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回到了卫城,八年前卫城的蓝天似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层浅灰色的压抑的霾,这个北方的工业城市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座霾城。而我此时的心情就像那霾一样,唯有找出真相,才能让他重新开朗。

  “一山,真的是你。”我和任琮刚下车站就看到任禹迎面走来。任禹一把抱住我,他的身子厚实了很多,年少时的稚气褪去,有着一张男人的成熟的脸。

  “大禹,我现在叫王大宝,以后可别叫错了。”我和任禹打着哈哈,多年不见,我们依然感到对方是如此的亲切。

  “大宝好,咱们以后天天见。哈哈哈。别站着了,走吧,今去正阳春吃饭,哥请客给你们接风。”任禹开着一辆保时捷911。看样子任琮家里的生意是越做越大的,任琮在车上跟他哥叽叽喳喳个不停。而我看着车外一掠而过的影像陷入了沉默。

  卫城的变化很大,低矮的平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高层建筑。亲切的杂货铺不见了,街边都是些让人望而却步的精装华丽的店铺,最让我意外的是,卫城本该是座安逸的城市,可它的交通状况居然和燕京有的一拼。本来二十分钟的车程,我们硬是堵了一个小时才到。

  正阳春是卫城一家特色的烤鸭店,进去一看菜单让我大吃一惊,原来卫城的物价也涨了不止一倍,任禹熟练的点完了菜。

  “大宝,多年不见你变了好多。”任禹说。

  “那变了?”我问“说不上来,你变得让人看不透了,话也变少了。”

  “你过完我这八年的生活你也会变成这样的。”我无奈的摇摇头。

  “你这八年是怎么过的?”任禹问。

  “有机会再说吧,说说你吧,怎么不踢球成了个商界精英了。”

  “家里就我一个男孩,你看任琮那样也不争气,我只能试着管理公司了。”说着任禹的电话响了。

  “好的好的,你去开一个天子号的包间,我现在就过去。”任禹在电话里说。

  "酷Q匠网I、正g版|首发

  “你看吧,这应酬又来了,我去隔壁招待一下。你跟小琮先吃着。”任禹起身要走。

  “哥!我们好不容易回来,把你的应酬推了吧!”任琮又不高兴了。

  “这可不能推,哪位是蓝石控股卫城地区新上任的头,据说是蓝石企业的太子爷,这次贷款可全靠他们了。”任禹急急忙忙的走出包间。

  “你哥说他见的是蓝石控股的人?”我问任琮。

  “是啊,蓝石公司是一家非常非常大的风投公司,很多企业需要资金都找蓝石帮忙的。”

  “裘老板好像在蓝石上班,他说他要调到卫城来。”我想起了裘老板那天说的话。

  “不会这么巧吧。”任琮起身。“走走走,看看去。”

  一处包间就看着迎面走来一个胖子,那胖子正是裘老板。

  “哎!胖老板!这!”任琮直接管人家叫胖老板了,人家有名字好吗,虽然我很喜欢这个昵称。

  “哎!大宝!你俩不应该在燕京嘛!怎么跑卫城来了!”胖老板一看到我俩那紧皱的眉头终于开朗了许多。

  “任琮家就在卫城,你该不会是来跟一个叫任禹的人过来谈生意的吧。”我说。

  “你怎么知道!等等,任琮,任禹,你们是亲戚吧。”裘老板恍然大悟。

  “胖老板你到不傻嘛,哈哈哈。”说着,任琮习惯似得锤了裘老板胸口一下,任琮那手劲。捶地裘老板脸都绿了。另一个脸绿的人是站在我俩身后目睹这一切的任禹。

  “小琮,你老实点,干啥呢。”任禹赶忙上前把任琮往后拉。“裘老板吧,对不住对不住,我妹妹不懂事,冒犯了您,我给您陪个不是先。”

  裘老板那一脸横肉上的五官突然纠结在一起。“咳咳,你丫这么有劲怎么上次打架不过来帮忙!”裘老板一脸不解的委屈神情让人把他和大公司的太子爷联系不到一起。

  “啊?打架?你们认识?”任禹在夹在我们中间不知所措。

  “废话嘛,我跟大宝可是好兄弟。”裘老板看样子刚刚从那一拳中缓过劲来。“诶,看样你是大宝她妹夫吧,是亲的么?”

  “是亲的,是亲的。”任禹无语的看着这个胖子,怎样也不肯相信他就是蓝石控股卫城的头。

  “既然都认识,咱们里面一起边吃边谈,边吃边谈。”任禹和裘老板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包间。

  “既然你是大宝的亲妹夫,那也是我的干妹夫,贷多少钱你说个数,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肯定给你最大的优惠。”听着裘老板的口气,他谈的好像不是几千万的合同,更像是菜市场卖菜的。

  “啊?那就太好了,等一会我请秘书给你送一份文件过去请你过目。”嘎?这就谈成了?任禹从诧异中缓过神来,赶忙应答道。

  接下来的饭局就变成了日常版的听裘老板吹比似的饭局,裘老板在哪吹,任禹在哪捧,我跟任琮在那吃,这顿饭也是吃的相当欢乐。

  吃完饭从正阳春里出来,裘老板摸摸自己的啤酒肚,“小禹,你知道卫城那个洗澡的地最好么?你说个地儿,哥哥请客。”

  “诶。这我还真是不清楚。”任禹一阵无语!我妹妹还在这,我怎么跟你说啊!

  “我上次听朋友聊天说,九龙服务还不错,你去哪看看去吧,你可不能带我哥去学坏,我跟大宝要回家,要去你自己去吧。”任琮冒出来答了一句。任禹一听九龙心里就痒痒,其实他也想去玩玩了,没想到妹妹连这个都懂。

  “行行行,那回见。”这裘老板屁颠屁颠钻进他的车,把九龙这地点告诉他的司机,扬长而去。

  “小琮,这也不早了。让司机送你先回吧。我跟一山叙叙旧。”任禹说。

  “不要!让司机送你自己回去吧,我和一山自己回去,我自己的家我还不认识嘛。”任琮答“你俩住一块?不合适吧。”任禹继续当做知心大哥哥,其实他的内心早已肮脏无比。

  “挺合适的!和你住在一块才不合适呢!”任琮把他哥呛的没话说。

  任禹冲我投来询问的眼神,不要让我拿主意啊,我想和任琮回家啊!但这种事情怎么好表达出来,这让我很尴尬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霾的王哈哈说: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