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庭背景什么的,第一次见面亚奇就把我分析透彻了。怎么看也都知道我是一个刁蛮的富二代。而亚奇,我只知道他每天要打很多的工,但他家境如何,家庭关系怎样,他是从来都不和我交流的。他就像谜一般的存在,令我捉摸不透。

  于是我放弃了对他的调查,但是和一个人长时间的接触但却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而自己却已被看穿得透透彻彻,这种感觉久了也会不自在。我开始慵懒地应付周六下午的活动,甚至继续了和那些狐朋狗友的联系,在酒吧的窗户上看着亚奇孤寂的背影开着不着边的玩笑。

  “龙哥,之前听别的兄弟讲你对这小子一见钟情,还特意跟他一起唱歌,最近怎么不干了?”

  “谁说我对他一见钟情了?那时不过没钱就利用他赚些小钱花花,然后顺便物色几个妹子,好当你们未来的嫂子罢了。”

  窗外的亚奇孤身一人的在空地上卖力的唱着,排队的人只增不减。谁利用谁?没有我人家还可以赚得更好嘛。自己自作什么多情,偏要死皮赖脸的去凑一块。他一个人,统领整个公园,那感觉多好。我仰头饮了几口啤酒,脑子里闷闷的不是滋味。呵,我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什么?战略合作伙伴吗?忽然窗外传来几声混乱,我探头,只看见排队的人渐渐散去,几个穿制服的人上前掀了摊子,没收了那个用来装钱的红皮箱子,一如之前顾客刁难的局面。亚奇木然的站在一旁,提着吉他的手不由握紧。城管们把洗劫的东西运上车,一个领队模样的上前对亚奇教育了几句。亚奇耷拉着头,看不清表情。

  “龙哥,这伪娘被城管训了唉。”边上的哥们兴灾乐祸地说着。我烦躁地把脸一扭,眼不见心为快。不知怎么眼前却浮现亚奇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现在他的心里,应该是很难受很绝望的吧,毕竟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过两次了。一瞬间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愧疚感环绕在心头,强用酒来消愁的心情五味混杂。还说什么兄弟,有你这样当的么?就算他不拿你当兄弟,但也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啊。我在心里暗暗自骂,但始终是犹豫不定是否该冲出去安慰他。现在安慰有什么用?该放弃的已经放弃了。脑内有个恶毒的声音支配着我的思想让我放弃,最终决定继续在酒吧买醉。

  我和哥们喝了不知有多少酒,忽然有人叫道:“龙哥,那个伪娘进来了。”

  亚奇也会来酒吧,逗我吧。我不经意的偏头一看,连忙打了鸡血似得缩了缩头。要是被他看到我不帮他解围还在这里看戏还不和我绝交。我躲在椅子下看着亚奇推开门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正好隔着我的位置差不到五排桌。情急之下我从桌子底下穿了过去和对面的哥们换了个位置,至少有个人可以遮着脸偷窥还不用扭头扭得脖子抽筋。

  我看到亚奇叫来一箱喜力,看来是打算一个人借酒消愁了。这还真是敢玩,虽然我也喝酒,但我最多也是喝个两三罐,连这一桌六七个哥们也就喝个一箱,倒不敢真的一醉方休。虽说亚奇也是在酒吧干过活的人,但上次连喝一小杯的酒都不肯,这次怎么就一箱玩这么大!

  不会受了打击疯了吧。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从箱子里拿起一瓶酒起开,仰头就开始猛灌。这样的喝法连平时总在喝酒的哥们都甘拜下风。说实在,这是在灌酒,不是在喝啊!

  亚奇灌完一瓶换一瓶,除了起开起子的时候有停一小会儿,灌酒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停过。这样喝会死人啊!我心说不好,再三思索还是起身向他走去,要是真的把胃撑破了,可麻烦就大了。

  我在他的对面坐下,夺过他手中的酒,犹豫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亚奇也是不说话,伸手又向箱子掏了一瓶准备起开。我慌忙夺过那瓶未起开的酒,他还是不反抗,只是机械性地继续往箱子里掏。我急了,弯腰把整个箱子拖到我的脚下,见没酒可以掏他开始向我手中的两瓶酒发起攻击,我死死地护住就是不给。不经意间我的目光对上他的眼眸,血红血红的,看上去有些不寒而栗。

  “够了没!”我忍无可忍地大吼,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亚奇完全对我不理会,甚至站起来对我臂弯里死死护住地两瓶酒进行下一轮的攻击。我一边用手臂圈住桌上的酒,一边用脚护住地上的酒,手脚并用,终于使他败下阵来,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看着我。

  .酷S匠网b7首H发0&

  我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最后还是把那瓶起开的酒还给他,自己也拿起另一瓶酒来压压惊。亚奇举起酒瓶,垂下眼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