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翔知道这个时候是一定不能松口了的:“你有本事就弄死他!让我看看法律是不是对你们来说是虚设!”

  “呵呵!”那头的人直接不说话了。

  林天翔见对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另一个男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这很明显是换人了。

  这个人的城府心计要比刚才的人强太多了,他开口说道:“你要是真不在乎林志的死活,你就等着给他守尸吧!再见!”说完那人根本就不给林天翔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刘奇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对着手下头马说道:“弄个断肢给林天翔送去看看!”

  “知道!”

  林天翔同样也是深深地捏了一把汗,他知道对放后面换上的人应该才是他们的头目。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要干嘛,他暂时还没有猜测出来,要是简单地劫财不可能有人胆敢来绑架他的儿子,那岂不是等于在找死!

  他没有再把电话给打过去,他知道那样只能让对方的人更加嚣张。没办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另一面派出自己的手下去打探消息。

  陈越还在睡觉的时候就接到了姚摆带来的电话,他开门见山就说:“陈越,我们家大少爷出事了!就是在你们那里回来之后。”

  “林志出事了,姚叔你说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啊!“陈越一心林志出事了还是蛮担心的。

  姚摆给陈越说了一下林志被绑架了的事。

  陈越当即表示他会竭尽全力帮忙救人的。他发动了所有自己的手下去找人。

  这边还等不到他们把人找出来,绑匪那边的警告就下来了。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林天翔办公室里不知怎么被人进来的,当他和姚摆进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办公桌上面摆着一个小盒子。盒子上面画满了鬼脸,外包装上还带着血迹。这一看不用想就知道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板,我去打开了看看?”

  “去!”

  姚摆打开盒子,一截血淋淋地断指映入他们的眼帘。

  “这是少爷的?”姚摆下意识地反应道。

  林天翔的第一感觉也是这样,但他是一个凡事都沉着冷静的人,他仔细看了观察了几下子这个盒子里面的断指。经过他的判断,他敢确定这绝不是他儿子的。

  “拿去扔了吧!”林天翔直接开口说道。

  “可是,这…”姚摆支支吾吾的说道,那意思分明不言而喻。

  “不用多想了,这不是林志的!”

  这次的恐吓并没有就把林天翔给唬住。但来自对方的恐吓并没有就此结束。

  从这一天起,林天翔家门口每天都会受到类似的东西恐吓。一般都会有血淋淋的猪头挂在他们的门前,林子雨有好几次都被吓着了。

  林天翔他们住的这样的小区都是有保安设施都是很齐全的,这就真搞不懂这些人是怎么绕过安保把这些东西弄进来的。

  “爸,这可怎么办是好啊?弟弟现在还没有消息,每天早上起来一开门就看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我都被吓着了。”林子雨说道。

  “不用怕,我已经调查这段时间小区里的监控了,相信很快就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了。”林天翔安慰着女儿。

  经过他手下人的调查监控终于发现了线索。根据监控上的显示这是一个年轻人所为。他作案的时间每天都不一样,没有什么固定的规律可寻找。

  林天翔当即就派出人成天24小时轮换着蹲这个作恶的家伙。

  陈越就是在这里带人守着的一批人。

  “越哥,你说这能逮到他人吗?这都晚上几点了。”张方犯困地说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正是人睡觉的时候,而他们却还要在这里蹲人。

  陈越这么做不是为了利益,纯粹是为了能找点把林志从劫匪那里解救出来。根据他们的推理,经常在林天翔他们家出没搞恐吓的人应该就是劫匪那伙中的人。只要把这个人抓到了,就有可能把那伙劫匪给找出来。

  “慢慢等着看吧!毕竟林志是我们的兄弟呢,不为别的就为兄弟我们的付出也是应该的!”陈越仿佛关羽在世义薄云天。

  “切,你还有这么义气的时候啊,我以为在你的眼里就只有利益呢。越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怕林志死了没人陪你坑游戏去了!”

  “你会不会说话呢,怎么说话的!”陈越笑骂道。

  到了凌晨4点的时候,然而就在他们两个互相叫骂着对方是傻*的时候,一个鬼鬼祟祟地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敏锐地陈越早就发现这家伙了,看他的长相和监控里面显示的完全不一样,不过有一点倒是相似地,那就是他们走路的姿势。由此,陈越可以断定这人绝对是带了人皮面具。

  “咳咳,注意了!”陈越提示手下的人要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

  “收到!”

  所谓敌不动我不动吗,陈越让他们先是按兵不动,等他作案完毕之后再动手。那个时候应该是他最得意和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所以可以在那刻出以关键的一击。

  陈越他们就静静地看者他在林天翔他们家门口涂满了鬼脸之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几个血袋子,他弄破了血袋把血洒满了林天翔他们家门口周围。他布置完了这一切之后,林家大院门口已经被搞得像是阴森鬼宅一样,四周充满了血腥恐怖的气息。这人估计是这样做屡试不爽外加本身可能就有些心理变态,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居然就在林家的大门口跳起舞来了。

  “**”周雄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句。

  ,酷匠*网q3首Wn发h)

  陈越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好在那人太过于沉醉在自我的娱乐世界中并没有听到周雄的这一声叫骂,估计刚才要是让他听到了肯定会跑。

  “准备动手!注意看我手势。”陈越向大伙儿吩咐道。

  大家统一点头示意自己已就位。

  就在那家伙插着兜哼着小曲儿泰然自若地朝小区门口走去的时候,陈越一声令下:“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