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愣听到李成说从这封信里面可以看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怎能不心急,怎会不激动,里面可是有可能会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的唯一线索,当下没有等我回去就将信封打开了!

  索性里面是没有什么暗器,二愣按照李成的方法将信封打开,看到里面有十余张信纸,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有很多都是关于五行教的现状的,而李成的这封信,竟然是想要劝二愣回去,告诉他,五行教内现如今缺少的就是想二愣这样的具有潜力的年轻人,还向二愣保证,只要二愣肯回五行教,等到他实力晋升到地阶中期之时,就让他做护法!

  而这护法之职,并不是有实力就可以担任的,而且实力最低的底线也得是天阶,李成给二愣开出如此诱人的条件,还真是下足了血本了啊!

  而二愣的最关心的不是这,而是父母的消息。

  二愣一张张的翻着,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看着一张张的信纸被自己快翻完了,二愣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快要丢失了一样,他的表情都表的阴鸷起来!

  二愣以为自己恐怕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生父生母的消息了,以前爷爷在世的时候,爷爷总说,他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生病意外死了,他妈在他爸死后,整日郁郁寡欢,食不下咽,最终也是死了,二愣问及自己父母的相貌,想要一张照片睹物思人,可是张大爷却是说,那时候家里那来的照片,他们又走的冲忙,根本就是个意外之病,没时间留下这些乱七八糟的。

  那时候二愣就觉得爷爷是骗自己的,就说我爸爸的照片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要爸爸的照片。

  张大爷也因为这样没有少打过二愣,但是现在二愣听到李成说到自己的父母,那么李成肯定是有自己父母的消息的,二愣看着一张张信纸快被自己翻完了,心里那股失落无言而喻!

  “不会的!不会的!”

  “哈哈……”

  二愣总算是在最后几张看到了,这个名字,他听到自己爷爷说过,虽然爷爷没有告诉他这就你爸爸,但是父子毕竟是血脉相连,十指连心,二愣听到这名字,总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所以这一刻,二愣看到这信上最后一页上提到的名字,二愣心里就开心的不得了。

  自打二愣记事以来,他的爸爸妈妈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过自己的视线里,但是现在,自己看到的,分明就是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的名字!

  “张虎刘夏二人,派外极北苦寒之地,驻守五行教祖地!”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自己父母的去处,二愣真的想就是现在立刻飞到自己爸妈的身边去,问一下他们,为什么不要自己!为什么要丢下我和爷爷,现在爷爷死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可是五行教派的祖地!二愣且又不知道哪里的危险程度呢!五行教虽然是比不了前些年的时候辉煌耀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二愣又是且有不知的道理!

  极北苦寒之地,必是一处十分凶险之地!

  我从学校回去的时候,二愣激动的抱住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我,我当时有点懵,就问他不会是李成那家伙骗你的吧!

  二愣斩钉截铁的说到,不会!我问他为什么!没想到二愣却是说到,直觉!

  我去,我听见过女人说直觉的,二愣寻父也靠直觉!世间直觉要是这么好用,天天感觉自己要中六合彩,双色球的人怎么没中!

  我知道二愣可能是太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了,但是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二愣一步步的走入五行教长老李成的阴谋里面,如果张虎刘夏就只是简简单单的被派往五行教祖地驻守的话,二愣的爷爷又怎会对他们只字不提!

  我把其中利害给二愣说了,但是现在的二愣分明就已经被亲情蒙住了理智!完全的失去了自己的判断方向了!

  二愣始终坚持,极北苦寒之地是自己父母的藏身之所!自己一定要去见见他们,然后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的狠心把自己丢在爷爷的身边,难道他们不爱自己吗!

  不可能!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去极北苦寒之地找到他们!然后在亲口问他们。

  二愣寻父,也成了他的心结,甚至让我没有料到的是,到了后来,二愣因为他们……这是后话,后面再讲。

  我知道现在无论如何我也是劝不住二愣的,倒不如放手让他出去自己闯荡了,二愣自己玄阶初期的实力,也不是盖的,真真实实,只要不是隐士高人出手,凭借二愣这么多年跟在自己爷爷身边的阅历,多多少少也能够应付和自己同龄的人吧。

  我看着二愣满是不舍:你真的打算去五行教了吗?

  “嗯,无论如何,这是我唯一能够见到他们的机会,我不能放弃!”二愣眼神里显现出无与伦比的渴望。

  '更新p最y快上酷$/匠网t

  “你就不怕,李成使诈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不想二愣出去,凭借我们多年的兄弟之情,我不忍心看待他受到伤害!

  “没事,你就放心吧!诺大的五行教,虽然如今衰败了不少,但是想要拿下我,还用不着这样大费周章的!”

  知道二愣已下定决心,就算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了,我也只好作罢,我说那你去吧,一切小心,到了外面,切忌不可马虎!万事谨慎,遇到不对的地方三思而行就是了。

  二愣跟我道完别,开着车,打开导航,按着书信上的地址开去。

  看着二愣离去的身影,不免有些失落,多年的兄弟,从小就穿同一条裤子,说不难过着肯定是假的。这时十年和舒情也出来了,他们知道我和二愣有自己的事,倒也自觉,都离开了,现在看到二愣走了,都出来了。

  看到我这副模样,都忍不住的劝我,但是谁又懂,这么多年的好兄弟,这一走,恐怕这永生永世都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今日一别,可能就是永别了。

  五行教,势如水火,当年的张大爷深不可测的实力都只能求个自保,年纪轻轻的二愣,做事又大条。

  心里忍不住担心到:二愣,一切小心啊!

  当晚,兄弟离别,大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