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霾城往事

  我叫王一山,出生在一个为足球而狂热的城市,父亲是一名专职的裁判,他在场上的判罚果断又准确,多次成为联赛的金哨。我从小就喜欢踢球,在球场上我有两个好伙伴,他们是兄妹,哥哥叫任禹,妹妹叫任琮,和他们第一次相识是我七岁那年在小区的足球场上,任禹刚刚搬到这个小区,踢球的孩子都不认识他们,任禹和任琮想和大家一起玩,但大家看着干瘦干瘦的任琮都不愿意带他们玩。

  0更2新最d快*:上酷*匠3d网-

  “和我一队吧。”我说。

  “你带着这个小废物咱们怎么踢!”二胖气鼓鼓的指着任琮跟我说。

  “谁说他是小废物?她能进球。”我反驳。

  “一会玩起来你就站在前面等着我给你传球,知道么。”我对干瘦干瘦的小任琮说。

  “你们去进攻吧,我踢后卫。”任禹说。那时候踢球很少有人喜欢踢后卫,大家都喜欢一窝蜂的往前跑,看来小任禹从小就是个懂球帝。

  重新分好队伍我们又开始玩耍起来,我记得那天下午任琮进了不少球,也是从那以后我开始踢边锋,开始不习惯去射门,开始习惯在边路过人后把球传给空门的小任琮。

  慢慢的,我们都长大了,我和任禹被送到了省梯队的青年队去训练,任琮的水平和我们越差越多,和我们一起踢球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她上了一所普通的初中,干瘦干瘦的身体渐渐变得丰满起来,终于有了些女孩的样子,她却总还是留着一头短发在操场上傻跑。

  有时放学后他会到省体育场看我们训练,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我和任禹的体魄慢慢的变得强健起来,日复一日的训练让我们有着和同龄人比起来更加厚实的身体,任琮还是留着那一头短发,只不过不同的是,她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在别人眼里不再是傻呼呼的了,她成了学校的焦点人物,因为他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更因为他那不逊色于男孩的球技。任禹和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啊,要是就快点下手,学校里可是有很多人都暗恋我妹妹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谁喜欢你妹妹,我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就像范冰冰那样的。”我望着天傻傻反驳,掩饰着我的心虚,我是有点喜欢任琮,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天在省体育馆进行完一堂训练课后,任琮早就在看台上等着我们了,任禹却自己走回了休息室,边走还边对我挤眉弄眼的,整的我很不自在。

  我走上看台坐到任琮的身边,任琮递给我一瓶水,我仰起头粗犷的喝着水,汗还是不住的流,现在想想,那种场景才该是属于青春的吧。

  “听我哥说,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任琮说。

  “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答了一声。

  “我从现在开始要把头发留起来了。我爸说,我得像个大姑娘了。”她说着给我递了块用水沾湿过的毛巾,让我擦脸。

  “你哥说,学校里有很多男孩追你,有看上的么?”我边擦脸边说。

  “你别听他瞎说,你就这么希望我赶紧找个朋友是吗,好不缠着你?”任琮长大了学会了嘟嘴。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说,我跟你哥入选国青了,马上就去集训了,要是没被刷下来,应该会去参加世青赛。”我绕开了话题。

  “太好了,我去现场给你加油。”

  “你爸肯定不让你去,你还是好好学习吧,你爸现在也不让你踢球了吧。”

  “是呀,他总想让我一下子变成大家闺秀,从小和你这种人混在一起怎么变成大家闺秀啊!”任琮吃吃笑着说,就算不是大家闺秀,你的样子依然很美。

  “走多长时间啊。”任琮问我。

  “大概半年吧,我回来的时候你就该上高中了。”我答。

  “半年啊,那时候我头发就长了。”任琮呼噜着她那一头短发,像个小狮子一样,张牙舞爪的。她突然又端坐着“一山,你说,我要是把头发留长了,我跟范冰冰比谁漂亮。”

  我一阵无语,这任禹怎么什么都跟他妹妹说啊。我转身走下看台。

  “你干什么去啊!”任琮喊我。

  “洗个澡,换衣服,去门口等我,一会去吃饭。”我答。

  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日子,但也正是这些事情让我在今后痛苦的时候倍感孤独,我宁愿在最快乐的时候死去,起码这个过程快乐着,像死于吸毒过量的病人。

  几天后我离开了天津,我没想到,从那之后我就再没回来,也再没机会看到任琮长发的样子。

  那届世青赛是在美国举行的,我们顺利的小组出线,全队上下一片欢欣鼓舞。这时我却接到一个噩耗,我爸去世了,是谋杀。我想不到一向正直的的父亲究竟是惹了谁?领队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强拖着身体准备坐航班回国,到机场时我却接到一个电话。

  “你是王一山吧,我是王刚,你父亲的朋友,情况紧急,你先听我说完,我了解到的消息是,有人想贿赂你的父亲,让他在足协杯决赛中吹假哨,但你父亲拒绝了并且正常的吹完这场比赛,这让哪个幕后操纵比赛的人输了很多钱,我怀疑你父亲的死和他有关,你母亲在刚刚也遇害了,你千万不要回国,还有你记住,千万不要再相信任何人。”

  母亲也去世了?我一转眼成了孤儿?这些巨大的痛苦我本是承受不来的,可只有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现,我要活下去。

  我假装上厕所,逃出了机场,伴着世界华美的灯光,我开始了逃亡生涯,那年我16岁,这一逃就是8年。

  我实在是不愿意回忆那八年我那地狱般的生活。

  我只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任琮,但我不该去逃避了。

  “明天我们回卫城。”我对任琮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