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事件之后,中考也姗姗来迟。我抛下哥们开始认真读书。虽说基础差,但是课听多了多少还是会一些吧,何况小爷我又是如此的聪明。时值高考中考毕业期所以前来点歌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商量了下暂时停下了卖唱活动,潜心准备中考。熬过了漫长的复习备战,中考如期而至。三天七科十一小时,就这样残忍地终结了我们的三年初中生涯。考完的那天晚上,我和亚奇面对面的坐在公园旁的酒吧里,谁都没有吭声。

  “我把所有的工作都辞了。”亚奇率先开口,很快我们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酒瓶随口问了句:“那你已经怎么办?还有房租什么的要交呢。”

  “…我累了。”

  亚奇用手支起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本来的我打算一辈子唱歌,靠歌声和外貌赚钱。但是唱歌唯一可以赚钱的地方就是酒吧。但是,太窝囊了…”

  亚奇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忽而关切地看向我:“今天的你有些不大对劲,怎么了,旭?”

  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看向亚奇有些欲言又止:“没什么。只是想到我很快就不再是初中生了,有些惆怅而已。”

  “是啊,暑假过后我们就是高中生了。”亚奇喃喃自语,目光越来越意味深长。

  “以后,所有的学费开支都得交给我自己了。”

  “唉,没有十八岁的年龄,却有十八岁的命。”

  亚奇自嘲地说着,眸中难隐对生父生母的恨意和无奈。我愣愣的看着亚奇,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胆大妄为的想法:“要不,亚奇,我们来一场全国巡演如何?把我们的歌声带到全国各地去!”

  “嗯?”

  亚奇猛的抬头,对上我近乎癫狂的目光。

  “就这么定了啊,车费我出!”

  第二天的我们坐上了前往厦门的车。昨晚和亚奇商量了下,先把整个省唱遍看看效果,再接着扩散到附近的省去,直至完成我们的目的。不过亚奇显然是多虑了,第一天在厦门鼓浪屿的演唱就是出奇的成功。为了赚起下一站的车费我们分头卖唱,果然一会儿的时间就把来回的车费给挣回来了。虽然天气炎热喉咙容易冒烟,但多大的苦在喜悦面前都是不攻自灭的。为了保护嗓子我们照旧是献唱两小时,唱完后我们还到周边走一走,也算是满足了暑假。后来为了让我们的活动更有意义,我甚至买了张全国地图,还专门找人做了个印章,走到哪里就印一下。在小城市里我们停留的时间不过一天或半天,大城市就两到三天。不过说起唱歌还是玩乐比较多一点,毕竟这是暑假嘛。

  很快的我们攻陷了福建省,接着就是到附近的浙江省。苏杭自然是不能不去的一个景点,也是我们最佳卖唱的地方。更难得的是,我们还在此地收获了一个中美混血帅哥,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和我们待在了一起到各地献唱。因为他叫凌志,取名字,首字母我们组成了个乐队叫X.Y.Z.组合。关于他的事就不在这叙说了,以后有机会再容我写一篇介绍他。反正这人也是一个极大的壕,家里比我家还要有钱,很长时间我们都享受着豪华大巴动车头等和五星级酒店的待遇,这些无一不是他的功劳。虽然我的钱也带得不少,但为了省钱(毕竟有些地方还是需要坐飞机的),住的都是青年旅社,就是七八个人住一间,有上下铺,类似宿舍的那种,一个晚上一人四五十大概。虽说是挤了点,但是能认识那么多人,还是其乐融融的。不过对于亚奇倒是例外,他天生喜欢安静,来到人群较多的地方会浑身不自在,更别提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住一晚了。没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环境,这个到很久的以后,只要一看到类似旅社的东西,一股深深的内疚就会涌上我的心头。

  我们的全国巡演道路越来越顺利,很快有人把我们的照片发上微博,我们一瞬间就火了。这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一下子就多了好多顾客。

  我们地图上的印章越来越多,逐渐向着首都方向前进。不料最后一站首都北京即将完成的归程上,却发生了一场事故,成了我一生的噩梦。

  酷匠‘I网g!唯!一X{正版T,‘"其他都.-是盗e版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