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话?”张方问。

  “靠!亏你还是学文科的,连这个都不知道!”陈越对张方充满了鄙视。

  “滚犊子!你有屁就直接放!”张方破口骂了一句。

  “没听说过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吗?”陈越冲着张方说道。

  “J8!”

  两个人扯了会犊子,抽了一根烟好才恢复了正常的样儿。

  “我说张方,我们是不是该回家去看看呢,又是一年要到年底了!”陈越叹息道。

  “恩,是该回去看看了,我们都出来两个年头了,这都还没有回过家呢,是该回去看看爸妈呢。”张方赞同了陈越的提议。

  “顺便再去看看馨蕊吧,她转院过去了之后我们就还没有去看望过她。”陈越想了想说。

  “那我们这边怎么办?”

  “没事儿,交给俊聪他们吧,问问周雄邱云他们过年要回家去不,要回去的话我给大家发点回家过年的钱!”

  “我等等再问问他们吧,那越哥,我们多久走?”

  “这两天就走吧,现在还没有到春运的高峰期,到正式进入了春运高峰期出行就麻烦了。”

  “那我尽快就去把行李收拾好!”

  “走吧,先回家,看看林大少在干啥呢?”陈越说道,这个家指的自然是陈越之前买的那个房子,他很久没有打游戏有些手痒了。

  ……

  +a酷u匠3r网y◎首ZE发

  陈越他们是第二天就走的,和俊聪他们一干人交代好了帮会的事情之后,陈越和张方就此踏上了过年回家的征程。

  他们坐的是火车,由于现在手头富裕了,当然买的是卧铺票。

  “回家的路,我可是好久没有踏上过了!”陈越在坐上火车的瞬间顿时一声长叹。

  “哈哈,我也是!”张方也很是喜悦。

  火车上是特别无聊的,刚上车的一会儿张方和陈越两个还可以聊天扯犊子,但扯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没有什么扯的了。于是,又把手机掏出来玩,玩了一会儿发现也没什么意思,还是洗洗睡吧!

  陈越看着手机里的小说,看了不知多久,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梦里他听见妈妈在深情地召唤他回家吃饭。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流了梦口水。膀胱有点涨了,想去上个厕所。正好这个时候旁边的张方也醒过来了,两人正好组个队。

  随着“啊”地一声放声长叫,陈越一泻千里。陈越有上了厕所要及时洗手的习惯。这个列车还是比较高级的,卫生间设置得和酒店的差不多。男女厕所中间的是洗手台,陈越挤了挤洗手台上摆放着的洗手液,涂在自己的手上,使劲地搓了几下,接着打开水龙头就开始冲洗。

  洗得差不多后,陈越关掉水龙头,用力地甩了两下的手,试图把手上的水弄干,就在他关掉水龙头的同一时间,陈越听到了隔壁的女厕所里传了一声女人的**声。

  “…救命!救命!”女厕所里再次传出来了一丝微弱的女声。

  “强奸!强奸!快来人啊!”这次声音大了很多,而且很急切,女人的声音里带着阵阵哭泣。

  “你快闭嘴,再叫撕烂你的逼!”这次传来的是一个粗壮的男音。

  “老三,堵住他的嘴!”又是一个男声传入了陈越的耳朵里。

  卧槽!女厕所里竟然有男人,而且至少都还要两个。

  “呜~呜~”女人的嘴很明显被堵上了,声音在喉咙里打转。

  陈越看了看手机,凌晨2点了,正是人们再熟睡的时间,干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最佳时机。

  “**!人渣”陈越脑子里一转就知道旁边的女厕所正在上演着什么“好戏”!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QJ犯,最看惯最愤怒地事情就是男人**女人。

  “越哥?隔壁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刚拉完屎的张方终于从茅坑里爬出来了,很很显他也听见了**声。

  “干翻这几个小人儿!”

  话音刚落,陈越一脚就踹开了女厕所的门,张方跟着陈越的后面冲了进去。女厕所里一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此刻正在激情无限。女人的身上挂着被撕坏了的衣物,男人的衣物四处散乱在地上。

  当陈越冲进去的一刹那,他看见的是活生生的一副春宫图,这是在轮*啊!陈越发誓这绝对是他此生看见的最YD的一幕,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啊!

  陈越一拳就打了那个和正在和女人**的肚子上,这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陈越给打蒙了。

  这男的“啊!”地一声惨叫,他这一下子可谓是痛并快乐着。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陈越又是一脚踢出,正中这男的下面,另一边的张方同样是以偷袭的方式解决掉了一个人家伙,陈越动作非常的敏捷,尤其是打这样的这些人,电光火石之间的功夫就干趴下了两个人。

  三个男人全都狼狈的倒在了地上,陈越和张方开始痛殴起了他们来,当然他们下手绝对有分寸的,专挑痛的地方打,没有打致命的要害地方。毕竟要是真的把这几个人渣给打死了,他们两个就摊事儿了,像QJ犯这样的人渣虽然该死,但还轮不到他们两个来给他们判死刑,伟大的国家机器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为了几个人渣把自己搭进去,这很不值得!

  陈越他们两个都轻易地制服他们三个渣人绝不是因为自身“功夫”有多高,这三个人完全就跟嗑药了一样,视周围的一切都是空气,根本就没看见陈越他们进来了。

  “啊!啊!别打了!好汉饶命!”地上蜷缩着的三人求饶道。

  “饶个J8,去死吧!你们这样的人渣打死了就是活该!”张方狠狠骂道。

  “好汉饶命,真的饶命啊!”地上的人痛苦地求饶着。

  “**!”张方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殴打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