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东西就是在前不久被他偷走的,这张照片是我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到的,不过你要是把真人放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能认出他来的!”陈喜玺沉思着说道。

  “那看来只能拼人品了啊!不过,我一直相信我的运气的,放心,信越哥贼稳妥!”

  “你就得了吧,你先把人给找到了再说吧。”

  席间无语,吃完饭后他们三个在街上随意小转了一会儿之后就回下榻的酒店了,毕竟关于这个城市传闻总是那么的恐怖,陈越他们先前还没有感受到。当夜幕降临后,天空失去了颜色,黑暗笼罩之下的SZ县大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在路上走,大家似乎都很害怕碰上恶徒各自躲在自己的家里面,那样才是最妥当的分子。

  其实这些穷凶极恶之人大多数都是来自他们SZ县本地的黑社会分子。这里是一个黑社会分子及其猖獗的地方。黑社会分子并不是那么特别的可怕,在这些黑社会的背后还存在着一些极其古老的恐怖组织连着一些大财团的支持,这样才让他们敢如此嚣张!

  陈越他们回到酒店之后互道一声珍重之后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李梦雅和陈喜玺住在同一个房间,陈越一个在自己的房间里把该安排的事情都好做好了之后就不知道该干嘛了,毕竟长夜漫漫。

  陈越已经给张方他们打过了电话,让他们把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立刻带些人来SZ县。张方他们这些天还不知道陈越到底干嘛去了,虽然陈越在离开之前把一切都给他们安排妥当了,但陈越不在他们仿佛失去了主心骨一样,除了机械式地做事之外,他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

  酷匠zs网永q$久#免s¤费:看小p!说

  这下接到了陈越的电话之后他们正好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陈越让张方简单地汇报了一下近期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一切该做地都做完了陈越实在闲得“蛋”疼了。

  这酒店的房间里见没有一间有电脑的,陈越的手机也没有电了还在冲着电,他手上就没有任何可以玩的东西了。习惯了每天闲时间就上互联网的陈越,找不到一个不让自己上网的理由。他是真的有点犯网瘾了。

  然而就在陈越万般无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叮叮咚咚”地敲门声。这大半夜的谁会来他啊?陈越听到有敲门的声音响起下意识地就警惕了起来,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摸了摸,发现居然不在。这他才想起来这两天坐了两趟飞机都要过安检的,他的手枪早被他下在自己的家里了。

  不过这没有关系,陈越今天在街上逛的时候是买了一把匕首的,这把匕首看起来倒是挺锋利的只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看来今天晚上似乎就有让它一展雄威的时候了,但愿不要让这家伙给坑了才是。

  他一只手拿着匕首背在自己的身后,几步就迅速走进到了房门的位置。他本想借着门上的猫眼先侦查一下门外来者何人什么情况的,但该死的是这破酒店居然门上没有装猫眼,怎么说也是SZ县最一流的酒店了,防盗门上居然没有装置猫眼。陈越都些怀疑这是不是酒店故意的了,这样好方便酒店方配合那些穷凶极恶地分子共同进行犯罪之后再进行分赃,甚至他还觉得这酒店就是一个圈套,是那些法外狂徒自己开来专门为自己犯罪提供方便的。

  每当他们看上了哪位有钱的客人或者有姿色的女客人一到了晚上就开始实施犯罪。不然,这罪恶之城的称号是从哪里得来的,想到这里陈越不禁有些担心起了李梦雅和陈喜玺的安危来,她们可都是很有姿色的女客人啊,要是被这些个穷凶极恶地歹徒盯上了肯定是又劫财又劫色的在之后就…到时候后果恐怕一定是不堪设想的,虽然她们和陈越暂时只是一个合作关系就互相帮忙找人而已,但好歹他和陈喜玺也是做过一夜露水夫妻的,还夺了人家的初夜。

  陈越帮她找人除了想要从她那里知道小宝的下落外还有就是因为他内心觉得很是亏欠了陈喜玺的想找个方式补偿她一下。不然已经知道了小宝大概去向以陈越他自己的关系和手段还是能从其他渠道得知到小宝的最终去向的,这些手段就好比是找个和王大姨有关的人那里刑讯逼供,或者作为一个黑社会分子的他绝对能做出直接把王大姨还留在陈喜玺她们家大院子里的王大姨亲哥王大爷给抓来了作人质的事。他就还真不信王大姨会不乖乖地带回来小宝交到自己的手上!

  所以他做一切都是为了陈喜玺和李梦雅,他不想她们在这里出任何一点的事情。

  就算这些都不说,他和李梦雅还是朋友的,陈越拿他当自己的“干妹子”看,他可不想肥水流了外人田。

  当然了这些都是陈越内心独白的想法,很有可能还是他自己想多了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如果门外来的真是传说中那些作奸犯科的人自己应该如何脱身出去,这样才有可能营救出或许已经遇难了的李梦雅和陈喜玺来,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这严重了。

  “谁?”陈越很是警惕地问了一句,同时把自己的耳朵竖了起来想从门外说话的声音上判断他们是否是坏人。

  门外无人响应。

  这房间是没有窗户的,陈越想要从房间里出去的唯一途径就只能从这个房门出去,他不得不佩服那些法外狂徒的手段高明,这也都算计到了。

  没有办法的办法,陈越只好试图把门打开,然后趁开门的那一瞬间就出手达到一个出奇不意的效果,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陈越能逃出去的关键一击。

  当他把房门的那一刹那,他一拳就照着外面的人打了出去,然而就在他的拳头快要贴到人脸的时候他一下就把自己的这一重拳给收住了,真的差一点就要打上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