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说她愿意给我,说实话当时我还是挺激动的,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楚雨当时是怎么想的,但是激动归激动,我还是没有把这事付诸行动,当时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犯了糊涂,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能这样白白的要了人家,女人最可贵的就是身体,人家甘愿拿自己的第一次给你,你又能给她什么?

  安全感?还是幸福?

  现在的我,还是一个大学屌丝一个。连自己的安全都照顾不了,还怎么去给别人安全感!

  幸福更觉得遥不可及,要钱没钱,要命还随时都可能丢掉。

  我深爱着的女人,“楚雨,诗诗,瑶瑶”,他们三人都是心甘情愿给我身体的人,对于别人来说哦,三大女神,能够得其一,死而后快!但反而对于我来说,拿下她们让我更觉得我不是男人。

  z酷匠网,h首发

  因为她们每一个都是我深爱的女人,肯为我生为我哭,尤其是诗诗,我又怎么忍心。

  想到还藏在暗地里的舒远,有可能随时都会给我一个致命打击,偌大的鹰帮,高手如云,成员遍布乌当市。内部像舒远这样的人才也不知道还有多少,随时都可能取了我的性命,假如我死了,让他们替着我守活寡,且不是让我更心疼。

  真爱,就得放开,这是我后来才明白的道理。

  鹰帮要不是十年说我手里有他需要的东西,恐怕早就动手了吧,凭那舒远的暴戾,是不可能忍受这么久的。

  心里也不知道舒远究竟想要我身上的什么东西,我想我身上除了两个肾,别的还有什么舍得让别人去窥视的。

  楚雨看着我,得到我的答案之后,不喜不悲,反而好像是意料之中一样,这倒是很意外的。

  “谢谢你。”

  楚雨一下子上来抱住我,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抽泣了。

  “谢我干嘛?我可没那么说!”

  “你!还是这么油嘴滑舌,讨厌!”

  我一乐,一把抱住了想要捶我胸膛的楚雨,将她拥入怀里,嗅着秀发散发的余香,才有种酒不醉人,女人才是酒的感觉。

  楚雨的确是太诱人了,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绝对都是可以排到全校前十的,也不愧刚来学校的时候上了校花榜。

  不过校花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风靡一时,之后就没人关心这些问题了。

  我搂着楚雨,嗅着从她身上飘露的余香,笑呵呵的说到“我可没有说让你不侍寝哦!”

  “走吧!”

  说着,我一把将楚雨环腰抱起,来了个标准的公主抱,搂住盈盈一握的柳腰,大踏步向前走去,因为身体变化的缘故,实力激进,拦腰抱住一个女人,还是身材呱呱叫的女人,简直就是轻松的很,把楚雨抱起,性感滑腻,根本不是问题。

  楚雨被我这一出搞得面红耳赤,忍不住娇羞,娇滴滴的锤了我的胸膛一下。随即整个头都不敢抬起来,埋在我的胸口。

  坐在房间里的舒情和十年都比较自觉,都没有打扰我和楚雨的雅兴,两个打着幌子,说还有事,就出去一趟。

  我知道她两是故意要给我和楚雨两人制造一些私人空间呢。

  我抱着楚雨进了房间,接下来的事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邪恶,我没做那些男女之间一冲动,就会整的事。

  我把楚雨抱进房间之后,而是和她聊了很多,差不多都是关于她在那边的事情。

  她还告诉我医大那边有个男生想要追她,我就说,你告诉我干啥啊?人家追你就让人家追呗。

  “真的?你不后悔?”

  楚雨躲在我的怀里,贪念着我的胸膛,嘻嘻的说到。

  “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女人,我后什么悔。”

  “讨厌!谁是你的女人了。把话说清楚!”

  说着话,楚雨翻起身来,就要跟我闹,我知道她这是害羞了,我就往她身上弄,把她弄得痒了,她就哈哈哈的大笑,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这情景,配上这些声音,别提有多么的诱惑我。

  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我和她两个人紧紧的抱住,谁也没有说话,像这种这种温馨的时光,对于我们还是第一次。

  一夜温柔,树影婆娑,但我们却很安静。

  第二天楚雨早上起来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好久没有想这样睡一个安稳的觉了,楚雨见我睡得这么香就没有打扰我吧。

  我醒来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炎炎烈日像是一轮炉火,烧烤的地面快要炽烈开去。

  二楞离开也有几天了,我给二楞打了个电话,但是接电话的人却不是他。

  我听见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的时候,心里一咯噔,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二楞也许出事了!

  “你是谁?你把二楞怎么样了?”二楞是我的连裤兄弟,就算是宁愿我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兄弟受伤的。但是二楞的手机此刻却不在二楞的手里,我怎能不担心。骂人声音雄浑,肯定不是简单的主,所以立即开口问到。

  “我是谁不重要,二楞我也没把他怎么样,他现在可是我们五行教的少主,正在闭关突破,所以你见不到他的。”那人顿了顿随即又道“你不用担心他,我既然将他请来,就是我五行教的人,我五行教的人,只要终生忠于五行教,就是五行教的人,我五行教不准私自自相残杀,违令者就算是护法!长老都会遭到五行教的追杀!”

  那人顿了顿随即又道“你不用担心他,我既然将他请来,就是我五行教的人,我五行教的人,只要终生忠于五行教,就是五行教的人,我五行教不准私自自相残杀,违令者就算是护法!长老都会遭到五行教的追杀!”

  听到他的声音,我想到张大爷,还有二楞的父母多半就是因为教内某些原因意见不和,才遭到五行教的追杀的把!

  张大爷一直不愿提及,恐怕就是不想二楞再涉及上一辈的恩怨,但是现在二楞却自投罗网,加入了五行教!

  “二楞的父母是你们的人抓的?”

  “呵呵,话不能这么说,毕竟他们犯了门规,我们也没将他们怎样!只是押往五行教租地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新书阶段,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