绕着,他在人群中间说着什么,这情景让我想起来一个成语,那成语怎么说来着,反正形容眼前这情景大概就是一只蛤蟆站在一群青蛙中这样吧,就是夸鞋垫男很显眼。

  “看见新来那小子没,一会打分组的时候都打起精神来,给我踹爆那小子的蛋。跟我女神走这么近,还想不想活了!”鞋垫男跟他的小弟们说。

  “是呀,那新来的经理肯定是您殿哥的,您看上的妞有那个把不到的。”“殿哥家产业这么大,那些小职员们还不都倒贴着往上来啊。”小弟们奉承到鞋垫男,鞋垫男似乎很受用。

  鞋垫男大摇大摆的走到我身前,吊吊的说“小子,我叫马谢殿,谢是thank那个谢,殿是宫殿的殿,我是这的老大,记住了么?!”我靠,鞋垫男真叫鞋垫儿啊,这的人怎么叫什么的都用。有叫活儿的还有叫鞋垫儿的,我强忍着笑意正色道,“记住了,殿哥。”我弱弱的回答道。鞋垫男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吹完就带着小弟们走了。

  看来这鞋垫男并没有认出来我和任琮,那天天太暗,鞋垫男可能喝多了,再加上鞋垫男的智商着点急,认不出来也在情理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