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硝化甘油。”

  青年检查了一下爆炸的痕迹说道,何逸闻声喊道:“是炸药吗?”

  “没错,有人在列车上布置了炸药。”青年沉声道,“也不知道目标是这个车厢,还是整列火车……”

  “整列火车!”

  实际上,在听到爆炸声的时候何逸就预感自己被卷入什么恐怖事件了,但没想到幕后黑手居然如此的疯狂!

  (冷静,冷静下来,现在得去确认其他车厢有没有炸药……)

  何逸所在的车厢是倒数第二节,而爆炸发生的车厢则是车尾的那节了,眼下这节车厢从中部到末尾后被炸药炸没,车尾巨大的空洞吸进空气,不断把车内物件抛出车厢外,何逸和那名青年也是抓住座位才能不被甩飞出去。

  (车尾……爆炸后的形状……炸弹的位置应该是……)

  “车顶。”

  青年则是比何逸早一步得出答案,车厢底部的地板且剩一半,而车厢顶却只剩三分之一左右,这理应是靠近爆炸源才有的情况。何逸有些惊愕地看向了那么青年,他自以为自己的思考速度很快,没想到对方在这种情况下思路却也一点都不怠慢。

  “我去前面的车厢顶检查一下,你去把这件事告诉乘务员!”何逸当机立断喊道,青年点了点头,迅速朝着车头赶去。何逸则是回到车厢与车厢之间的隔间,这里果然有能攀上车厢顶部的楼梯。

  何逸爬上车顶,前方吹来的气流令他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他贴下身匍匐在车上向前摸进,这个时候若是没有抓稳,他随时可能被气流给掀下车去!

  何逸沉住气,一步步向前爬去,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个黏附在车顶上的漆黑盒子,上面还显示着倒计时数字,眼看只有一分钟的剩余时间!

  能在火车顶上安放炸弹本就不是轻易之事,放置炸弹的人并没有弄奇怪的线缠住炸弹,而是将其简单地粘在车顶上,不然何逸根本不清楚要剪哪根线,所幸的是,眼下他只要把炸弹丢出去就行了!

  但还有一个问题。

  (我没记错的话,硝化甘油是易爆的吧……)

  何逸此时浑身都是汗,炸弹有可能在他拿起来的一瞬间爆炸,也有可能丢出手后再爆炸,这取决于晃动的程度,而何逸对此一概不知!

  但是没有时间了,炸弹上的倒计时只有寥寥二十秒,想起自己下方的几十名乘客,何逸心一横,抓起炸弹,然后奋力甩了出去!

  “轰隆!!”

  炸弹在离手后便爆炸了,掀起的火浪让何逸半边身体都感觉滚烫,但也仅此而已了,这枚威胁终于是被及时解除!

  何逸也不敢多留,三下五除二退回去到车厢内,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这时那名青年也带着乘务员赶了过来,何逸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除开自己拆除的那枚炸弹,或许还有剩下的炸弹留在其他车厢的顶部,这些隐患必须继续铲除掉才行。

  “没时间了,列车很快就要进入市区,那个时候就没法随便丢掉炸弹了!”乘务员很有些惊慌,等到进入市区一切都晚了,何逸则是问道:“前面还有多少节车厢?”

  “列车一共有八节……除去的话还剩六节车厢。”乘务员则是很快给出了答案。

  一旁的青年轻按眼角道:“我们根本不知道剩下炸弹的倒计时如何,没时间挨个去拆除了,找齐六个人,每人负责拆除一个车厢,这样最有效率。”

  “交给你了,我们先去前面的车厢!”何逸跟乘务员说了一声,然后和青年马不停蹄地朝着前面的车厢赶去,此时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每一节车厢都是几十条人命捆绑着,而且也难保证一节车厢的爆炸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列车……

  “这个车厢就交给我吧,你去前面……”何逸正准备蹬上倒数第三节车厢,青年却是拉了他一把:“不行,我们应该从最前面的车厢清理起,如果前面的车厢爆炸,后面所有的车厢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失控。”

  “可是……”何逸正想反驳,从爆炸的时间段来看,炸弹的定时可能是按照车厢的先后顺序来的,刚才他拆除倒数第二个车厢的时候,倒计时也仅仅只剩下一分钟而已,按理说从后往前拆除更为靠谱……

  但也如同青年所说,领头的车厢尤为重要,前方出的事故势必会造成后方的连锁反应。虽然这么做有种将后面车厢的人丢着不管的讨厌感觉,但何逸还是采取了青年的建议。

  接下来自然也是一阵提心吊胆的拆除行动,何逸和青年顺利拆除了车头的炸弹,令人庆幸的是,后方车厢的炸弹也及时被热心帮忙的乘客给拆除,众人检查了一下,确定每节车厢的炸弹都已经解除后才放下了心来。

  而何逸也终于是在确认安全之后,找到了那名青年。

  “这次还真是多谢你了,不然我还真没法活着到站……请问贵姓?”何逸感激地对青年伸手道,这名青年能在这种情况下面不改色,而且极其冷静,想来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物,把他作为自己来海上市第一个结识的朋友倒是不错。

  “我姓刘,单字一个凡,平凡的凡。”刘凡跟何逸握了下手,然后拎起了自己的行李:“东圃大学二年级生,超自然力量研究社社长,想找我可以来东圃大学。”

  “刘凡……东圃大学……那不是我的学校吗?!”何逸有些惊讶地念着这个名字,而刘凡则是在扩音器的声音响起后拿起行李走下了列车。

  挠了挠头,何逸苦笑着拿起了自己的行李:“不管了,我也赶紧下去吧,这趟真是够呛……”

  因为乘务员在进站前通报了列车炸弹事件的缘故,此时的车站已经做了好了防范准备,站台周围早就拉起了隔离线,拆弹武警也有备无患地在线内准备着,这让下车的旅客感觉安心了不少。

  何逸走下车厢,看着隔离线外熙熙攘攘的群众们,天朝人民自古爱凑热闹,即使隔着隔离线他们也想知道这座列车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酷匠网…G永d久@m免^&费看小H说√.

  (受不了……肯定会被这些家伙带去做口供什么的,还是看看能不能趁乱走吧,我还赶着开学典礼……)

  何逸有些苦恼地看了特警们一眼,这时仿佛被直觉指引着一般,何逸微微抬起头,目光绕过特警和隔离线,跟人群中一个身着风衣兜帽的男子对视在了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