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眼阿辉,阿辉也是一样,几个女孩子就更加不用说了,都不喜欢我们打架。唯一一个一脸不甘心的只有晨哥了。我摸了摸口袋,兜里就只有20元钱了,我把钱递给了晨哥,走了,吃完饭一起去唱歌“爱怎么着怎么着啊”

  晨哥愣了一下,谁请客?我冲着她脑袋上就是一巴掌“好一句废话”我指了指自己的脸上“你说谁请客。”

  Z酷匠《@网唯‘4一s《正版,P其他xu都Py是#盗》版'

  晨哥一脸歉意的笑了一下“我请我请,必须我请,等着啊,那这样的,大家一起去我们家,我先回家拿钱的。”

  我们几个都很开心的点了点头,在路边打了两辆出租车就奔着晨哥家里去了。晨哥家里很有钱,他家里住着别墅开着大宝马,我家里和他关系挺好的,我爹和他爹好像也是小时候就认识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晨哥是个土豪,我就是一个土鳖。

  我一个星期生活费也就是八十块钱,晨哥600,他没钱了父母还会给,我没钱了问我爹拿,我爹给了我一个“滚”字。因为他是独生子。所以我们每次出去玩的时候都会带上晨哥,我带着他就像是带着信用卡一样的,感觉到那里都特别的有自信。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土豪。

  到了晨哥家里,我们都没有进去,晨哥进去以后没一会就出来了,他伸手冲着我们挥了挥手,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的钱,很开心。估计有小两千。

  我感叹了一句有钱人就是好啊!晨哥嘿嘿一笑“这钱,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大家上去就是一顿揍,连着弈棋都上手了。晨哥实在是太嘚瑟了。

  我们到了这边一个环境还不错的地方吃了晚饭就奔着KTV去了。到了KTV我看马静也不怎么说话,我就捣鼓了她一下“你怎么了啊”

  马静第一下竟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有使劲推了她一下,马静“啊”了一声“你干嘛啊你?!下了我一跳。”

  “我还问你干啥呢,我弄你都一点反应没有。”

  马静明显心不在焉的“没有啊,我想事情呢。”

  我看她一直不理我,我伸过头去冲着她的耳朵就舔了一下,马静整个身子都抖了一下。然后就和我闹了起来“让你在恶心我,让你在恶心我”

  没一会儿王萌和弈棋也过来帮这马静来弄我了,我被她们按在地上一顿闹,有柠我耳朵的,有挠我痒痒的。马静就整个人坐在我的肚子上不让我起来。

  我也没办法啊,我就冲着晨哥他们喊“晨哥救命啊,她们要**我”,晨哥和阿辉一脸的色狼样子,也过来了。一个人帮我拉走一个,没有哪两个小妮子的帮忙马静一个人也弄不过我啊。

  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一用力,马静就给我弄到了地上,马静直接就急了,跑了两步,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我怕她摔着,我就抱住了,马静抱住我的脑袋就冲着我的脑袋打了起来。

  其实她那点力气还是真的不怎么疼的,我也和她闹着,不过马静把我整个头都给捂住了,我感觉一波波海浪冲着我脑袋袭来,这个感觉爽!

  我也没有说,吃豆腐谁不会呢,没一会,马静估计也是发现有点不对了“啊”的一声就跳了下来。双手捂着胸退后了两步。

  其实是有点尴尬的,不过我强装镇定的冲着马静笑了一下“再来啊!”马静低着头就踹了我一脚“滚,臭流氓。”

  弈棋和王萌几个人已经唱了起来了。说真的也是挺好听的,晨哥和阿辉就坐在她们两个边上那叫一个殷勤,我也不过去凑热闹。和马静坐在了另一边。

  “哎,他们两个是不是商量好了,一个人泡一个的。刚刚好两对,这以后就热闹咯”

  我说完以后突然感觉有点尴尬,转头一看马静,马静也是红着脸的都不敢和我对视。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强明的事情以后我们两个关系会这个样子,我甚至有一种自己爱上马静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转身就出了包厢,到厕所里面,我拿水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伸手一指镜子里面的自己“记好咯,你只能那马静当妹妹!别胡思乱想!”

  这个时候晨哥走了进来“干嘛呢?”我赶紧冲着晨哥笑了笑“没什么,包厢里太热了,出来冷静一下。”晨哥没有马上接话,他也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我看你和马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连晨哥他们都看出来了,我不知道该要怎么说。我直接就跳过了这个话题“明天和夏阳他们越战的事情别忘了,今天晚上我去你家里借宿一宿啊!”

  晨哥这才一捂脑袋“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得了我这就打电话,不然明天过去要被她们爆出屎来。”说这晨哥就拿起电话打了起来。

  没多久对面就接了起来“在哪呢?过来唱歌啊。有点事情和你说,上毛的网,赶紧的过来。嗯嗯,302包厢啊。”

  晨哥挂了电话一搂我的肩膀自己就说了起来“马静其实也不错,平时到我们这里大大咧咧的,想想我们有什么事情还是她比较细心,你要是正打算和她在一起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的。别瞎搞。”

  我愣了一下,晨哥在我们这个集体本来就是主心骨,家里有钱,打架也是比较厉害,我记得小时候刚和他认识的时候,我和一个小学的伙伴看晨哥不顺眼就去找他事情,晨哥也硬气,以来二去的我们就打了起来。

  我和那个小伙伴差点没有打得过他。大家都受了点伤。小时候讲义气,特别是我们这种读书不好的人,满脑子的哥们义气,看晨哥打架厉害,也就和他在一起玩了。

  我还想辩解呢。晨哥伸手一指我“你不用和我解释啊,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就是这么一听,我们几个这么多年的友谊不容易。你爹和我爹也认识,兄弟,我和你说这些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想我们这个小团伙四分五裂的。少一个人都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