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上了同一个学校就能跟她在一起,你给我小心点!”

  回想起那个人临走前的一番话,何逸感觉很有些头疼。

  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就像很多童话故事一样,当两个男人同时爱上一个女人时,一场大战就在所难免。三年前,何逸步入高中的校园的那一刻爱上了一名同龄女生,在这之后出现了另一名男生,他是标准的高富帅,家境甩何逸几条街,爱慕他的女生多到可以塞满两个班,但他却也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何逸所爱的那名女生,从此,何逸的高中三年就变成了跟对方不死不休的斗争……

  这名男生叫欧阳羽,和何逸截然不同的他,本来在物质、条件这些方面是稳压何逸的,但庆幸的是,那名女生并不在意金钱、相貌或是身世这些世俗的东西,所以何逸才能跟欧阳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高一到高三,三年的追求,三年的斗争,两个钟情的男人谁也没有退缩和放弃。栽赃、嘲讽、抹黑,在高中这个小社会很少能触碰到的黑暗,他们却早已烂熟于心。

  高中三年的时间飞逝如水,很快三人毕业了,心智飞速成长的两人似乎也分出了胜负。接触时间较早、真心对待对方的何逸压过了欧阳羽,获得了“男朋友”这样的地位,而后者虽然表现也不差,但相比之下,也只能归类于“朋友”的范畴了。

  何逸很懂得吃苦耐劳的道理,在其他方面比不上欧阳羽的他并没有怠慢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考结束后何逸如愿以偿地考上了跟她一样的东圃大学,那是位于海上市的一所名校。何逸本身并不在意读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痴情的他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够满足了。但何逸的父亲却是极为高兴,在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个晚上,拉着何逸喝了很多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酒。能让父亲开心,何逸倒也很是欣慰,从小父母离异,随着父亲生活的他,已经不怎么记得自己的母亲,和那个跟着母亲过活的哥哥了,因为自己很久以前就失去了他们的音信,这么多年来,父亲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考上好大学,有个好女朋友,寒窗苦读的日子没白过,对于一个高中毕业的人来说已经足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但临行前,欧阳羽在电话中放的狠话,却是让何逸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安稳。

  “他还想干什么……”

  回过神来,看着窗外经过的景色,何逸很有些恍惚,捏了捏额头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去往海上市的火车上。

  “小玲……”

  顾玲,何逸为之奋斗了三年的女生的名字,是在他心中除了父亲外最为重要的人。何逸是个重情的人,对她的爱也一直没有动摇过,哪怕是为她付出生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三年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然而毕业后的欧阳羽并没有放弃对顾玲的追求,三年付出的颗粒无收甚至令他有变本加厉的倾向,毕业后他同样去了何逸和顾玲所在的那所大学,一想到在新的学校还有可能跟他针锋相对,即使在火车上,何逸也有种心累的感觉。

  然而一想起自己倒霉的经历,何逸就苦笑不已。在网上订火车票,结果恰好撞见千载难逢的系统故障,无奈之下何逸比顾玲晚了几天才起身前往海上市,等抵达的时候入学仪式刚好开始,所以他的时间也是挺紧迫的。

  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是自己正在追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剧情在现今的网络小说中比较常见,落魄的男主角意外获得升级系统或是超能力,然后一步步升级吊打四方,最后走向人生巅峰,这类的故事在很多人眼里已经平淡如水,但何逸却是看的津津有味,不仅是因为他看的小说少的缘故,缓解现实生活中的压力也是原因之一。

  “我若是也能获得异能就好了……”何逸收起手机叹了一口气,他也想像小说中的主角一样大杀四方、装逼打脸,那会是多么爽快的人生啊,至少对付欧阳羽那个公子哥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说是中二也好,痴迷也好,何逸确实很向往这种事情,因为高中过的比较压抑的缘故,他非常想拥有“实力”这种东西,无论是力量、智力还是财力,他都想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对付欧阳羽,才能守护住自己所爱的人……

  “哐啷!”

  一直平稳行驶的火车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惊得何逸手机都差点离手,何逸连忙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周围,不出所料其他乘客也都好奇地站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这火车谁开的?气死我了!”一名因为颠簸把果汁洒在自己身上的男子生气地喊道,还有一名少妇也气道:“就是,怎么驾驶的,把我孩子都吓哭了!”

  一时间更多的人开始抱怨起来,这时一名带着眼镜,梳着斜刘海的大学生样貌的青年站了出来,朝众人摆了摆手:“大家冷静一点,火车会遇到这种情况多半是铁轨出了问题,乘务员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话音刚落,墙壁上了扩音器便响了起来:“各位乘客您好,很抱歉出现颠簸,我们正在解决问题,请留在座位等待……轰隆!”

  酷vJ匠网n首{-发

  此时更强的震动出现了,何逸还听见车厢后面传来了爆炸声,这让他产生了不祥的预感,他连忙离开座位,朝着车厢后面的门走去。这时车厢内的乘客更加惊慌失措了,顿时各种嘈杂声,孩子的哭声和混乱声此起彼伏,何逸绕过几个被震倒的行李包,来到车厢门前打开了门。

  后厢的情况更为糟糕,车尾明显刚经历一场爆炸,乱七八糟的行李四处堆散,不少乘客血迹斑斑瘫倒在座位下……这一幕这让毫无准备的何逸差点叫出声来,这时一只手拍在他身后,吓得他大叫一声,连忙撤开,才发现是刚才那个阻止混乱的青年。

  “这座列车有问题。”青年扫视了一眼周围道,何逸看了他一眼,出声道:“我们去车尾看看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青年点了点头,朝裂开的车尾走了过去,何逸也跟了上去,环视周遭才发现这一车厢简直只能用死伤惨重来形容,不少人身上满身是血,也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已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