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黑衣马仔架了起来,明哥一拳打在我的小腹上,我想反击,但想想这点小事不至于的,忍了!

  “小琮在哪!”明哥问我。

  “小琮?那个女孩么?到家之后我们就分开了。”我相信以明哥的智商不会识破我的谎言的的。

  “明哥,可能系统有延迟,屋子找遍了也没有琮小姐。”我在心里把这个马仔感谢了祖宗十八辈。他真是个好队友,是个称职的群众演员。明哥盯着我看了几分钟,好像想用他的霸气让我屈服,呵?老子是吓大的?明哥在我的脸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只得恶狠狠的瞪着我说“下次别管闲事,不然我打折你的腿!”明哥的话很强嚣张,我想反击,可这点小事不至于的,我忍了。明哥说完就带着马仔离开了我的房间。明哥走了,我已经用我轻蔑的眼神把明哥鄙视了个遍,我觉得这波不亏。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突然嗨皮起来,明哥这群傻嗨还想从我这找人!哈哈哈哈。

  女神还被我关在地下室呢。我赶快过去将暗门打开,但没让女神上来,刚才明哥的马仔提到追踪信号什么的,肯定女神的随身物品理被撞了追踪设备。我跳进地下室,女神一脸饱受鼓舞的表情,丝毫没有受到刚才在我面前走光的影响。

  “大明那傻子,这就走了,哈哈哈。”女神叉着腰仰天长啸,哎呦我的天,这是女神该有的样子嘛。

  3看F*正版K章2W节A上@L酷匠0s网C*

  “先别美,你被他们追踪了,刚才是因为这地方能屏蔽信号你才没被她们找到的,你找找你的东西里哪里被装了窃听器。”

  “我说我怎么走到哪这帮人都阴魂不散的!”说着女神开始搜索起来,不过看样子追踪器被他们藏得很神秘。我和女神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类似于追踪器一样的东西,只好作罢。“这样吧,你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地下室里,我去给你拿几件我穿的衣服你换上”我不敢让女神贸然走出地下室。明哥他们肯定还在附近搜索。

  我把衣服给女神送过去后就回避了。女神换好衣服从地下室中走出来出来,洁白的脖颈下是完美的弧度,胸前一反常态的活泼。

  “你怎么不穿衣服。”我指指女神。

  “啊?我穿着衣服呢。”女神说。

  “我是说内衣。”这丫嗨脑子是不是缺弦,她要不是仙人跳,不知道这样跟我在一起很危险吗。

  “我没穿啊,不是你让我把所有东西都留在地下室的嘛。”女神忽闪着眼睛。我为我自己的羞羞的念头感到羞愧。

  “行了,睡觉吧。”我拿着铺盖卷席地而睡,把床留给女神休息。女神不客气地躺在床上,我把灯关上了。屋里闪进微薄的月光,我依稀还能看见女孩那张熟悉的脸。我忘了很久的事情像洪水猛兽般侵袭我的思绪。那是段我不想记起的日子,就算连带着的,有些短暂的快乐时光。

  “我叫任琮,你呢。”任琮说话的声音成熟了很多,那刻意的语气带着些诱的魔性。

  “王大宝。”我回过神来,答道。任琮的脸上分明闪过失望,我的心明明波荡四起,却还要假装平静,我必须要像现在一样活着么?

  夏夜的躁动似乎都凝滞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夜凉如水的沉寂,我久久不能入眠。

  “一山?”任琮喃喃着我的名字,像是那种浅睡眠中的呓语,又像是那种徘徊在失眠与失落之间的无力的呼喊。

  这夜,我闭着眼却清醒着,想起曾经那些快乐的日子,我想,那些短暂才应该是我人生的模样吧。

  一夜再也无话。

  早起要上班,看着还在熟睡的任琮,我没叫醒他,给她留了张纸条,告诉她我去上班了,她要走的话记得锁门,但我是不希望任琮离开的。

  当保安其实是一个相当枯燥的职业,有时我们这些年轻点的,还被要求在门口站岗,由于刚来,我在保安队也没什么朋友,枯燥的一天过去了,我回到我的地下豪宅,在我的想象中,任琮应该做好了一桌子丰盛的菜等我回家,可现实却是,我打开房门只看到一屋子的烟雾缭绕,厨房的天花板被烧焦了一块,任琮的脸也变成了炭黑色。

  任琮披头散发的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回来可怜兮兮的说“大宝,我就是想炒个鸡蛋,不知道卫生么会这样。”任琮眯着眼睛说。

  “鸡蛋呢?”我问。

  任琮抬头瞟了我一眼,随机又底下,撅着嘴小声嘀咕道“还鸡蛋呢,鸡蛋,鸡蛋都飞了。”

  炒个鸡蛋差点把整栋楼的地基给毁了,我彻底服气了,我赶快去把我的地下室小小的排风口打开。看着烧焦的天花板,妈蛋,这月底交房租的时候又得搬家了,我哪点押金都不够人家修房子的。

  “把脸洗了,出去吃。”我说,我本来一天就只吃两顿饭,她还把家里弄成这样。

  任琮洗脸相当慢,我都怀疑他是在易容。等他收拾妥当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北方的初夏傍晚也带着微微凉意,北京华灯初上,一切仿佛刚刚开始。我打算出去撸一次串,像我这样的屌丝保安,撸一次串也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这次就当打打牙祭,也算缓解一下我郁闷的心情。

  我带着任琮来到一家地道的烤串店,听名字也很地道,地地道道四个大字悬挂在大排档的门口,这就是它的大名。

  我一进店就看见裘老板在和朋友吹比。撸串也是裘老板的一大爱好。这与他有多少钱无关,纯粹个人品位问题。裘老板一看我来了,立马招呼我入座。“老板再来五十串羊肉”裘老板看看我再看看任琮“老板,再烤点腰子,越骚越好!”说着还向我投来暧昧的目光,让我一阵恶寒。

  裘老板对朋友很好,无论你有没有钱。他身材圆滚滚的,笑起来特别喜庆,就像一尊弥勒佛。

  “大宝,交了女朋友怎么也不跟哥哥说一声。”裘老板还是那种眼神。

  “老板,把女字去了,她就我一朋友,刚才还差点我房子给我点着了。”一提这我就来气。

  “我就是想炒个鸡蛋,谁知道你家的火这么大啊。你别没完没了啊。”任琮脾气也不小,还威胁我?

  “哎呦,还住一块了,来来,快坐,大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裘老板的眼睛笑的迷成了一个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霾的王哈哈说:

  新人新坑,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