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扬,这个人你认识吗?”陈越看着陈喜玺问道,他觉得陈喜玺或许和他有什么仇。

  “没有呀!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陈喜玺想了想说道,其实她知道易扬一定是盯上了她手上的那个东西,但她不方便对陈越他们说出来,那是为什么大家都懂的,毕竟好东西人人都容易眼红嘛。

  陈越不是傻逼,他当然能想明白易扬是为什么要找上陈喜玺的,只是他知道要想从这些地头蛇手上把他们看上眼的东西要过来那简直无异于是在痴人说梦。

  “你接着说,你今天又是来干嘛的!”陈越没有再纠结这个叫易扬的人的问题而是继续深究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问题,他其实已经大概猜到了一半,只是想要从他嘴里得到验证。

  “易扬今天又逼着我来偷一样东西,还是从陈喜玺这里。”他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陈越皱着问,他想挖点东西出来,他感觉陈喜玺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这…”

  “你不用说了!”陈喜玺赶紧阻止了他开口。

  陈越他们几个人也没有硬要让着他说,毕竟陈喜玺自己都发话了,肯定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事情。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你知道的都老实交代出来!”周雄一个巴掌拍在他的肩上,把正想要起身站起的地上这个家伙一下又按在了地下。

  “大哥些,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啊。要不你们把我送派出所去吧,反正我也被你们抓住了在这里忍受折磨还不如直接进里面去了,我就一个入室行窃未遂我还不信我还能被枪毙了?”

  “我们哪里折磨你了?你可给我们说清楚了!”李梦雅一脸气氛地说道,这显然是在污蔑好人嘛,他们只不过是让周雄扇了他几个耳光而已。这要是遇到那些脾气超爆的人早就被这样的贼人给削死了。

  “你们这是对我在进行精神折磨知道吗,这是精神上的真实伤害你们懂吗?”

  这时候陈喜玺开口了:“懒得跟你理论,你不就是想要我们放你走吗,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拦着你的!”

  “喜玺,你就这么轻易地放他走了?”

  “没事儿,我已经知道东西在哪里留着他也没有什么用呢。”陈喜玺颇有些城府地看了陈越一眼。

  陈越会意,他说:“行!你可以走了,不过你可不要骗我们哟,虽然我们读书少但是对于抄你家这样的事情还是挺6的。”

  “不敢,不敢,大侠,我就是骗谁也不敢骗你啊!你的为人品质令我深感佩服,我怎么会欺骗我偶像呢?况且我这辈子从来都不骗人,真的!”他一服信誓旦旦地说道。

  “呵呵,真的没有骗我们?”陈越再次开口重复了一句。

  “千真万确呢!”

  “行!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陈越下了通行令。

  “那我走了!”

  “给他松开。”

  张方和周雄他们几个得到陈越的指令立刻就给这家伙松绑了。

  这家伙也真是不客气,站起身来抖动了一下身子,感觉活动好了后迈开步子径直就走,心里素质那叫做好!

  “走了,你们就不用送我了。”

  “当你是谁了,少在这里装,立刻从眼前消失,否则就别走了!”张方恐吓他道。

  这货依旧步伐有条不紊地走着,丝毫没有把张方恐吓他的话放在心上,就像真的把自己当作了是陈越他们的贵客一样,一点也没有当自己是俘虏的觉悟。

  陈越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心理素质有那么好,他决定吓唬吓唬这装得虎的b。

  “站住!”

  这家伙听到陈越突然的一声命令,原本迈得很稳健的步伐一下子竟然差点跌倒了,他带着点颤音似地说道:“啥?大哥你可不能反悔啊。”

  陈越和大家顿时都被这家伙给逗乐了,原来这逼还真是装得一手好逼呢。

  “哈哈,谁说我不让你走了,瞧你被吓得那鸟样!”

  “大侠你就不要逗我了吧,我走了。”

  “停!告诉我你叫什么!”

  “李哲啸。”

  见李哲啸走出了一段距离后,陈越立刻掏出手机给下面的人打去了电话:“跟上!分几批人,不要上他的当了,这家伙挺狡猾的。”

  “喜玺,你的东西真是被他拿走了的吗?”

  “是啊,我确定。越哥你只要帮我让人盯着他就是了,我觉得东西很有可能还在他手里,不知道被他藏在哪里去了。”

  “我不这样认为,我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就凭他自己我觉得他是没有动机理由这样做的,而且也没有这个胆量。”

  ';酷匠网"m唯一tT正&☆版^,$其《他n《都是}“盗版

  “越哥,你就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话已至此,陈越无须再多言。

  陈越让人一直跟着李哲啸,这小子果然跟个狐狸一样狡猾。他东绕西绕地借着对这里地形熟悉的优势,硬是甩开了陈越派出去的几波人。好在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终楠爵带着的那一组人成功跟上了。

  楠爵带着人跟在李哲啸的后面走发现了李哲啸在这座县城的落脚点。他们立刻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了陈越,陈越得知之后大赞一声干得漂亮,接着他就让其他跟丢了的人全部火速去楠爵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分散开集合。

  他要让人蹲点在李哲啸家的周围,他家这下是四处都布满了陈越派去的人。李哲啸虽然狡猾但应该没有警惕到这个程度的,主要是他不会想到陈越这么个外地佬居然会带这么多人来办事。

  陈越最终把人分布成了两批,两班子人轮流守着,就啥事儿也不用干了就监视着李哲啸的一切动态。哪怕就是李哲啸去上了厕所也逃不出陈越眼线的视野。

  李哲啸就像是感受到了周围有一群狼在盯着他似地,这几天都不曾踏出过家门一步,简直可以说是警惕到了极点。凡事凡人都会有纰漏,这天李哲啸终于按耐不住出门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