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大宝,在国外呆过几年,回国后因为家里有些变故,自己也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在一个小区里当保安,混混日子。

  其实我并不是一点长处都没有。我很会踢球,有时候会替老板们踢踢野球,挣点外快。裘老板就顾客之一,那天裘老板又约了球。叫我过去帮忙。裘老板踢前锋,我踢边锋,一般都是我把人过个干净以后,把球传给裘老板,让他踢空门。裘老板每多进一个球,我拿的钱就就多点,所以我从来不射门。

  裘老板人很厚道,给钱很痛快,大概一场能拿到两三百。有时候也会有些其他的福利,比如说大保健之类的,不过我一般都是拒绝的,这天踢完球后,裘老板给了我张津京德比的球票,虽然我不太喜欢看中超,但在德比中为家乡的球队加油也是满好的。

  我坐在工体的看台上,场上叫不出名字的球员在满场飞奔,德比的场面看似火爆,但里面的技术含量却难以让人满意,在漫天的谩骂声中,我却有着昏昏欲睡。

  要不是我座位前面有个美女,我可能就提前退场了。她长的很精致,立体的五官,飘逸的长发,所有屌丝心中的女神形象大概都是如此吧,她的眉头随着场上的形势时而紧缩时而舒展,可以看出她是懂些足球的,并不像网上那些在看台上骚首弄姿的绿茶一样。

  在比赛的最后阶段,主裁判判给了主队一个有争议的点球,客队门将也因此被罚下,因为客队已经用完了三个换人名额,所以只能找后卫队员客串门将,球毫无意外的钻进球网,最终燕京国安队凭借最后时刻的点球在主场全取三分。卫城球迷情绪激动,有人说去砸大巴,有人说去围攻裁判。可惜这都不顶什么卵用判了就是判了,输了就是输了,卫城人要输得起。

  我走出球场拿了我的小电动准备离开时,两方球迷已经在球场外爆发了零星冲突。冲突保持了一贯传统,能bb绝对不动手。这是人群中突然杀出一个靓丽的身影,那不就是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球迷吗,女球迷的身后有几个大汉在追她,女球迷的发丝飞舞,她神情慌张却不显狼狈,只一刹那,她于我四目相对,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

  她向我跑来,坐在我的爱玛电动车后座上。“帮帮我”她说,此时他脸上的慌乱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又带着些调皮的表情,我看呆了。那是张似曾相识的脸。朝阳区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她的双眼流溢出飞扬的光芒,此刻在我的眼中,她的双眸仿佛就是整个世界。

  “傻子,看山么看,人都追上来了,还不快走!”女球迷拍了我脑袋一下,有点疼,刚才还沉浸在幻想中的我现在有些温怒,可我转念一想,我只是一个屌丝,女神找我帮忙我怎么能拒绝呢,我的爱玛电动车嗖一下的窜了出去,我的电动车基本是想骑多快骑多快,后面那几个傻大个那追的上我,他们好像是还开着汽车,不过北京的交通你懂得,我七拐八拐的就把他们甩没了。

  十点整,我的爱玛电动车停在了我的豪宅门口,那是一间发了霉的地下室,我本来不想邀请女神去我家的,可女神一路跟着,我也不好拒绝,果然女神一进我的豪宅就质问我,“你就住这?”她皱着眉头,随即又释然了,“不过还可以,收拾的挺干净的嘛,你和女朋友一起住?”“啊,没,我自己住。像我这种一个月挣一千多块钱的保安有谁会愿意和我交朋友?”

  “哎呀,那太好了,今晚我就住这了。”女神说。

  Z^酷B匠9"网永久H免费|看``小3说◎

  “你住这?你不怕我晚上欺负你么?”此时我的表现不像一个屌丝,我那轻佻的语气,仿佛有了些高富帅的感觉。

  “没事,没事,我身上好难受,你这里可以洗澡么?”女神问。

  女神要洗澡?难道是我命犯桃花,千年等一回了?

  “厕所在那边,没有淋浴,你用热水倒在盆里洗吧。”我指指厕所。

  她走向厕所,我拿着暖壶帮他倒好了水才出来,想想我真是贱呢。

  女神把厕所的门锁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厕所的磨砂玻璃。有些坐立不安了,这个人的眼睛竟是如此熟悉。

  女神进去没有两分钟,门外就响起了框框的敲门声,我通过猫眼看了一下,是刚才那几个追女神的人。

  “快开门。”黑衣大汉们在门外嚣张的喊着,我就奇了怪了,我刚刚明明把她们甩了个干净,她们是怎么追到这的呢,到这已经有很多兄弟姐妹们已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遇到了仙人跳,在门里洗澡的女孩和在门外砸门的大汉根本就是一伙的,他们就是想讹钱,我感觉我作为屌丝的最后一点尊严也被践踏了,我变得异常愤怒,我拿起钥匙打开了厕所的门,那个女孩被吓傻了,她想喊,但似乎被我杀人的目光瞪了回去,她张大着嘴,慌忙的从旁边拿起一件衣服遮住了他的身体。

  我压着心中的火,强装淡定的说“穿上你的衣服和门外的人走吧,你们这群仙人跳。别想从我这讹钱,我也没有钱。”

  谁知姑娘一个大巴掌就扇在我的脸上,姑娘手劲特别大,我没有一点防备也没有一点顾虑,我就被这样扇蒙了,女神手上的衣服也掉在地上,此刻她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你才是干仙人跳的呢。”她小声嘟囔着,我的心好像被他的声音融化了,所有的怒气都消失殆尽了。

  “那帮人是抓我的,快帮我打发走他们。”女神又给我派任务了,可门外这么多人,我也打不过啊。

  那也要帮女神这个忙!

  我的地下室还有一个小地下室,用在这种情况下藏人再好不过了,“拿上你的东西,快躲进去。”我打开了小小地下室的暗门,女孩急急忙忙的躲了进去。

  门已经快被黑衣大汉们砸烂了,我把门开开,黑衣大汉们一进屋就把我按倒在地,我想反击,但转念一想,这点小事不至于的,忍了!

  “明个,刚刚追踪到的信号明明就是在这,怎么现在连人和信号一起消失了?”一个黑衣马仔向明哥报告,这个明哥似乎就是他们的头头,明个染了一头黄发,做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普鲁士榛子头的欠扁发型。

  “把他架起来。”明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很不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