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想想也可笑,自己突然一下就成了他们的帮主,你让那些在炎帮几十年资料还只是个小头目的人如何去想?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天大的本事可以拿出来,唯一拿得出来的就是炎帮帮主代代相传的金匕,这样想想他们不服自己也是应该的。

  不过好在陈越压根也没把帮主这个位置看在眼里,他当时肯同意黎忘情做这个帮主位置完全是看在钱的份上儿。那个时候的他们真是被钱给逼急了,面对产业倒闭加上还拖欠了一大笔企业债,他只有别无选择地踏上了这条道。

  陈越这天正在沙场的办公室里研究这半年来的收益,除去各种各样的费用,自己和张方他们几个一人可以分得好几十万哩,想想这陈越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他喝了一口咖啡,指着手上拿着的财务报表对着张方说道:“哈哈,这下我们赚大发了,这才半年不到了,一人就可以净赚几十万哩,一年就是200万承包这个沙场也划算啊!”

  “越哥,这可千万不能这么说了,我觉得给村长那个老不死的弄死了一年20万就可以租下来。”张方听见一人赚了几十万也乐呵了,不过他比陈越还要贪心了,巴心不得一年可以不付出任何成本费就收成更好。

  邱云也开口了:“此言差矣啊,不付出成本怎么会有收获呢,社会是个复杂的食物链,每个人在这个食物链中都充当着不可或缺的一环。”

  此言一出,在场的陈越张方周雄三人都被惊呆了,三人同时惊讶地问道:“邱云你被妖魔附体了啊,什么时候一下变得这么深沉了?”

  “no,no…”

  Ww酷☆;匠%c网首`发=(

  正当邱云想要和他们再辩解的时候,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正是上次跟随陈越和张方连着楠爵和阿奶一起回来的李梦雅。

  “梦雅,有什么事吗?”陈越开口问道,这个时候快要到饭点了正是李梦雅这个“煮饭阿姨”应该忙碌的时刻,要说来找他们聊天扯淡不该是这个点啊。

  “我是来向你辞行的!我要走了。”李梦雅淡淡地说道,似乎还是有一点悲伤的,几个月以来她和陈越他们相处得很愉快,一时要离开还真有些舍不得。

  “去哪儿?”陈越问道,他心想难道是自己开出的待遇太低了,李梦雅想要找理由涨工资。

  “上学!我想通了,我要回去继续深造,考研,接着读博士…”李梦雅一口气说完了她的一番宏图大志。

  陈越他们几个听得真叫蛋疼,在我们面前提这个真的好吗,这特么的不是欺负我们读书少嘛!

  “咳咳!”陈越干咳一声打断了李梦雅的宏图大志论,他开口向李梦雅很是真诚地问道:“你现在回去读书还回得去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离开了学校这么久,真要再深造也只有读成人自考了,听说自考读出来的社会认可度也不高啊,还不如继续留在我们这里工作,放心你踏实地干下去,我一定给你涨工资…”

  “越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还是个学生啊,开学了就要回学校继续读书,不过学校早就开学了,我学习成绩太好了,辅导员和老师们特别批准了我提出的提前出去实习的申请。”李梦雅同样打断陈越以一副尖酸刻薄的老板形象继续要发言的意思。

  “我在社会上实习的这几个月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一个硬道理:这社会是一个靠文凭的社会。文凭低了连门槛都迈不进去,现在的大学生遍地都是,光靠一个本科学历在社会上完全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我要读研还要考博士,这样才能走在社会的前列。”

  “那你这不是鄙视我们吗,我们可就一个高中文凭呢!在你的思路中我们岂不是都已经被社会淘汰了啊。”陈越假装很是生气地说道。

  “越哥,你不一样啊,听说当年你可还是当地的高考状元呢。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既然你能做一个状元相信你也可以在其他方面做状元,读书出头说的是我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弱女子!”李梦雅赶紧安慰解释道。

  “那我呢,那我呢!我可不是什么高考状元。”张方这个时候也急忙插嘴上来了。

  对于张方,李梦雅才懒得多说什么呢,直接忽悠一句道:“你和世界不一样!”

  “…”张方顿时满脑子黑线。

  周雄和邱云本想插嘴,看李梦雅这态度就知道她是她的世界里只有陈越,也只好赶紧把嘴巴给闭得死死的。

  见没有人说话了,李梦雅今天就像一个话叨子一样继续开口:“其实我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都,四处游走体会人生,体会青春,到了CQ市,没想到在那里的KTV做普通的服务员居然遇到了那样的事情。好在遇到了越哥你们,我这让我一向习惯了在父母羽翼下成长的我,一下理解到了父母在社会上生存的不易。同时这也更加坚定了要做一个女强主义者的决心,女人要自立自强才符合新时代女性的要求,一味做花瓶只能活该被女人抛弃!”

  陈越他们四个对李梦雅前面说的读书出头论皆是嗅之以鼻,但对于她说的新时达女性要自立自强他们绝对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这女人太特么的符合男人的思维口味了。

  “虽然我这次出来的经历要让知道了做父母的不容易,但他们再怎么也不应该对我逼婚啊,他们一心要把我介绍给我爸公司领导的儿子,说是找个金龟婿顶我少奋斗20年。我现在还读书呢,他们就逼着把我嫁出去,还说是机不再失,失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就算我没有上学了,我也不会嫁给那样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的,更何况那样也不满足我要自立自强的自我要求,我才不要做别人的花瓶,所以我一气之下就趁着他们放松的空当跑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