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跟舒情在一起的第六天,本以为舒远不会再来找我麻烦,我却被几个混混堵在学校里的一条小径上打了,听那个带头的说他们是听青龙的命令,来教训我,让我离舒情远一点,否则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青龙我听十年说过,是舒远在外面混的外号。我站起来看着这群人从我的面前走开,很嚣张,但此刻的却我孤立无援,也只能无奈的笑笑,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淤血,然后狠狠的吐在地上。

  “舒远,老子何珅记住你了!”

  那天晚上我没等舒情,就直接回了寝室。因为我给杜子腾要了李欢的陌陌,杜子腾这小子很感谢我,我让她去给舒情说一声我肚子不舒服先回了寝室,这小子也不多说,乖乖的去了。

  没想到舒情这小妮子却不干了,听杜子腾说我肚子疼舒情死活都要看到我没事才放心。也怪肚子疼这小子太夸张了,说我疼的下不了床,这不是让人担心吗。

  我站在窗户那,看着舒情不愿离开的身影,心里微微一痛,不忍心她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那,心下不忍,只好下了楼去看她。

  “瑶瑶,你傻站在那干嘛?还不快过来。”

  瑶瑶是舒情的小名,舒情告诉我这是她妈妈一直叫的名字,她希望我以后也能够一直都这么的叫她。

  舒情听到我在叫她,看到我出现的刹那,飞快的向我跑来,然后一把抱住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舒远去找你麻烦了。”看到我身上的伤时,舒情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你都知道了。”

  抱住舒情我轻轻的捋着她头上长长的秀发,淡淡的发香飘出。

  “嗯,舒远让我离开你,否则他说每天都来找你的麻烦。我怕……”

  舒情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我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她怕舒远像之前那样把靠近她的男生弄残,怕我受到舒远的伤害更怕我会向前几个接近的男生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

  “没事的,相信我。”我看着舒情,抚摸着她头上的秀发,用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

  u1酷匠网(正版首p发

  我让舒情离开后,自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那几个人不愧是混社会的,下手真狠,还好从小就跟镇上的张大爷学过太极。白天教训我的那四个人我其实也是一点不怕的,我就是想看看舒远能弄出什么名堂,硬生生的咬着牙抗了他们的打,以为我是怕了他们不敢还手。等着舒远亲自来的时候,老子不弄弄他,老子就对不起今天抗这几下。

  我跟着张大爷学过太极的事谁也不知道,这是张大爷的秘密,也是我的秘密,我自小就没有受过什么重伤,生过什么大病,就算是受伤生病也能莫名其妙的比别人好得快,不过在别人眼里是莫名其妙,但是我跟张大爷两人都是心照不宣,这些都是张大爷教我的太极的功劳。张大爷不让我跟人说,虽然我不知道为啥,但我知道既然是张大学说的不给别人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舒情一走,我就一个人来到了学校后面的操场,这里是学校在晚上最偏僻的地,一般晚上是没有人来的,晚上我没事都会来这打一遍太极,一来强身健体,而来也是张大爷的吩咐。

  打了一遍张大爷教的太极我感觉身上的伤好多了,也没之前那么难受了。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我爸给我一个叔叔的电话号码,听我爸说,我叔叔在这边是当大官的,具体是干些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每年他们都会回老家过春节,所以我知道他,他也很喜欢我,每年回去都给我不少的压岁钱,所以我对他映像也特别深。我爸也让我有啥事记得给那个当大官的叔叔打电话。

  我电话响了两三声那边就接通了,他好像知道是我打给他的,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小珅。我说叔叔是我,他问我是不是在学校有麻烦了,我说叔叔不好意思给你找麻烦了,我叔叔就说没事,都是自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还让我没事经常给他打电话。然后我就把我在学校的事说了,但是舒情我没说,我只是说我跟那个叫舒远的混混有点矛盾。

  我叔叔听我说道舒远,他好像是楞了一下,才问我怎么会惹上他的,我本来是不打算讲舒情这层关系的,但是我想凭着叔叔的关系,要想查还是很轻松的,索性把实情跟我叔叔说了,我叔叔哦了一声之后,略作沉思之后让我别担心,说舒远这人虽然算是个黑帮的大头目,但是要是他敢乱来,也不是治不了他。

  我在电话里头听我叔叔这么说,也一愣,舒远年纪轻轻的就是黑社会的头目,也放下心来。这时我叔叔就说,小珅,有空的话就来黔灵山公园这边陪你婶婶和我一家人一起吃过饭,婶婶太久没见着我了很想我。我知道每年我叔叔回老家过年都是跟婶婶一起去的,他们都四十好几了,只是苦来膝下无子,两个人又不愿意领养一个,所以对我很喜欢。我说好的我在学校一有空我就会到那边来看你们的,到时候我给婶婶电话。

  挂电话的时候我叔叔还让我别担心,在学校好好读书,舒远这边他会对付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楚公子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