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次卖唱

  自那以后,我开始跟着亚奇卖唱。他的态度还是像刚见面时那样不温不淡,除了唱歌,似乎就没有与我说过别的话。至于唱歌时和我的交流也是仅限于一些恶俗的歌他不想唱的时候,特别理所当然地要求我去唱。于是我因为唱《忐忑》而面部抽筋了一星期,导致上课时老师都无法忍受我狰狞扭曲的面孔而被赶到教室外听了一星期的课;因为唱《浮夸》而差点断气,又因为粤语不准差点闹事,所以说这段时间我过得既痛苦又痛快。后来亚奇对规则做出了调整,新添了“一首歌一日限点一首”,以及“十大恶俗歌曲”,这个定下后刁难的人少了很多,却仍然不减少客流量。不过生意越是好做亚奇就越是收敛,最后就变成周六下午三点到五点两小时的时间在公园卖唱。我也曾劝他延长下时间,不过他却对我的劝说不理不睬,一度让我有一种只是单纯利用我的错觉。直到我们一起唱歌了很久以后,我才渐渐找到答案,慢慢的揭开了笼罩在他身上令人有些看不透的迷雾。

  我是属于富家子弟的那种,习惯花钱大手大脚,总是让毛爷爷在吃喝玩乐中付之东流。亚奇却是相反,每次唱完歌他便把钱箱打开,认真的把里面新旧不一的一块钱五角钱一张张的放平。起初我对这叠毛票不屑于顾,认为赚不了几个钱,后来在我们合几次作后一难得起数了数钱,竟然发现这叠毛票的数目已经快接近五十元。没想到唱两个小时的歌就能赚这么多……于是我陷入了赚钱很容易的想法中,直到亚奇开口打破我的幻想:“你以为赚钱很简单吗?赚小钱自然是很容易,可是要赚大钱就难了。”这天过后的好多个星期六,我才渐渐明白这句话的内涵,其实卖唱也不容易,你的嗓子也会有唱哑的时候,客人也不是每一个都规规矩矩。曾经有一个客人要求我们唱那种略色情的歌被我们拒绝后,竟然打电话叫来城管。城管过来掀了我们的摊子,没收了我们唱干喉咙才赚来的钱。我们背着吉他逃之夭夭,站在远处看着离去的人群暗自神伤。亚奇盯着城管远去的车子,目光中疲惫而又不甘。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强颜欢笑:“这么多个公园,我们,换一个吧。重新开始。”亚奇长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去,留下我一人孤单站在原地。目送着他落寞的背影渐行渐远。我知道他是对我们努力半天的劳动成果感到心疼,但是又束手无策的不甘。因为此时的我也是如此沉重的心情,没想到相处这么久的我们已经与彼此的心连成一线,心有所感,心有灵犀。只是我和他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人,因缘而聚,在水一方。

  公园卖唱是我和亚奇仅有的接触,剩下时间我们各走各的,对彼此的生活并不了解。我照旧每星期刷新着旷课记录,成绩仍然是徘徊在及格的边缘。想想曾经也是有那么一个念头想好好读书,但不管怎样变坏永远比学好容易,所以就这样放任自己沉沦,荒废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数年以后的我才逐渐明白了这一点,但已经无法挽回了。就像是那一年亚奇的死,就算悔恨万分却不能起死回生,只好藏在心里成为最无法言状的疼。

  ?酷匠网正w版首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上邪 说:

这里新人三疯!(๑•ั็ω•็ั๑)初次在酷匠上写文,请各位多多指教!求撸撸~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