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诗,你怎么样?”

  黑老三晕倒,剩下的那几个手下更本就是墙头草,看到舒远重伤在地,更本不敢靠近我,见我朝十年走去,纷纷朝着舒远跑去。

  “何珅哥,我没事,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

  我抱起十年,向着外面走去既然舒远受伤,我也不想杀他,留他一命,等我伤好后再做秋后。

  我抱着十年,硬咬着牙一步步的走到公路上,打了的士,之后便在医院醒来。

  醒来的时候十年正趴在我的身边,手拉住我的手,昏昏睡去。

  这时我叔叔走了近来,见我已然苏醒,问我身体怎样,我让我叔叔放心,身体已无大碍,感觉好多了。

  我叔叔告诉我,这次受伤的确过重,医生说能捡回这条命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然后我把我身体发生的情况告诉了我叔叔,我叔叔好像也是知道修真者这回事,略作沉思之后,他告诉我在国家安全局内有个朋友,他会托他帮我看看的。让我放心养伤,其他的事交给他去处理。

  他还问我舒远的事,我告诉我叔叔,舒远也许是一个修真者,而且实力不弱,我叔叔说,难怪如此,舒远每次都能安然无恙的逃脱,早就该怀疑他与修真者有关了。他说这事会移交国家安全局去处理。

  国家安全局简称国安局,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耳闻。

  这事一个神秘的组织,是专门管理一个国家的一些奇人异士,有的会异能,有的会修真,里面高手曾差不齐,有强有弱,国安局内高手很多,就是专门管理这些人的。

  这些人犯了法,威胁到普通人的生活,甚至是生命的时候,就是他们国安局的出动的时候了。

  酷*匠UJ网永n久免;费@看i◎小/e说

  叔叔离开之后我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但是好像我的意识更本就是清醒的,我还深刻的感受得到身体的变化,一道道的暖流在身体中流淌,四经八脉,五脏六腑好像都在受到它的滋润。

  而且我也感受到我身体中的那股能量还在,不曾消失,好像还在丝丝毫毫的增长。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垒起于尘土,感受着身体在以微乎其微的速度在变强,我也十分的欣喜,深刻领会过这股力量的强大,自然知道他的用处不小。

  慢慢的意识也渐渐的沉了下去,我彻底的昏睡了过去,等我醒来已是一天以后,身体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何,但最大的功劳,我还是将其归功与张大爷教授的太极拳,这套太极共有六十四式,张大爷教授,我深得要义,知道他的好处,每日勤加练习,想来多半也是他的功劳。

  “何珅哥醒了,何珅哥他醒了。”

  刚刚睁开双眸,就听见十年在那欢呼,好像是我不会醒一样,看着她脸颊的冷痕,我知道让她这个默默爱我,喜欢我的女孩又担心了。

  “诗诗,给我倒杯水来吧。”

  “好,你等等,我这就去。”

  十年,高中的时候默默跟着我的诗诗,就是你,当年我们可为亲梅竹马,只可惜当初我却不懂的这位怀春少女的心,让她苦等多年,没想动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却又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

  这段期间,舒情打来电话,问我在哪,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经不起她的连番轰炸,只好告诉了她,我住院了,为什么住院却是没有告诉她。

  舒情来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十年趴在我的病床上睡觉。十年长得不算漂亮,算不上校花,在我心里却胜过校花。

  舒情来了,看见一个陌生女孩趴在我的身上,愣了一下,然后呆呆的看着我,舒情那么爱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问,这个女孩是谁,倒是领我很钦佩。看见我躺在病床上,见我脸色略显苍白,瞬间就忍不住哭了。

  指责我说,为什么受伤住院了还不告诉她,问我是不是舒远弄的。见舒情哭的这么厉害,在我眼里她跟舒远毕竟是兄妹,我其实还是不想让她知道的。我说不是,只是胃病发了,疼的厉害,我叔叔让我住院观察几天,不想你担心,所以就没有告诉你的。

  因为我叔叔的原因,医院给我们单独准备了一间病房,我舒情十年三人在医院里住了几天,见我真无大碍唉才许我们出院,我叔叔还嘱咐我要时刻小心舒远,舒远因为鹰帮帮主硬保他,生生的叫了黑老二顶了罪。

  黑老三果然是没有猜错,倒霉的还是只有他们两兄弟,黑老三当场惨死,黑老二进了监狱,恐怕是一生都出不来了。我心里想到,黑老三贪生怕死,黑老二做事又未免莽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