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第三份工作。”

  亚奇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拿起桌上的酒起开,咕噜噜地灌了几口。

  “你小子牛啊,这么多少女大妈愿意为你上刀山下火海的。”我瞥了眼坐在周围拍照的女人们,不禁打了个激灵。亚奇像个没事人一样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清冷的目光望向我。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缘故,我发觉亚奇的瞳孔有些微微发蓝,带着难以隐藏的忧郁。

  “现在我要向你履行诺言了。”亚奇往后一仰,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你是我第一个信任的人,我愿意把我的身世告诉你。”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要那么拼命的打工,为什么要那么拼命的读书。”亚奇又起开一瓶酒,狠狠地灌了一口,“因为,为了生活呀。”

  酷匠I'网唯v一A正X(版;,_b其他都/:是wn盗)版

  听到这个我并不是很惊讶,令我不解的只是他的家境到底到了怎样的地步才需要这样如此拼命的打工。

  “我的母亲是个骚包,父亲,是个流氓。流氓和骚包碰到一起,就生下了我。”亚奇朝我落寞的笑笑,眼神里满是厌恶和苦涩。

  “骚包生下我后就厌倦了和流氓的生活,于是他们离婚了,我被判给了流氓。”

  “过了几年流氓再婚,开始盘算着怎么把我赶出这个家。

  “一开始继母对我还算不错,但在她怀上流氓的的种后开始和流氓一同盘算怎么把我赶走。

  “他们在赶走我之前还想从我身上捞一笔。所以最开始是把我卖给人贩子。

  亚奇喝完一瓶接着一瓶,目光越来越颓废迷离。

  “后来我终究是逃了,这两贱人也受到了警方的谴责。于是他们收敛了两年然后又继续了。”

  “这次他们把我卖给了一个局长。”

  亚奇以手掩面,似乎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个局长是个恋童癖,要是被他买去,我的一辈子都毁了。幸运的是我逃了出来。

  那年我大概是十二岁吧,四年前。”

  我看着亚奇越喝越多想要夺走他手上的酒瓶,但看他的状况终究是不忍心。唉,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十二岁是找不到工作的,记得当时我是找妇联,找到已经改嫁的母亲。母亲念在我是她的儿子还是给了我一些钱,我用这些钱租了间十分廉价的房子,然后用买了一把吉他。通过妇联的沟通家里人愿意支持我读完初中,但是从此与他们亚家再无关系。

  “有幸的是我碰到了一位好心的奶奶,让我帮她打理店铺,按月给工资。我就在那里打工,直到老奶奶去世。”

  “然后我开始学吉他开始唱歌,跌跌撞撞的活到了现在。”

  亚奇放下最后一个空瓶子,靠在椅背上许久未出声。

  “……我记得你说这是你第三份工作,但我觉得应该不止这些吧。”我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

  亚奇费劲地睁开眼看着我,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辛酸的笑容。

  “算上来,我打了五份工了。”

  不等我表示惊讶,他掰着手指认真地数着:“周六早上肯德基,下午公园卖唱,晚上酒吧驻唱;周日早上送快递,下午两份家教,晚上酒吧驻唱。

  “哦,对了,平时放学的晚上仍是在酒吧驻唱。”

  忽然亚奇猛的挺直身板,双手交叉一扫酒醉的颓废,目光炯炯:“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每次都考第一吗?”

  “因为第一名有奖金,500元。”

  “相比于其他工作,这个明显赚钱快多了,而且还有福利。比如可以申请免作业,上课睡觉什么的,所以说读书是最轻松的。”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感慨一下。”

  “每天晚上省掉的写作业时间我都用来打工,这样赚得钱就多了。”

  “你家里有钱我知道,所以很多东西你不能理解。你可以荒废学业没关系,不管怎样还有父母替你撑腰。”亚奇垂下眼帘,声音有些哽咽,“而像我这样没钱没背景甚至没父母的人,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

  话说完后我们两个都没有人吭声,我默默的思考,咀嚼着亚奇的话。敢情今天他又给我上了一课啊。我站起身来,把手搭上了亚奇的肩,对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我懂了,兄弟。”

  “今天以后,我会好好地改变自己,相信过了不久,一个全新的龙旭就会站在你面前。”

  亚奇抬头对上我炽热的目光,忽然无力地倒下。

  “哎哎哎你这家伙刚才是打了鸡血了吗!?讲大道理时整个人神采奕奕的,怎么就……喂喂!不要吐我身上!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