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台下的观众们,都忍不住小声地惊呼了起来。

  解说好像也是被我的行为给弄得糊里糊涂的,好半天才呢喃着解说着,“这,这狮子狗好像是在报复啊!”

  没错,我就是在抱复。这就是我这种市井小民的心态,被喷了,绝对要喷回去。受到了污辱,也要还回去。

  现实生活之中,可因为能力的原因会受到一些欺负。可是在游戏里面,我还能让人给污辱呢?

  “你个傻逼!”上单的骂声传进了我的耳机里面,“杀一个螳螂有什么用?你知道什么叫后期吗?流浪的装备要起来了知道吗?白痴,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走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又默默的钻进了野区。趁着螳螂死掉的这个时间段,又把野区刷了一个遍。

  果然,流浪这英雄就盖伦一样,号称是英雄联盟的信仰级别的英雄。越到后期,越是厉害得不像话。

  当我把野区刷光,传送回去的时候,我方的上单,竟然被单杀了。原来流浪利用自己的大招冷却极短这一特性,先是控好线,而后大招一好,立马向猴子冲了过去。

  流浪的大招可以吸血,我们上单在知道跑不了的情况下想要率先反手,可是还是打不过流浪。

  当然,上单死掉后,又狠狠地骂了我几句。

  我没有管。在收掉了螳螂,刷了一遍野之后,穿甲攻刚好够钱。

  终于,全输出的狮子第二次褪变来了。狮子狗最正确的玩法是走半肉。而半肉之前要出的攻击装,其实只要有两件就够了。就是幽梦之灵跟最后的轻语。

  这两件装备,完完全全可以给对面的C位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换句话讲,只要有这两件装备,狮子狗的输出,就完全够了。

  当然,这是没有办法做到落地秒人的。

  此刻,我的等级已经有了十一级,大招有了两级了。而我带的符文,带了百分之五的减CD符文,开赋也点出了减CD的天赋。再加上打野附魔的战士,幽梦之灵的减CD,我大招的冷却时间并不长。

  三级大招的冷却时间,只有四十多秒,而二级大招,也不过七十多秒而已。这意味着,我回到家,买完装备,然后在跑到线上之后,我大招的冷却时间,又已经快好了。

  我们的队伍可能真的要比队方要强上一些。此刻,中下路的优势,开始慢慢的扩大。而螳螂为了针对我,并没有为他们板回劣势。

  唯一好一点的流浪,也被我们的猴子抵抗住了。

  我没有想着去帮上路。在下路破掉了塔,将兵线带到了对方的二塔之后,下路的VN跟锤石就已经转战了中路。

  这正是我想要的,我野区逛了一遍之后,我就朝着下路兵线走去。

  e最新E章《$节上+酷匠网Mf

  现在我的目标很明确,尽快升到十六级,点满三级大招。并且同时将最后一件让狮子狗蜕变的装备做出来。

  到时候,我才会让螳螂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狩猎之王。

  螳螂显然是没有料到我的这个想法,他还以为我在做出了那么激烈的事情之后,还会继续找他的麻烦。所以当我跑到了红蓝双方的兵接触的地段之时,螳螂并没有出现。

  不过,我也仅仅只是收了一波兵而已,对方的下路双人路已经出现了。

  我立刻回家,此这个时候,流浪已经渐渐的进入到了强势皆段。我方的齐天大圣有些敌不住了,一塔被流浪拿到了。

  “来中路,找机会推二塔!”我的耳机里面传出了队长的声音。

  齐天大圣十分听话的直扑中路。可是我却没有管他们,而是往上路走,去收兵了。

  “过来了啊,没听到吗?”我的耳机里面传出了一声咆哮。

  “算了,不用管他。我们四个好好打就行了!”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OP队长竟然让他们不用管我。

  这一下正好,我开始疯狂的刷起了兵线。

  我方四人抱团,往对方中路一塔推进。优势其实还在我们这一方。

  可是,在这种压力之下,螳螂没有出现在中路。他同样出现在了上路。在我们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同时扔出了一个真眼。

  真眼,是克制螳螂与狮子狗的不二法宝。

  我跟螳螂都知道,这一波进攻不可能发生了。他转身,钻进了野区。估计是想等着我把兵线推过去,他再出线收兵。

  然而这一次,我却想错了。螳螂似乎是终于放弃了对我的想法,出现在了中路。

  我暗叫一声不好,猛地想起这是比赛,不是开黑。就算对面打野再恨我,也要听指挥的。

  于是,我立刻放弃了兵线,也调头往中路感。

  可是,对于螳螂的注意,让我忽略了其他的人。我从河道正往中路赶,竟然被对面的流浪给截住了!

  又是一个套路,因为当流浪出现的时候,他是开着大招过来。显然,他并不打算是将大招的伤害打在我的身上,而仅仅只是打算用大招来赶路而已。

  开启大招的流浪速度简直是快得飞起,我根本逃不掉。

  起手就是一个W将我给困住了,然后Q技能与W技能全都招呼了上来。

  好在,流浪的大招是没有打出半点伤害的,技能全吃,我的血限还算健康。可是,我可不敢跟流浪对拼。他下一波技能好了,就完全可以把我给收走了。

  一个E技能扔给流浪,减了他的速之后,我开始移动。

  然而,我并不是要逃!我没有买鞋,可是对面流浪已经做出了法穿鞋。我怎么可能逃得掉。

  而且,好巧不巧,我现在的位置,是处在河道那一小团草丛与我对面野区近河道的那个草丛的位置。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或许逃不掉,对于我来讲反而是一个不错的境地。

  “菜鸟!”这时,OP队长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机里面,“先给流浪一套,就算是死,也把伤害打出来。你干什么?没听到我的话吗?”

  是的,我没有听队长的话,而是努力地朝着河道中央那一小团草丛移动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