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在兴奋劲儿上了,突然他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马哥,你们怎么了?”带头的这人焦急地问道。

  “快点来啊!给我在弄死这里面的两个小人儿!”马哥大喊道。

  带头的人得令带着他的几个人连着马哥他们三个就杀回女厕所,“就是这两小龟儿子,给我往死里揍他们!”马哥极其狼狈地指着陈越和张方两个人。

  “哟呵?还叫来了帮手啊!”陈越冷嘲一句,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然可以很快地叫来人帮忙。不过,为了“除暴安良”他觉得值了,尽管怎么看他都是在玩着一个英雄救美的套路呢!

  “干死他们!”马哥大手一挥,几个人顿时一窝蜂而上。

  “越哥!我们咋整?”张方抄起了厕所里的一个拖把看着陈越问道。

  “当然是整趴下他们呢!哥就专治各种不服!”陈越很霸气地整出了一句台词。

  “咳咳,当然咯!治不了他们我们就要挨揍了!”

  “我咋看你,你咋就像一个逗逼呢!”张方嘲讽了他一句。

  陈越自然也不落下风,他挖苦张方道:“我看你长得咋就这么磕碜呢?”

  “球子!我们都要被干了,你还在这里损我!”张方埋汰道。

  两人是在互相嘲讽中和对面的一伙人干起来的,都这个时候了二人还不忘记斗嘴,他们也算是个人才了。

  “去你的!”陈越一拳就轰向了他面前的一个人,那人没有料到陈越的直沟拳如此精准,这一拳正中在他的鼻梁上,顿时这个人的鼻血就飞了出来。陈越没有给他任何可以还击的机会,他照着这人的下体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得有些下三滥,不过陈越一想到他们以多战少,还尽干那么低俗龌龊的事情,他也就释然了,对付什么样地人得有不一样地对待法,对待狗就应该要有对待狗该有的姿态。

  “啊!”这人中了这一脚之后痛苦地捂着自己的下身,战斗力瞬间全部丧失。陈越并没有乘胜追击,因为他无暇分身,他在对付这个人的同一时间自己身上也挨了好几下子,都是这些个阴逼小人做出来地事情。“逼人!”陈越大骂一句,他一个扫堂腿照着围在他周围的几个人一通扫,但他做有点傻逼了!

  地面上有点湿滑,他脚下一个没有踩稳,“咚”地一声,越哥极其狼狈地摔了一个狗吃屎在底下。“这地板是哪个设计的,哎哟喂!”陈越问候起了这设计厕所地板的人的祖宗十八代。

  3q看☆J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兄弟们!给我干死他!”马哥指着摔在了地上的陈越问道,他非常懂得趁其病要其命地道理,现在陈越摔在了地上,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情。他马哥,“江湖上”响当当的办事儿不讲套路的主儿。

  两个人冲了过去,很是迅速地一左一右把陈越给按在了地上,陈越被这两个壮汉控制得死死的,想挣扎一点用也没有。一个小人儿见机会来了,照着陈越的肚子上就是一脚招呼过去。这一脚踢得陈越肚子里的东西差点全部反胃了出来。

  陈越发出了“啊“地一声惨叫,不过他这是在提高自己的气势,他,陈越,一代硬汉,怎么可能叫疼呢?

  “越哥!“见陈越被”暗算“在了地上,被控制住了,张方大叫一声。他挥舞着自己手上的拖把,女厕所里唯一的一个拖把被他拿在手上当成了一个强力的大伤害武器,至少是一个远程伤害的武器,在游戏里他这个位置叫做ADC。

  “去死吧!你们这些牲口们!“张方大骂一声,他以自己为圆心使出一个无敌风火轮的招数,顿时围着他的一片片地倒下。

  “这是啥呢?“一人迷茫地看着张方表演。

  “揪啥呢!都给我上啊!”马哥叫骂道。此时地他终于从几个下属那里合着拼凑出了点衣服穿在了自己的人,终于是个“体面人”了。他现在就躲在人群的后面,不敢冲上去干,就在后面揪着。他自己不敢上他当然会让别人上的,等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去补刀,报刚才的仇。

  突然,他脑子一道流星划过,坏了!

  “那个女的你们看好没有?“马哥焦急地问道,刚才光顾着去收拾陈越和张方了,把这个最重要的问题给忽视掉了。他知道要是这个女的跑出去报警了的话,那他这一辈子就是彻底废了。所以他现在特别地着急。

  “放心吧!马哥!“刚才领头的人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道。”我派了两个兄弟把守着外面的大门呢,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他说得极其的夸张。

  “那我就放心了!“马哥点头说道。

  “给我废了他们,我给1万块!“马哥开出了一个诱惑条件来,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这些人都是些苦逼的保安族,每月的薪水儿就那么一点,一万块钱对他们说可不少呢。

  “还玩儿赏金呢!“

  再次看向张方这边,几个人在金钱条件的刺激下果然拼了,直接都不管张方心里不停挥舞着地拖把,硬是扛着伤害近到了张方的身前,没有了武器上绝对优势的张方自热扛不住几个人的围攻。一人趁着他的一个不留神,从他的身后勒住了他的脖子,接着向后一扳,张方就被弄倒在了地上。其他人见势夺过了他手里的武器—拖把斩剑,反过来照着张方身上开始不断地招呼…

  “张方!你们这些畜生!“陈越破口大骂,已经很久没有动怒的他,彻底的怒了。

  他“啊!”地一声怪叫,陈越直接把藏在腰上的金匕掏了出来,手里握着金匕的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就刺向了他面前的一个人,那人史料不及,陈越的这一匕首直接捅穿了他的手掌。

  出门在外,陈越本来是不想见血的,但是一旦就血了,他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的两个眼珠子瞪得特大,目光中极其凶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