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寻找线索

  我给任琮留了张纸条就出了门。

  王刚叔叔,我父亲最好的朋友,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刚叔是我家的邻居,不知道还住在那里么。我来到他的住处,可里面的人家早已换了,我唯一的线索也断了,还好碰见了楼下万事通的择菜大娘。大娘可能刚去完早市,我迎上去问。“大娘,您知道这栋楼里面有个叫王刚的人搬到哪里去了么。”

  “王刚?”大娘抬头看看我,“哎,王刚是个苦命的娃儿啊,不知道招惹了谁,把他的腿打折了,还三天两头的找他麻烦,他只好搬家卖房去治腿了。”

  “那您知道她具体搬到哪去了么。”

  “他好像是在西沽的那片平房租房住吧,我也不太清楚。”大娘答。

  最新、+章◇节X上6酷匠{网

  “谢谢您,大娘。”

  “诶,等等,你是王家的那个娃儿么。”大娘问。

  “王家?不是。您认错了吧。”我现在不能承认,免得节外生枝。

  “也是,王家早就被灭门了,也不知道惹了那路的人。哎。”大娘嘀嘀咕咕自顾自得上楼了。

  王家还有我,这些事谁做的我一定让他血债血还。

  我找到了西沽的平房区,这是一片历史遗留问题,当年盖车站时没在规划范围内,现在更是无人问津。

  我走街串巷的寻找了将近一天,还是没找到,正等准备明天再来时,却听到那边街坊传来打闹声。“广海哥给你女儿找工作你居然敢不给钱,不要命了是么!”小混混甲说。

  “广海哥说了,不给钱也行,让我们今天把你女儿接走,这事就算了了。”小混混乙说。

  “各位大哥,我们实在拿不出钱来啊,广海哥当时也没说介绍工作还要钱啊。大不了我们辞职不干了还不行么。”一个拄着拐的中年男人无力的说。

  “不干了?你知道广海哥为了给你女儿找工作托了多少关系,送了多少礼么?你说不干就不干?”小混混甲气势汹汹地说。

  “别废话,有钱拿钱,没钱把你女儿交出来。”说着小混混乙就要上前强行把那个女孩拉走。

  我一看形势不妙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一个小混混的衣领。那分不清是混混甲还是混混乙的混混冲我叫嚣,“放开我!知道你惹的是广海哥的人么!”

  “广海哥?李广海,李大脑袋?”我问那混混。

  “广海哥也是你能这么叫的?不想活了吧!”另一个混混冲了上来。我一脚把他踹出去三米远,我手里那个混混想挣扎,我一踹他后脚跟立马就躺地下了。也是奇了怪了,别的混混都身材魁梧,孔武有力的,怎么跟着李大脑袋混的混混都瘦的跟香蕉干似的?

  “回去告诉李大脑袋,他被开除了。”

  混混甲和混混乙没了刚才的气势,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我这才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中年人。

  “刚叔!”我激动地喊出声来。

  “一山。”刚叔犹豫了下喊出了我的名字。“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刚叔激动地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快进屋里来坐坐吧。”刚叔把我往里屋让,我扶着刚叔到了里屋。

  “晓夏,快给你一山哥倒杯水。”刚叔口中的晓夏就是他的女儿吧。这时我才仔细打量这个女孩,他有着清秀的五官,虽然穿着朴素,但更能衬托出他素净的美。怪不得哪个整天沉寂于女色中的李大脑袋还对她有坏心思。

  “一山啊,刚叔做梦也没想到,你能长这么大,还这么有本事,刚才要是没有你,刚叔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刚叔的脸上是股岁月沧桑过的阴霾。不论他用何种语气说话,都掩不住他这些年所受的苦难。

  “刚叔,你这是怎么了,伯母呢。”我离开之前刚叔还是一家合资企业的工程师,住着楼房,有着美满的家庭,一回来全部都变了,这八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爸走后,我就一直搜集证据,想找出谁是杀你父亲的凶手。后来,来了一伙人把我的腿打折了,还叫我不要多管闲事,后来我就停止了调查,可能也是他们的原因,我再那也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现在也是在杂货铺帮人看店维持生计,你伯母因为家里压力太大,前两年就病逝了。都怪你刚叔没本事啊,让你爸爸在九泉下还不能瞑目。”说着说着,刚叔已经泪拆两行了。他轻描淡写述说着她的过往,可他的痛谁又能体会呢?

  “刚叔你放心,我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你家,我家的仇都要一并算上。你说你曾经调查过我父亲被谋杀的事情,有什么线索么?”我问。

  “你等等”刚叔起身去柜子里拿出一个小铁盒子,刚叔把铁盒打开,里面是一张照片和几张数据表,“你父亲是被人勒死在你家的地毯上的,没有任何其他外伤和打斗的痕迹,所以上杀你父亲的应该是个杀手,而且是早有预谋,并不是临时起意才这么做的,你母亲的死法也是这样,应该是出自一人之手,你父亲临死前用手在地毯上写下了这个字,这在当时是重要的证据。不过也很有可能是杀手混淆视听。”我看着刚叔手里的照片“那是一个克字。查出什么来了么。”

  “官方并没有深究下去,一开始定性的谋杀,到后来不知怎的改为定性自杀,甚至连案子都撤销了,不过你看看这几张表。我圈上的是你父亲执法的那场比赛。”刚叔解释道“这是境内博彩公司那一轮比赛开的盘口?有什么问题么?”我问。

  “你仔细比较一下,那家的最夸张,最不正常。”刚叔指点我。

  “大明博彩?”

  “没错,巧合的是,大明博彩的掌舵人名字就叫孙克明。所以我怀疑这件事是他做的,但事情查到这的时候我家就出变故了,接下来要靠你了。”刚叔咳嗽了两声。

  “刚叔,我一定追查到底,你先休息吧。不晚了,我也先回了。”我起身告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