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现在,不管对面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完美的辟开我的视野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对面是铁了心了,要先刷到六级再说了。

  而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跟着对面一起,安全的刷到六级。

  只不过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哪里才是安全的?

  我现在完全没有办法预料到对面盲僧的行动路线。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认为他已经到了我的野区了,可是说不定,他又从那条我不知道的线路,绕回了他自己的野区,等着把我击杀。

  这就是SOLO局最大的缺陷,对于视野的掌控不足,使得哪一方如果陷入到了被动的局面,就有可能一直是陷入到被动里面。

  现在,我最好的做法,就是学着到三级那一波一样,阴在靠中路的草丛里面,一直吃经验。

  其实如要真的那么做,我比对面到六的时间,最多也只会晚一分钟到两分钟而已。然而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经济会完全跟不上对面的步伐!

  不管怎么想,对于我都十分的不利。

  从我玩狮子狗的表现就能够看出,我绝对不是一个会安心刷野的打野,也绝对不是一个能够甘心落于下风的打野。

  在想明白,自己无论不管从哪一方面,都处在了弱势开始,我便有了一个打算!

  赌一局!

  对面盲僧想要埋头刷到六,而且我又没有办法找到他的位置。那我就跟他赌,赌他在刷到六之后,同样也抓不到我。

  他能够完美的避开我,那么我相信,我也能够完美的避开他。

  既然你不想战斗,那你就永远也别想。

  我毫不犹豫的回到了泉水,不得不说,我的经济是差到了极点。我买了一个假眼,然后又将剩下的金币买了三瓶红,最后直奔我的野区。

  进入到了野区,我直接朝着自己的蓝BUFF跑去。跑过去一看,果然是被对面的盲僧收掉了。

  然而我的目标并不是蓝BUFF,通过蓝BUFF,我走到了河道。好在,对面为了节省到六的时间,有一个关键的东西没有打掉,那就是河道中间的疾走蟹!

  反正是不可能抢在对面之前打六了,所以我不急不慢的把疾走蟹给打掉了。而后又把假眼扔到了河道中间的那个小型草丛里面。

  这样,我能够监视河道的一大段距离。

  随后,我又朝着对面的野区跑去。果然,又如同小一次一样,我还是没有看到对面的盲僧。而且更加神奇的是,河道草丛的那个眼,再加上疾走蟹死亡之后变成的那个眼,也没有看到盲僧。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去探究为什么。我干干脆脆的打掉了对方的F4,总算是到了五级。

  对方刷了这么多的野,必定是到了六级了。现在,也正是我最最危险的时候。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的闪现已经冷却完毕了!

  由于河道两个眼的原因,我能够十分准确的知道对面的盲僧是不是从河道经过。所以在清完F4之后,我又把石头人给打掉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不敢再多做停留了。还是没有看到对面盲僧的出现,他很有可能已经把我的野区清了个干净之后,传送回家了。

  我不多做停留,也传送回家了。

  “这样下去,就真是无聊了!舒兵学长这分明就是要刷满五十个野怪来结束比赛啊!”

  “其实看不看都已经无所谓了,不算舒兵学长怎么选择,都肯定是赢定了。学长实在是太狡猾了,竟然出了这么个装备!”

  台下议论纷纷,传到我的耳朵里面只剩下了让人心烦的吵闹声。

  我当然不想去管他们,现在我全部的心神,都要放在防止对面盲僧会在什么时候入侵我上面。

  我回到了泉水,好在这么一段时间,我身上的金币足够我合成一个关键的道具了,那就是——眼石!

  两把小剑,再加上一个点燃,在前期来讲,伤害已经完完全全足够了。而眼石,在能够给我提供血量的情况下面,还能够给我提供眼。

  这让我的机动性,增加了至少一个档次。更重要的是,我终于不必在做睁眼瞎了。而且,我还能够借此,保证自己可以安全的到达六级。

  做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道具,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后,我快速的从泉水里面走了出来,朝着野区进发了。

  我在蓝BUFF的草丛里面扔了一个眼,又在我野区近草丛的位置扔了一个眼。

  我这人有点强迫症。这个版本,每个人只能扔三个眼。而我,在有三个眼的情况之下如果不全部扔掉,心里会有一些难受。

  我现在还能够扔一个眼,所以我第一时间就在考虑,这个眼我该扔到哪里。

  最后,我决定把这个眼扔到河道草丛里面。

  我走到了我自己的野区进入到线上的那个入口处,贴着墙壁扔了一个眼。

  哪知道,我刚扔一个眼,我就看到了让我惊奇的一幕。

  N酷k'匠M网首oA发?

  我看到了,对面的盲僧,也是从我对等的这个位置,他自己野区进入到线上的入口处扔了一个眼。

  由于对面舒兵的手速实在是太快,那眼刚一扔出来,盲僧就立刻援护到了那个眼上。

  我傻眼了,对面的盲僧也有点傻眼了。

  只不过下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直接朝着我扔出了一个Q技能。

  好在这个时候,我也反应了过来。立刻一扭身,险险的躲过了这个Q技能。然后在同时,我跟舒兵控制的盲僧,立刻转身朝着自己的野区走了进去。

  “原来是这样!”我一边控制着盲僧进入到自己的野区,一边按下TAB键去看他的装备。看到盲僧出的装备,以及他出现的位置,仿佛是开了窍一样,总算是明白,盲僧是如何那么完美的避开我的视线了。

  对面的盲僧,也跟我一样,出了一个眼石。

  而他正是凭着这个眼石,走出了一条让我怎么也没有办法想到的路线。而且在我看来,整个联盟里面,也只有盲僧能够凭着眼石将这条路线给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