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级团的时候,因为猛子的纳尔在第一时间就被控制住了,我知道纳尔肯定是死定了,所以并没有着急着升级技能。

  当听到了刘品言的话之后,我便立刻升级了Q技能,并且切换到了炮形态,利用炮形态的AOE伤害将兵线快速地往前推着。

  这时,刘品言带领着大爷往对方下半部的野区进发着。当他带着大爷到了对方的红BUFF区域的时候,我就听到刘品言小声地骂了一句,“妈蛋,他们果然干了这事!”

  “干什么呢?”我好奇的询问着,对方的ADC跟辅助到现在都还没有上线,刘品言显然也气急败坏。

  只不过很快,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对方的上单潘森上线了。

  “竟然换线了!”我摇了摇头,觉得好笑。就下路的阵容来讲,是没有必要换线的。

  “真换线了!”刘品言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大爷,先把这个打掉再讲。这群人,竟然给我耍套路!”

  酷◇、匠B网$永久m免¤费@z看、小|√说k

  刘品言气得不轻,对面花五个闪现拿掉了一血,而后又抢掉了蓝BUFF。

  可以想到,当时抢蓝BUFF的时候,对面的ADC跟辅助肯定也在。幸好那个时候风女跟挖掘机没有想着去追对方的皇子,要不然肯定要出事。

  而且同样也可以想得到,对方的打野现在肯定到了我们的红BUFF区域。所幸刘品言发现得早,要不然大爷傻傻的往红BUFF跑去的话,肯定也要丢掉了条命。

  当对方的上单出现在下路的时候,对方的ADC跟辅助也出现在了上路,而对方的ADC身上还有一个红BUFF,同时他已经到达了二级。

  果然是换线了。

  就正常来讲,这样换线,对面的ADC会很亏。可是对方的打野竟然把红让给了他。而且等到他到了线上之后,可以跟辅助两人压我们的纳尔,这样一来他就不会亏到哪里去了。

  “妈蛋,这不是他们的风格啊!”刘品言帮助大爷拿掉了红BUFF后,快速地往我这里赶了过来。同时他也不断的骂了起来,“早知道他们有这水平,我就没有必要跟大爷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我也只能苦笑,我们比对面不知道要亏了多少。风女跟大爷浪费了不少时间,而且大爷还多费了一瓶血跟一个惩戒。

  幸好刘品言反应够快,一早就让我推线。这时我已经到了二级,并且把兵线控在一个合适的地方。野区跟下路一共三个人,只有我一人没有亏。只是比起对方有着红BUFF的ADC,我虽然先上线,却还是亏上一些。

  “靠,他们之前要是表现出了这样的水平,我就不用去确认一下了。怎么着,真的突然就顿悟呢?”刘品言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两人则快速地把兵线往里面,同时消耗塔的血量。

  换线的打法就是这样,双方的上单都是负责抗压,而双方的ADC跟辅助拼的就是谁快一点把对方的塔拔掉,同时更多的压制对方的上单。

  有风女的保护,我还算是比较安稳。对方的皇子,只是缩在塔下,我虽然时不时的会点他一下,但是实际上却消耗不了多少血。

  可是我们的上单就可惨多了。对方的老鼠拿到了红BUFF,打得异常的猛烈。他同样是在点塔的间隙,会找到机会点一下纳尔。

  就是这个红BUFF,让纳尔异常的痛苦。

  虽然每点一下,纳尔被红BUFF烫掉的血量并没有多少,可是次数累积起来之后,纳尔的血量却掉得相当的恐怖。

  “上路守不住了!”当老鼠身上的红BUFF消失的时候,猛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太凶了,比我碰到过所有换线的ADC跟辅助都要利害,果然是职业选手!”

  猛子自从跟了我们之后,一直就是在玩上单。换线的打法,他当然不会陌生。

  英雄联盟里面本来就流传着一句话,不会抗压的上单,不是好上单。对于抗压,猛子当然也是得心应手。我还从来没有见到在抗压路上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算了,吃到了套路就只能认栽了!”刘品言气呼呼地说着。

  就在这时,我又听到文强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厉害啊,我竟然差点被对面的卡牌单杀了!”

  我跟刘品言同时一惊。

  卡牌,绝对称不上线霸。他利害的地方,就是在于他大招的传送支援。在线上,他他最多就只能算是推线利害。而且,文强玩的诡术妖姬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还克制卡牌。

  现在文强竟然说他差点就被对方的卡牌单杀了,真是不可思议。

  “我感觉不是同一个人啊,走位,补兵还有耗血,都比之前厉害了好多!”文强传送回泉水的时候,转头看向了。他还伸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看来,他是打得真的很辛苦。

  “放松一下,别紧张。就当练习赛打!”我赶紧安慰着文强,“再说了,你肯定比对面强!”

  我一直相信,竞技这东西,都是量变产生质变。只有经过了不断的努力才能够变得厉害。尤其是在正式比赛的时候,跟同一支队伍玩,前一局超鬼,下一局就能超神了。

  我也相信,对方绝对没有可能在第一场被我们全面压制的情况下,第二场却反过来对我们进行全面的压制。

  “轰!”这时,一阵轰响传了出来。上路的一塔靠破。

  “好快!”我抬头看向了屏幕上方的计时器,才八分钟左右。

  就在我分神的这一刹那。突然,一直龟缩在塔下的潘森闪现了过来。而且就在刹那间,朝着我扔出了一个W技能。

  就在同时,我的脚边,出现了一圈颜色不同的卡牌!

  中路的卡牌,飞大了。

  我立刻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我还有闪现跟治疗在手里,还有风女的盾,只要第一时间交出来,应该是死不了。

  然而这时,对方的辅助日女,却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下路。

  “走吧!”看到那铿锵英武的女武神,我的双手离开了键盘。

  “这不是一伙人吧!”最终,刘品言也只能留下了这么一句感叹,独自退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