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三级,我就马不停蹄地朝着对面的野区跑了过去。

  如果舒兵跟我是一样的想法的,想要到三再打的话,那么他应该要比我稍微慢那么一点。因为,在进行了之前那一波的交锋之后,应该是我要比他先回到泉水,相应的来说,就应该是我比他快一点到达战场。

  我跑过河道,还是朝着对面红BUFF的近河道草丛里放出了一个Q技能。因为有了W技能,就多出了一个逃生与追击的手段。所以在明知道这个Q技能没有命中对面的情况之下,我还是钻进了那堆草丛里面。可是,没有人!

  紧接着,我出了草丛之后,往对面野区更深处钻了进去。因为不可能出现四人埋伏的情况,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在意什么脸探草丛。一见到有草丛,就直接往里面钻。

  可是,我在对面的野区逛了一个圈,却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影子。

  我纳闷了,既然裁判没有任何的表示,那就说明舒兵肯定没有出区野。可是没出野区,又没有在野区,那他又在哪里呢?

  我担心的起了头,正看到张衡在朝着我冷笑。

  猛地,我的脑子里面灵光一闪。我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我在这里逛了一圈,都没有见到舒兵的盲僧了。

  不能说他不在野区,仅仅只能说他不在他自己的野区而已。

  他肯定是避开了我,到了我的野区。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知道,我到了三级,肯定是要来抓他的。

  而他之所以能够避开我,是因为他选择了一条我完完全全忽略了的路径。那就是大龙坑!

  现在还没有到二十分钟,大龙都还没有刷新出来。我当然不会去想拿大龙做什么文章。所以我也想都没有想,大龙那里是一个很好的躲避人的地方。

  他应该就是我朝着红BUFF近河道的草丛扔Q的时候,在大龙那里播眼W到了河道,然后直奔我的野区。

  /更新最快上\酷O?匠网

  他根本就不是在想着到了三级跟我拼,而是想的将我跟他的等级拉开。

  我将舒兵的野区逛了整整一圈。如果不出意料,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四级了!

  我苦笑不已,真是棋差一着满盘输啊。他已经比我高出了一级,不管是我埋头刷野,还是找他对拼,都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而且,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我的野区,天知道他在我的野区什么位置丢了眼。

  我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舒兵加张衡这两个人,果然是十分强劲的对手。

  我不敢再停留在野区里面,害怕舒兵此刻已经传送回家,然后直奔野区来抓我。我快速的走出他的野区,然后找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传送回到了家里。

  买了一个真眼,一个假眼。我的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金币。

  尔后,我直奔三狼所在。三狼是我最早刷的野层,按时间来算,应该是这个时候才恰好刷新。

  到了之后,我把真眼扔在了三狼的位置,以保往视野的安全。而后,又将假眼放在了三狼墙壁的后方,以此来保证如果盲僧来入侵,我能够提前看到。

  只有在做完了这些的情况之下,我才有胆子开始打三狼。

  因为没有惩戒,所以打得十分的辛苦。好在,我还是顺利的将三狼打掉,升到了四级。这时,我又只能再回家了。

  回到泉水,买上了草鞋跟一个假眼,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野区。想来这个时候,舒兵已经到了五级了。

  四级与五级,差了整整一级。可是我却不敢再埋头刷野了。再这么下去,舒兵肯定是要比我先到六级。到时候更加没得打了。

  而我之所以还是要刷到四级,那是因为我如果刷到四级,而是直接去反他,那么等我反到他的时候,他势必也已经到五级了。

  我这是在堵。堵我到四级的时候,并且找到他的时候,他应该是还差一两个小野怪的经验才到六级!

  我走到了大龙坑里面,扔下一个眼,以此确保舒兵不会故技重施。而后,我才快速的朝着他的野区进发。

  我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看了看屏幕上方的时间,可是最后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都不是正常开局,想要用时间推算打野的位置,根本就不可能。

  我看了一眼F4,还在。又朝着红走了过去,发现也在。

  那么最后,就只剩下石头人了。

  我走进红BUFF上方的草丛里面,朝着石头人的位置,扔出了Q技能。

  一声轻响,Q技能命中的石头人。而石头人的视野也暴露了出来。石头人也在,舒兵同样没有打掉。

  我再一次迷域了起来,舒兵,竟然又没有看到人!而且这一次,他没有从大龙那里进入到我的野区里面。

  那么,他到底是在哪里?

  这一下,我是彻底的没法预料到了。舒兵控制着的盲僧,神出鬼没,没有一点踪迹可循!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张衡,看到了又在朝我笑着。

  很明显,他肯定是再一次预料到了我的行动轨迹,并且让舒兵完美的避开了我。可是,他到底是怎么避开的?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无奈之下,我只得再一次回到了我的野区,开始对野怪下手。

  “这下完了!”我不明白舒兵到底是怎么一个走向,可是观众们却看了个清清楚楚。大爷一动不动地盯着最前方的屏幕,“这盲僧,果然霸气,竟然能够走出这样的路线。小强这下可真是被耍了!”

  文强跟猛子都跟着点了点头。而他们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副这一局我输定了的表情。

  “我靠!还能走这样的路线?”

  “这估计也只有盲僧这个英雄能够办得到吧!”

  一些学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好似眼前看到的景物,让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一样。

  “学到了,这下算是学到了。哈哈,以后上分要是玩这个套路,肯定能耍到对面的打野不要不要的!”而另外一些,脸上则是挂着一副兴奋的表情。

  我听不到他们的讲话,可是心里还是异常的紧张。因为我看到张衡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诡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顺风浪说:

感谢小芸芸、想你的夜b47e、爱笑的眼睛丶浪子丶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