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宇哥虽然自己也很佩服自己,但被何康看得他汗毛不禁都竖了起来,他赶紧转移话题道:“滚蛋,你这个死玻璃,你还是赶紧给我汇报有关林天翔的资料!”

  “噢,是这样的...林天翔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林志,女儿叫林子雨,其中林子雨是姐姐...”

  京城,军区大院内,某住所。

  “啊呸!谁特么的在念叨我呢!”林志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叫骂道。

  “叫你多穿点衣服不听妈的话,这下感冒了知道厉害了吧!”说话的是林志的妈。

  林志很是调皮,他才不会乖乖地听妈妈的话呢,他犟嘴道:“你看姐姐穿得才就暴露了!”

  “胡闹!滚去打你的lol吧,少在这里碍眼。”躺着也中枪的林子雨一巴掌就扇在林志的脑袋上,他们三个正在织毛衣呢,林志就是充当个打酱油的角色。

  ......

  当陈越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女人的房间里,因为房间里很香,而且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

  “你醒啦!”夏丹丹见陈越一下就惊叫了一声。

  “我这是在哪儿啊?”陈越条件反射性地问答。

  “你特么的不是废话嘛!当然是我房间啦!”夏丹丹很为陈越的智商着急,其实他不知道陈越是在明知故问,调节一下气氛而已。

  “我睡了多久了?”

  “三四天了吧!”夏丹丹报了一个约数。

  “我记得我和人打架,然后被人砍了一刀,那刀上有毒,接着我就晕倒了,我特么的怎么跑到你家来了?”陈越回顾了一下前情不解地向夏丹丹询问道。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向姐姐发问了,那么姐姐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陈越出事的那一天夏丹丹正好从家里出来找陈越,原因是夏老头子又开始念叨他对象的问题,夏丹丹没有办法又出山去找陈越了。

  可她找陈越找得很辛苦,去他家里和工作的都找过了,后来听说陈越住院了她才在医院找到的。

  陈越住的正规医院居然没有解他身上的毒,说这是一种疑难杂症,家属们还是早点做好料理后事的准备吧。这下子可把张方他么给急着了,越哥如果就这样死了的话未免也太憋屈了吧,混江湖的被人砍死很正常,可这样就手上被划了一刀中毒死了这哪门子事?

  就在张方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我们的女侠夏丹丹带着他的贴身侍卫孟晨曦大叔就现身了,她听张方他们说了之后立刻就让他们去给陈越办理出院手续,直接转到他们家的医院去,包治百病。

  张方他们也没有多想,反正也说没救了,医院也很干脆地就给陈越办了出院手续。于是陈越被送到了夏丹丹家族的医院里,本来家族医院是不对外开放的,但有夏丹丹这个千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陈越被安全送达了之后,就被夏丹丹给遣送了回去,因为家族是允许放这么多外人同时进来。

  陈越本来应该是住医院的,但夏丹丹为了在爹爹面前显示她和“男朋友”的关系亲密,执意要让陈越在这闺房里养伤,反正住医院和住她家没有什么区别的,内部医生都是随传随到的,这些医生平日里也挺是清闲的。张方自然对夏丹丹很放心,心里也没有怀疑夏家的医院行不行,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这想法如果让清醒过来了的陈越给知道了,估计连杀了张方的心思都有了。

  陈越听到这里才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突然又想知道自己中的是何种毒了,他开口问夏丹丹道:“敢问女侠我中的是什么毒?”

  夏丹丹才没有好气地回答他:“我怎么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我又不是医生,不过你我听医生他们说你好像是被一种独门毒药给粘上了!”

  “好吧!”陈越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有水平点的东西呢,毕竟夏丹丹的天赋也就那样了。

  “你都不打算谢谢姐儿吗?好歹姐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夏丹丹吐了吐舌头问道。

  陈越一向是以厚颜无耻闻名的,他无耻地辩解道:“救我的是医生,又不是你,要不你去学医好了!”

  “滚!”夏丹丹嗔骂道。

  面对夏丹丹地微怒,陈越自然也不是那种毫无下限的人。

  “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我?”陈越依旧是明知故问。

  “不然呢?”

  “好吧,谢谢!”陈越由衷地向夏丹丹道了一句谢,态度很是诚恳。

  “谢谁呢,谢阿猫还是阿狗也总得有个名字吧?”夏丹丹冷哼一声。

  “谢谢你!”

  “我是谁?”

  “无所不能,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夏丹丹小姐!”

  “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陈越纳闷小姐不是一种尊称吗,难道叫小姐也有错?

  夏丹丹见陈越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地反应,她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自讨了个没趣,不过她继续得理不饶人地说道:“谢我什么呢?”

  酷匠9网首9发BA

  “谢谢女侠救了我的小命儿,还有这些天一直以来的照顾,还让我这个伤员睡了你的闺房,这简直就是我几世才修来的福分才对!”陈越嘴巴很是贫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嘛,小越子乖,听姐姐的话,姐儿时刻照着你!”夏丹丹摸了摸陈越的脑袋说道,像是在摸那啥。

  “不要摸我的头!没有听说过男人的头女人的腰摸不得嘛!”陈越态度坚决地不准夏丹丹摸他的头,主要是会把他的发型摸乱了,而且他总觉得这样挺不伦不类的,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小狗在主人爱抚着。

  “哼哼哼!我就要,我就要,我看你要怎样!”说着的同时夏丹丹对着陈越那飘逸的发型就是揉捏,本来就没有造型的发型这下更没有样了。

  “啊!你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陈越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生气就生气,我反正就要弄你的头发了,有本事你就摸我的腰啊,哼!”

  “算了,不跟你闹,一点趣也没有。”

  “谁才稀罕和你闹了。既然你醒了,收拾一下吧,等会我爹的要见你呢。”夏丹丹提醒道。

  “额,好吧!我先去洗个澡。要不要一起?”

  “滚!”

  陈越觉得自己在别人家住了这么久,不去见见人家家长实在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怎么也说不过去不是?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依旧惯例似地被夏老爷子叫到了书房谈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