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楞告诉过我,他爷爷本是五行教的弟子,因为某些原因,与教内长老相冲,这才逃出五行教跑到我们镇上,隐姓埋名。

  而他所传授与我和二楞的阴阳太极就是五行教教派祖师张三疯所创的镇派之法,传承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奈何到了二楞爷爷这一代,门徒生变,相互之间勾心斗角的事没少干,搞得五行教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而今,听二楞说起,五行教早已名存实亡了。

  翌日,我和二楞从练功中醒来,检查身体之时,发现身体中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内劲在血脉间流淌,滋润着我的奇经八脉。

  对于修炼,我更像是一个没有入门的小娃娃,根本不了解这股暖流在身体之中的奥妙所在。我便问起二楞来。

  二楞听闻后大吃一惊,像看怪物一般,盯着我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感受到了身体内的那股趟过全身的暖流了吗?

  看着二楞这兴奋的表情,我就知道这股暖流不简单,肯定是好东西我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二楞给我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大概意思是说,我体内这股暖流本该是到了玄阶初期才有可能出现,但是这种在初期就修炼出来的人,世所罕见,但好歹也有些。

  但是我就不同了,年纪轻轻,实力便已修的黄阶后期实力不说,竟然还修出了真气!

  在二楞和他爷爷给他描述的修真界的世界里,这些根本就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即使史书有所记载,但那也应当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那种人成长到最后,个个惊天动地,几乎都是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做到毁天灭地,我回想起我还不曾使出过一分实力时,就已经能够感受的到体内那股真气,但是没给二楞说,主要是怕他太惊讶,就没说话。

  现在想来,按照二楞的说法,我的确是个怪物。

  g-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x

  二楞给我说,这事以后就别告诉别人了,让人知道了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说好,这事我懂,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以后我会注意的。

  最后我离开住处的时候,我让二楞这几天就不要出去了,这个人昨天无功而返,这几日定然会再来的,让他在家里小心一点,要是有什么发现,立刻给我打电话。

  我和二楞商量好应对事宜之后我便去了学校。

  这几日学校这边几乎是看不到人的,不管是爱学习的不爱学习的都去看书去了,这大学不比高中小学什么的,考不及格就不及格吧,毕业的时候老师通融通融就好了,但是大学,上过大学的都知道,一分要人命。

  我来到学校不久,班主任就来找我了。

  班主任我上次跟她谈话之前我对她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可是上次班主任在我面前露胸露屁股之后,她的形象一落千丈,我对她一点敬意都没有了。

  我去她办公室的时候,班主任正在化妆呢,看她这样我就知道,她肯定是个骚货,我就想不明白,像她这样的,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要啥啥没有啊?用得着这样吗?

  我去她就让我坐,还说要喝啥就自己去倒,到了老师这里就别跟她客气。我说,谢谢老师。

  我问她找我来是不是有啥事,她说,也没啥,昨天不是给我说给我补习补习落下的知识吗?我说,是,老师,我记着呢。

  说完她就把外套脱了,说这天真热啊,又开始扇风了,还老不停的理她的衣服,我看着就觉得恶心。我也不知道为啥,就觉得这种往脸上刮仿瓷的女人特恶心,兴许是觉得这种女人不自爱吧。

  她还说,要是我觉得热也把外套脱了吧,看这贵阳的鬼天气真烦。

  我暗骂一句骚货,以前没发现你这么骚,以前都是装的。

  我说,老师不了,没事的。

  我喜欢的女人那个不是素颜纯真,美丽可爱,像这种整天往脸上抹仿瓷的女人,我是真心不待见。

  可是这女人说,这怎么成,这么热的天,不脱衣服怎么行,来喝杯老师泡的奶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说着递上一杯原味的奶茶。

  我心想,办公室温度都让你开到28了,还给老子装,想要直接上街卖就是了。

  但是我不能这么说,毕竟还是她学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学分还在她手里捏着的。我拿起奶茶喝了口,感觉味道还行,是我喜欢的原味。

  就这样我跟她在办公室里又谈了一些关于我学习的事,她还是那样,老劝我去她家补。说有不懂的也好问问,做什么也方便,我不明白她这话是不是还有什么言下之意,说,知道了老师,要没啥事我就先去上课了,有空我会来找你补课的。

  就在打算离开的时候我,我感觉身上莫名的燥热起来,特别是身理上好像不受控制了,我看向她,觉得她笑的十分的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