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情回来了,是我意料之外的,这几天我让舒情在家好好的呆着,哪儿也别去,一来不让舒远再针对舒情有什么作为,二来家里有二愣守着,也会安全很多。

  这些天我在房子的外面租了一间房子,离我和二愣的房子不远,正好隔着一条街道的位置,要是有人想要针对我们做点什么我在这里也好立刻出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是舒远想要带走舒情,我也好及时阻止。

  我这一住就是十几天,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舒远也没有打电话给我,十年也没有任何消息,整个人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全无十年音讯。

  十年来到贵护,也没几人知道,她的家人我更是联系不上,就算是联系的上我也不敢给她的家人打电话的,这要是让她爸她妈知道这事,这还不闹上天去,一来二去,也一直没有找到救出十年的方法,就只好蹲在这里,古来有守株待兔之说,今也有之。

  这几天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我蹲在外面就看见整天都有几个人在我们房子周围晃荡,而且是不间断的,这事二愣也发现了,二愣还问我,要不要抓起来问问,看到底是谁,敢在他头上动土了。

  我说不急,他们既然找人监视我们,就不打算着对我们动手,我们如果先出手了。未免不会打草惊蛇。二愣听了我的解释说好,那我们就做出一些假象来迷惑他们。

  二愣做的这些假象我也是醉了,有种骂人的冲动,也不知道他在那间WC里面看到的少妇,学生,空姐包时包夜包三陪的电话,每天都叫上几个回来。

  舒情在家里住着,看到二愣如此淫靡的私生活,还问我,那是不是我朋友啊,怎么这样啊,还说每天都在房间里制造出很大的噪声,她不想住这了,想跟我到外面去住,我一听这那行,赶紧的哄她说十年还是生死不明,下落不知,她这样出去会有危险的,要是让她哥抓了去,我会心疼的。

  这事我也提醒过二愣,让他别这样下去了,到时候给整阳痿了,看你媳妇谁来上,可谁想二愣却说,没事,到时候不是还有兄弟你的吗?

  这期间我叔叔也打了电话给我,意思是让我别出去了,他已经让舒远放人了,可是一连着几天都没有十年的消息,我也不知到叔叔是不是敷衍我,也不知道舒远这事跟我玩那出。

  本以为舒远可能要把十年就这样软禁下去,但是没想到十年却自己出现了。

  那天我还挺纳闷的,我就看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小伙子在我们住处周围晃悠,一直没进去,我就想着人可能是舒远的人,一直晃悠,都好几个小时了,我就给二愣打了电话,二愣接到电话,丝毫不马虎,放下胯下的空姐制服诱惑,穿好衣服踢好裤子就跑出来。

  他还让我悠着点,别打草惊蛇把人给吓跑了,我说知道了,赶紧的。

  二愣出来之后我就跟二愣两人前后夹击,把那个带鸭舌帽的人逮住了。

  谁知等我把她的鸭舌帽揭下去的时候,眼前这小伙子竟然是诗诗。

  二愣以前就没有见过诗诗,直接直接掐住诗诗的双臂,嘴里喊道:说,是不是舒远让你来的?快说,不然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我一看见是我日思夜想的诗诗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了,没有理会站在边上的二愣直接抱住了诗诗,说,这段时间你都去哪?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欺负,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下次再也不会了,诗诗。

  “喂,你干嘛?太久没碰女人了也不至于这样吧?何珅,她可有可能是舒远的人啊!”

  当时二愣的话我纯当做是放屁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看在他没有见过诗诗,我也就懒得和他理论。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没事,何珅哥,这几天舒远……”

  诗诗和我说了这几日的情况,原来诗诗这几日被舒远软禁在一个叫做帝豪ktv的地方,这里我知道,离我们学校不远。根据诗诗说的情况,意思是说,舒远本来打算拿她做要挟,好像是要跟我换样东西,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舒远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那头好像是让舒远放人,但是舒远不愿意,舒远就和那人吵了一架,舒远还是架不住电话那人的压力,就让手下的人把她放了。

  我问诗诗,知道舒远打算跟我换什么东西吗?诗诗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她也没听舒远说过是什么。最后我说,只要你没事就好,管他舒远想要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