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女王驾到

  走在天津的夜中,我陷入沉思,父亲怎么知道孙克明的名字呢,还把他写在了地毯上,这是不符合情理的,我从来没听过爸爸在家里谈过孙克明的名字。但这是唯一的线索,我必须会一会孙克明。

  就这样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深夜了,我回到任琮的住处,任琮应该是睡了,我给任琮留的纸条下面又多了几行字,“你又去哪鬼混了!等了你一天!厨房有我睡前刚叫的的外卖,你要是饿了就去吃了吧。”这些小幸福让我沉醉,我多想过这样有人惦记的平平凡凡的日子啊。

  次日清晨我和任琮还没睡醒就被任琮的手机吵醒了。

  Y6更QX新pg最U快上K酷匠…(网G

  “喂。哥,又出什么事了?”任琮问。

  “李大脑袋被炒了,你一会收拾东西准备来交接一下。”任禹在电话那头说。

  “行,我马上过去!”任琮挂了电话马上从床上蹦起来,掀开我被子就把我拽了起来“一山你快起来,赶紧收拾一下,精神点,我们去接手天魁了!”

  我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妥当了,任琮又在厕所里磨磨蹭蹭,一会问我这件衣服怎么样,一会又问我哪件衣服好不好看,最终任琮挑了一套红色随身的短裙、领口是深V型的,半个浑圆的波涛都露在外面,那道白皙的深沟更是清晰可见。用任琮的话说,她这样穿显得比较有气势,要不怎么能服众?我见惯了任琮的清纯打扮,她抹着口红穿着随身裙的样子的确把我惊艳到了,我的双眼看的有些发愣。

  “别看了,你喜欢看啊,我以后天天穿给你看。”说着任琮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一股属于成熟女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小任琮终于长大了。

  “对了,一山,你有身份证么,有的话给我,我一会让人给你去办手续,你好注册完了加入球队。”任琮说。

  我把身份证掏给了他。

  “啊!一山!你真名叫真王大宝啊,哈哈哈,太俗了,原来你从小就骗我!”任琮大笑,与她的装扮形成了强烈反差。

  “这是后来改的名,以后在外人面前别叫我王一山,叫我王大宝,毕竟这是我现在的身份。”我一头黑线的解释道。

  “你会开车么,昨天我让我哥送来一辆车,以后你就是我的司机了。”任琮说着,我俩下了楼,她把车钥匙递给我,我一按,我靠,是辆Q7!随便拿辆车就是近百万啊,看来任家的生意真是越做大了。

  我跟任琮钻进了Q7,“嚯!这车够大气的。你喜欢这车?”我问任琮。

  “恩。这车沉稳,我喜欢这车就像喜欢你啊。”说着任琮就往我身上靠过来,身上的饱满触着我的手臂,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任琮推到,在这么宽敞的车里啪啪啪肯定很爽。不过一想到还有正事要办,我强行正色道“别闹了,有正事办。”任琮听我这么说也坐正了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就这么看着我,整的我这一道上心不在焉,心猿意马。

  Q7停在训练场门口,一下车我就跟在任琮后面打量着任琮,她穿着红色高跟鞋,走路发出踏踏的声音,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哪有小女孩的模样,分明就是女王驾到了。

  这时却偏偏有不长眼睛的人惹到了任琮,几个看起来是队员的小伙子在一块小声嘀咕“这妞谁啊,太赞了,我喜欢。”“你可别瞎说,这有可能是广海的妞,要是让广海哥听见,有你受的。”

  任琮的眼神顺着声音扫了过去,那看似悠闲的回眸却分明透射出严重不加掩饰的杀气。几个小伙子立马就灰溜溜的走了。

  海魁虽然是一支中甲球队,却有着自己的体育场和办公楼。我和任琮这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一进办公楼就看到一位前台模样的女孩迎了过来,您是新上任的经理任琮小姐吧,您的新办公室已经给您腾出来了,李先生有些事情还要跟您面对面的交接一下,您楼上请。

  我们上了楼,进了任琮的办公室,李大脑袋前一天还在这里作威作福,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说被炒就被炒了。这时的李大脑袋应该气的暴跳如雷了吧,不过我想错了,李大脑袋的城府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多。李大脑袋,看到任琮进来依旧是衣服贱兮兮的笑容,仿佛刚刚被炒鱿鱼的人不是他。李大脑袋所谓的交接无非是说了一些阿谀奉承的废话。任琮不想再听下去了,小手一挥说道,“李先生,请你拿着你的物品立刻走出我的办公室。”

  李大脑袋一听办公室的新主人轰他走,不得不摇晃着大脑袋推门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外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等在外面,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条足足能拴住饥渴单身狗的金项链。“海哥,地震了。”他低声对李大脑袋说。

  “小活,不要慌,你在这里稳住阵脚,我会回来的,海魁一直是咱们的天下。”李大脑袋的脸色终于阴沉下来,低声的回到。

  寇活看着李大脑袋离去的背影一阵唏嘘,转过身去不得不为自己何去何从而担忧。他转身敲响了任琮办公室的大门。“请进。”任琮还是那股女王的劲头。

  “您好,任经理,我叫寇活,是这的领队兼代理主教练,您有什么需要指示的么?”寇活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道理,赶紧去任琮这打听打听风声,以免这三把火烧到自己。

  “寇活是吧,你先去忙吧,等会助理会通知你开会的。”任琮一丝不苟严肃的说。

  寇活一出了办公室,我就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任琮一脸不解的歪着头问,又恢复了小女孩的模样。

  “那人说他自己叫口huo儿?”他爸爸怎么想的!给她取这脑残名字。笑得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叫寇活怎么了,寇活是什么东西么?”任琮更加疑惑了,忽闪着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神情。

  “口huo儿不是东西,但想跟我,必须得知道口huo儿是什么。”我一顺嘴就把我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口huo是什么啊。”任琮继续追问。

  “先不告你,回来你就知道了。”我说。

  “你快点说!口huo到底是什么呀!”任琮那大嗓门突然加大了。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