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装备实在是有点太差了,我的那一套输出手法,打出来的伤害是最高的,可是还是差了一百血才将螳螂收走。

  此刻,螳螂也向我发动了反攻。他的W技能还能够回血,所以这一百点血,其实只是假像而已。

  Q技能与W技能全都扔在了我的身上,再平A几下而后接个E技能,我就死定了。

  可是,我没有逃,而是站着跟螳螂相互平A。此刻,我甚至听到了耳机里面传出来的OP队长的嘲笑声。我这么做,当然就是找死了。

  可是我就是不退,不断的平A在螳螂的身上。

  我点了他三下,他也点了我三下。下一刻螳螂飞天了!

  我连忙扔现闪现,想要借此躲过去。

  可是对面早就料到了我会有这一手。我闪现刚出,他立刻就一个闪现跟上。E闪,很多英雄都有这个小技巧,螳螂也不例外。

  借助闪现,螳螂改变了E技能落地的位置,正好落在了我的头顶上面。

  而我,并没有死去!

  一丝血皮,真正的一丝血皮,只有区区的十点血而已。

  “怎么可能?”看到这一幕的观众都不可思议的惊呼了起来,连解说也是如此。

  而我,则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是的,我本该死的。可是,托愤怒合剂的福,我的平A从螳螂的吸了一点血量。三次平A,不多不少,刚好十点血!

  这是赌博,可是我却赌赢了。幸运之神,站在了我这边!

  当然,这点血量,螳螂一个平A就足够带我走了。

  可是我大招的被动让我立在了不败之地。狮子狗的大招结速之后,能够快速的增加愤怒点。

  此时,我的愤怒点,再一次增到了五点。我毫不犹豫地开启了W技能。在打击螳螂的同时,血量也恢复了。

  五星W技能有一个作用,是狮子狗当前所剩的血量越少,恢复的血量也就越多。这一下,我的血量一下子就恢复了三分之一。

  看到这一幕,螳螂明白,是绝对不可能再击杀我了,于是转身就走。

  可是,这可是在野区,就算他有E,有闪现全都在手,同样没有办法逃掉。更何况,他两者皆无。

  我们在草丛里面移动,平A了他一下之后,他已经走出了草丛。

  我的身边,浮现了一个圆圈,螳螂则在这圆圈的范围之内!

  我没有动,扔出了一个真眼,让他连开出大招的想法都有。

  一秒钟之后,我的技能全都冷却完毕了。我先激活了E技能,鼠标往螳螂身上一点。

  我跳了出去,半空中E技能与W技能同时开启,落地之后,狮子狗爪上的尖锐重重地刺进了螳螂的脑袋。他的屏幕,也变成了黑白之色。

  “愤怒合剂啊,竟然是愤怒合剂!”观众们傻眼了,结果原本没有任何的意外,可是最终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死亡的是螳螂!两个解说倒是看出了门路,惊呼了起来,“这位玩家真的很有想法啊。这愤怒合剂增加的二十五点伤害与嗜血效果,救了他一命啊!”

  “愤怒合剂?”OP队长也轻声地呢喃着,“不错,不错!”

  我的队友们并没有多么的吃惊,一般在准备拿小龙或者大龙的时候,如果钱不够买装备,而又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打钱的时候,职业选手都会选择嗑一瓶药剂。这种时候,效果往往出乎人的预料!

  这时,小龙刷新了。我点了一下小龙,也不管我们的队友拿不拿,我钻进了野区里面。

  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对面的打野既然不是针对我,而是想要羞辱我,那么我就只能够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比赛只是单纯的针对,我无话可说。可是既然要跟我耍赖,我就让他对面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耍赖。

  我在小龙处打了一个信号,就钻进了自己的野区。我要在螳螂复活上线的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打野全都刷掉。

  不仅仅只是让我更好的发育,同样也为了反螳螂。

  对于喜欢入侵的打野,除了发蹲之外还可以做另外一点,就是把自家的野区全都刷完,不留一点。

  当然,这要在视野好的情况之下才能这么做。

  这样一来,对方既抓不到我,也打不到野,有多亏就不用多说了。

  现在螳螂死了,自然就不用做眼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将野区清了个遍,便回到了泉水里面。这个时候,幽梦之灵终于做了出来。

  我喜欢出全输出装,而且不喜欢出鞋子。我玩的狮子,有三个阶段。而第一个阶段,就是幽梦之灵做出来的阶段!

  买好了幽梦之灵,再买了一个真眼与一瓶红,我又直接往线上跑去。

  野区的野怪,大概要到我跑到线上的时候才开始刷新。我的想法很简单,在这一两秒钟之内,跑到野区假装GANK。一方面吸引对面螳螂的注意,一方面吃点小兵的经验。

  ~P酷匠\6网p首√发'H

  我相信,螳螂才被我杀了一次,而且还是在我运气好的情况下被杀的。他肯定不会改变想法,一定会接着来反我。

  我跑到了中路下方河道口的草丛里面呆着。不用想,这里肯定有眼,但我就是故意这么做。

  呆了一会儿,吃了几个兵的经验,蓝BUFF又刷新了。中单快速的将线推过去准备跟我一起拿蓝。

  可是,我却并没有跟中单一起。

  我们的蓝刷新了,说明对方的蓝,再过一分钟左右也要刷新了。我的大招,在这个时候同样要转好了。

  只不过我耍了一个小心思,先是往下走了几步,给对方一种我准备给我们中单拿蓝的错觉。再走了几步之后,我调转了方向,从我们野区绕到了我们一塔,然后再进入我方上半部的野区。

  最后,我快速的朝着对面的野区冲了过去。这一段路,恰好用了我大概一分钟的时间,而且对面的中单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们,一定是在打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