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陈越!”王皓显然认出了陈越来,这个让他已经在开始着手对付了的少年。

  “没错!”陈越应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这次的交易的时间地点的,你们不可能知道的,不可能!”王皓瞪着双眼,一副及其不解的地样子。

  “呵呵!这就要好好问问你下面的兄弟了!”陈越呵呵一笑。

  “不可能的,这次行动下面的人都是出发前才告诉他们的,出发的时候他们的所有通讯工具都是被我没收了的,不可能的!”王皓眼珠张得特别地大。

  “下面的兄弟当然不知道,那你的好兄弟呢?”陈越反问道。

  王皓听到陈越这么说,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他显然是非常非常地不相信,“你是说肖风?”

  陈越正要开口再刺激他一下呢,王皓抢先一步在他之前,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地反复念叨:“不可能的,他和我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几十年的感情了!”

  “是不是他,你自己想想吧,我就问你他现在人在哪里?”陈越讽刺了他一句。

  “…”王皓沉默了,一时被陈越的话给堵住了嘴,是啊,肖风他人现在在哪里呢?

  “行了,死也该死个痛快了吧!”陈越作势就要打一个响指,那意思就是在示意大家可以动手了。

  “等等!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算计我?”王皓怒目而视,但依然掩饰不了他心中现在的害怕之情。

  “哈哈,这话说得真是搞笑啊?我和你无冤无仇,对的!我和你确实和你无冤无仇,但是你特么的和我有仇啊,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了吗?你自己用猪脑子好好再想想吧!”陈越直接骂王皓是猪,提到的他们之间的仇和怨,显然陈越也愤怒了。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懂呢,什么叫我和你有仇?当然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非要强加给我,我认了就是!”王皓不忿地说道。

  “呵呵,皓哥?你就是不承认是吧?真不知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尿性呢!我就问你当初砸了我们第二天就要重新开业的赌场的那群十六七岁的小青年是不是你派去的!”陈越是带着怒吼说出来的这几句话。

  “这群小青年下手可还真不轻了,借着酒劲把我的工人给打伤了一大片,其中还有个工人肚子被捅了一刀哩!我就问你,你承不承认这个事情是你做的?”陈越步步紧逼地问道。

  “看来你还真不笨啊,这都让你知道了,哈哈哈!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服了!”王皓一副认命地表情。

  “这下该死得明白了吧!动手!”陈越打了一个响指。王皓的五四手枪子弹已经打光了,他对陈越他们几个人完全够不上一点威胁。

  与此同时,陈越,张方,周雄,俊聪几个人从几个不同地方向举着匕首就向王皓的脖颈刺去…

  “越哥,这些战利品怎么处理?”张方指了指刚才王皓一伙人和老大一行人交火中,慌忙得逃命与追逐扔在地下的钱和“货”。

  “钱先全部收不起来,暂时不要用,然后把货给我打开,我倒要想看看他们是在交易什么东西,顾得上这么拼命!”陈越指点了一下江山。

  “好嘞!”张方得令,早就想打开装满货物的箱子的他,迫不及待地两下就把箱子打开了!

  “越…越!”打开了箱子,一睹了庐山真面目的他顿时就惊呆了,“好像…是白粉!”

  “什么!”陈越他们几个也很好奇地把头围了过去。大家都勾着脑袋一看箱子里果然装得满满的全都是白色的粉末。陈越从电视上看见过这玩意儿,正是传说中的白粉!

  陈越没有想到箱子里装的会是这个玩意,他以为应该是点武器片刀之类的东西,不过细想一下又不太对,一堆破铜烂铁怎么会值一百万,况且谁也不会为了点破片刀去黑吃黑啊!白粉!是白粉!这玩意儿可是毒品啊,怎么多这个东西该怎么处理呢,整整一百万进价的白粉呐,扔了怪可惜的,但不扔的话被逮住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陈越一时间就困惑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这个时候云龙走了过来,他刚才是负责去后面围堵王皓他们的,但王皓被陈越他们堵住的时候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很是顺利地就被陈越给咔擦掉了,所以也就没了云龙的什么事情。

  “越哥,快走吧,王皓的那些人一会儿没有追到老大的那一伙人还会再回到这里集合的,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我们就不好了!”云龙急切地说道。

  “那这些玩意儿怎么办?”陈越指了指地上装在箱子里的白粉问道。

  “拖走,找个地方藏起来吧!然后再想办法处理掉!”云龙想了想说。

  听云龙的话,陈越觉得很有道理,让他直接弃掉这些玩意,他挺是舍不得的,接着他当即立断道:“把这两个箱子统统给我带走!”

  这两个箱子一个是装满一百万现金的箱子,另一个自然就是粉儿了。

  一伙人,两个人端着箱子,其余人密切注视着周围的情况,很快就下到了山脚,左颜已经发动好了车子,他们几个人一上车,车子“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接着就消失在了茫茫地夜色之中。

  …….

  活儿办完了,陈越自然会向李凤杰索要尾款。之前已经见过一面了,现在找他索要尾款自然就不需要再当面找了。陈越找出了李凤杰留给他的名片,他照着上面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喂?杰哥吗?”电话通了,陈越问道。

  “你是陈越吧!活做完了?”李凤杰显然听出了是陈越的声音。

  “是的,明天你应该就能听到道上传来的消息了!”陈越汇报道。

  “哈哈,事情没有走漏什么风声吧?”李凤杰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这是当然,要是走漏了风声,我现在哪还敢这么悠闲的给你电话聊天儿呢?”陈越反问了李凤杰一句、

  LV酷=0匠网W首c3发N

  “好吧!那就先表扬你一下子好了,事情做得很好,你杰哥很欣喜!”李凤杰和陈越开起了玩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