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对决,我是在蓝色方的。所以我料定了,舒兵所操控的盲僧,现在应该是在他们野区红BUFF靠近河道的那个草丛里面。

  他应该是跟我抱有同样的想法,开始后不打野,而是直接开始反野。

  自然,还是谁先手,谁就能够赢!要知道现在都是一级,几乎是没有可能有逃跑的机会。

  所以,当我走到那个区域的时候,我便朝着红BUFF靠河道的草丛扔了一个Q技能。

  然而,这个Q技能放空了。

  当然,我也没有多在意。像盲僧的Q机器人这一类的抓人技能,被人戏称为摸奖技能,命中率本来就是五五开之间。

  只不过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中了对面的Q,我就必死无疑。

  可是,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动劲!那草丛里面并没有盲僧的Q技能的光球冒出来。

  “不对劲!”猛地,我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我的Q技能是在冷却之中,对方还不肯动手了。

  不敢再犹豫一秒钟,我赶紧从对方的野区退了出来,朝着我自己野区的三狼跑去。心里还不断的在默念,“慢一点,慢一点,千万要慢一点!”

  在我的默念声中,我终于跑到了我方三狼处。虽然没有带惩戒,打野十分的吃力。可是好在这个赛季的野区经验异常的高。如果把三狼的两个小狼跟蓝BUFF的两个小石头人打掉,同样可以到二级。

  而且因为时间的关系,等到二级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回去之后,同样够经济买装备了。

  可是,对面明显是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计算好了,不是我祈祷就能够改变得了的。我才刚走到三狼的地方,对方的盲僧便出现了。

  显然,就连我没有等到他之后,会选择开三狼都被他预料到了。所以他没有用Q技能探路,而是从我的蓝BUFF处直接走了过来。

  我的心里一沉,手心开始冒汗。

  他没有动手,我也没有先动手。我点了他一下,来查看他的装备。

  “果然!”一看到他的装备栏,我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他的装备,跟我买的一样,也是短剑加红瓶出门。

  可是,他却比我多了一瓶红药。

  这也就是我的Q技能处在冷却之中时,他迟迟不动手的原因。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根本就还没有到达那个地方!

  这是一个比较不常规的出门方式,但是其实会经常出现在SOLO的对决里面。

  这种方法就是,在对局开始之后,召唤师不会控制英雄在第一时间就出门,而是会在泉水里面等待,一直等到开始跳钱,并且跳到够买一瓶红药之后才出门。

  这个时候才出门的话,跑到线上也只不过是浪费一两个兵而已。

  这对于SOLO局来讲,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SOLO局打的不是发育,而是耗血与击杀。多一瓶红药,就多了一点拼血的资本。也就多了一些击杀的可能性!

  而这么做,唯一的坏处也只不过是要避免在对方抢二抢三的那几秒钟产生对拼而已。

  对面的盲僧,显然就是这么做的。

  他比我多一瓶红药,而且大家都是一级,没有吃到任何的经验,更加不存在什么对拼之中突然升级的可能性。

  现在,哪怕是我先手,死的都有可能是我。对面要做的,就是在我Q到他的时候,第一时间将血瓶磕起来就可以了。

  我抬起了头,撇了一眼舒兵身后的张衡,见到他正在朝我笑。

  看来,这是他让舒兵这么做的。

  我只是看了一眼,又全神贯注的放到了对局上面。

  因为掌握着赢面,所以舒兵并没有率先发难。而是不断的朝着我逼近着。看他那意思,也没有躲我的Q的意思。

  而我则不断的后退着,心里头想着对策!

  这时,我已经从三狼那里绕到了三狼的后面。舒兵控制着盲僧一直跟着我。

  很快,我就要进入到蓝BUFF下方的草丛里面,只要进到那草丛里面,我的安全系数就会增大许多!

  舒兵显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终于,为了防止我的示眼丢失,他率先出手了。

  我以极快的速度点动着鼠标,企图以走位躲掉盲僧的Q技能!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不断的扭动着的身躯,竟然真的躲了过去。而我,也顺利的走进草丛里面。我听到,一阵唏嘘叹气之声不断的传了出来。

  然而,紧接着,一声声惊叹又传出。

  我看到舒兵的盲僧,也已绕到了三狼的坑的后方了。这时,我的脑子里面灵光一闪,不管三七二十一,按下了键盘的Q键。

  一声轻响传出,我的Q技能,准确无误的击中了舒兵的盲僧。

  》最C新S章》n节lG上酷匠¤%网?!

  对方的盲僧巍然不动,没有半点惧意。的确,他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因为在他看来,我就算是踢中了他,也绝对不敢接上来。

  如果真的敢,那我就死定了。

  自然,台下的惊呼声也不会是因为如此。真正让他们吃惊的是,当我的Q技能命中盲僧之中,我控制着盲僧紧跟着飞了出来。

  Q技能的二段踢,狠狠地踢到了对面盲僧的身上。

  我似乎是能听到一阵阵好笑的大骂声传出,也似乎能够听到舒兵不屑地笑声。

  “我擦,小强这是在干什么?这就投降呢?”

  “失误啊,失误啊。我估计小强是手抖了,不小心按在了Q键上!”

  方强与猛子纷纷发表看法。

  而大爷深知道我是不会出现这么低级的失误的,却又想不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紧紧的盯着屏幕。

  “不对,小强的技能冷却时间不对劲!”刘品言的目光,一直也没有从OB视角上离开过。他也压根没有听到文强与猛子的话。此刻,他只是呢喃自语着。

  刘品言也只有在这OB视角的便利之下,才能够看清楚形势。

  而张衡看不到我的技能状态,他也没有刘品言那么清楚,在他看来,我是死定了。只要舒兵牢牢的将我粘住。

  舒兵也没有让他失望!他运用起了走砍,将我粘了起来。

  舒兵在我的Q命中他的时候,就将血瓶磕了起来。血瓶在前期的收益极大,所以当我第二段Q踢到他的时候,舒兵其实并没有掉多少血。

  现在,我的血量虽然比他高上那么一丁点而已。而这,就已经注定我要舒了。

  因为舒兵的Q技能,比我早一秒放。这就意味着,他的Q技能,要比我早好一秒。近身Q,对于训练过来的人讲,几乎是绝地不可能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