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的没有酒后吐真言的一幕。不过我也收敛了,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又何必逼他说呢。我又不是查户口的对吧对吧。那次事件过后我们又回归到了以前,该唱歌的唱歌,该收钱的收钱,很少再有矛盾。不过有一天这个闷骚亚奇竟然请我去喝酒着实的把我下了一跳,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x看正版/章k)节mM上r酷匠UP网n

  这星期的周六唱完歌后,亚奇带我进了公园附近的酒吧,招手叫了几瓶喜力。我看着桌上的酒忍不住打趣:“不会像上次那样,你点单我付钱吧?”上次亚奇在这里点了一箱啤酒喝了没几瓶人就没影了,还是我和我哥们硬着头皮把剩下的分完然后各自搀扶着回去,酒钱自然也是我付的,不仅费钱又费精力呀哟喂。亚奇见我皱眉连忙表态,嘴角也是难得的笑意:“放心,这次,我请。”

  “咦,今天赚了多少,怎么你那么大方?”

  我把那个红色的小箱子打开,里面零乱着绿的紫的毛爷爷,还有几个背面印着菊花的硬币。我把钱整个倒在了桌上,认真地数了数。

  “有四十几好像。”我一边把钱整理好一边嘀咕,“我们两个小时可以唱这么多首,真是难以置信。”亚奇默默地看着低头数钱的我,目光飘忽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四十几喝个酒肯定是够了,就我们两个能喝多少。”我抬头没有注意到亚奇的不对劲,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虽说这是我俩一起赚的钱,但是你会主动提出请客,还是非常非常难得的。今天看着心情不错啊,嗯?”我嬉笑地看着他。

  亚奇饮了一口酒,表情是罕见的认真:“这一次我是还你上次的人情的,还有,把你想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这样我就不会让你感到陌生警惕了。”

  他竟然主动招了?难不成今天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吗?竟然让闷骚做出了这么多件不可思议的事。我下意识的望向窗外,这时的太阳正在公园的树冠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亚奇见我望着窗外一脸弱智样,忍不住开口:“怎么?”

  “亚奇,我们这个方向是东还是西……”

  我们收摊的时间大致是下午五点钟,在算上走路和聊天的功夫,现在也到晚餐的时间了。我们就干脆在酒吧里顺便点了餐吃,反正那些钱应该是够了,不够有亚奇垫。吃完饭的我们开始正经地喝起酒来,然而亚奇却迟迟不爆料。我也不好意思催,只好闷头默默地喝。亚奇却始终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次不会什么都没捞到,又喝得醉醺醺的回去吧。我心说不好,下意识的放慢了喝酒的速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