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能行吗?”俊聪问道,他也在这辆车上,这是一辆金杯车,里面坐的都是炎帮的头头儿。

  “能不能行只有试试了才知道啊!”陈越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无奈才做出来的办法。

  “要我说早就该他们的场子全部砸一遍了。”周雄说道,他是一个直性子的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遇事就喜欢用最简单粗暴地方式解决。

  “这个我赞成!”张铁柱说道,他跟周雄的性子和周雄挺相似的。

  “干吧!”

  今天的沙场像往常一样的维持着运转,工人们忙碌着做自己的事情,沙霸的几个头头和在这里的那些小弟们还在玩着扑克牌。

  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就要到一天收班的时间了。炎帮的人已经到了,且看柱子拿着一根棒子照着一个沙霸小弟的脑袋上就招呼了过去,这人始料不及一下子脑袋上就出血了,再对着他的肚子上一下这个小弟顿时就躺在了地上。柱子转身奔着另一个人又去了。好一个生猛的张铁柱!陈越坐在车上暗赞一声。

  另一边沙霸在这里的头头叫大飞,他听见了外面的声响带着人问询就出来了,他一挥手招呼一下,十几号沙霸的人就抄着家伙出来了,这十几个人和柱子带着的那10个炎帮的弟兄们顿时就打成了一片。

  “云龙哥!”陈越向旁边的云龙喊了一声。

  云龙推开车门下车,带着他的那十几号人迅速加入到了战斗中。

  随着云龙这十几号人的加入,场面立刻变成了一边倒的局势。大飞带着的这十几人很快就被包围住了,不断地有人被打倒在地上,炎帮的人对沙霸的人简直恨透了,几次三番地来砸炎帮的场子,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扬眉吐气,怎能不施加报复。

  “啊!啊!”不断地有惨叫声发出,当然叫声肯定是大飞这边的人发出来的。

  云龙看着战斗差不多结束了,拉开车门回到了金杯车里。“越哥,那些工人要不要也…”云龙问道。

  “古人有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陈越整了一句。

  “走!”他也跟着下了车,随后俊聪张方和周雄他们也跟着走了下来。

  陈越随手抄起了个家伙,带头就奔着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工人去了。

  “打!陈越一声令下。

  一群人奔着这些工人就去了,工人们手上还拿着干活用的泥鳅铁铲之类的东西。工人大概就有10多个人的样子,陈越直奔一个拿着大铁铲的工人就去了,看样子他应该是一个组长之类的人,陈越手里拿的是一根棍子,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那个工人提起铁铲一铲子就冲着陈越铲过去,这铲子还真是硬,陈越赶快拿着棍子一格挡。

  “铛”地一声,陈越手上的棍子“咔擦”一下就断了。

  这铲子还真是硬。

  陈越手上的棍子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截,索性陈越就直接就把它当成了“双节棍”使用。

  “小子,挺狂的,敢来招惹我们南瓜村的?”这工人一看也是个老痞子了,不惹他没事儿,惹了他一下子就要毛。

  “老子就是狂,你怎样?”陈越大喝一声。迅速拨弄起手中的“双节棍”,一处攻下路,另一处攻头部。

  那人也不是吃素的,再次举起铁铲对着他就是一铲子,他的双节棍一下就变成了单节棍。

  “靠!”陈越愤怒地直接把手中的一根棍子当作扔手榴弹一样砸了过去,这人没料到陈越敢这么干,一下子没有闪开,这一棍子砸到了他的眼镜上。工人的眼睛顿时就不好受了,“啊!”

  他痛苦地用手迅速揉了揉自己的一只眼睛,好在他只是被砸中了一只眼睛,另一只还可以睁开,同时防备着陈越的偷袭。但就是这么一下子,陈越迅速就近到了他的身,原先他可以借助铁铲的优势对着陈越施展远程攻击,但已经被陈越近身后的他铁铲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

  陈越怒了,掏出了金匕。一匕首照着他的肚子刺了进去,一击命中,陈越把匕首往后一抽,那人的肚子上瞬间就冒出了股股血迹。

  “啊!”这工人再次惨叫了一声。

  陈越没敢再向他补刀,他怕再捅一刀这个人就得挂了,他还没有杀人的勇气,况且为了这么个事就背上一条人命实在是划不着。他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应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这句古话。他们之前就是找了一帮“少年古惑仔”把他的一个装修工人给捅翻了的,他现在是要亲自动手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他认为这算不上是欺压无辜。

  陈越这里结束了战斗,他又奔着别的人去了,十多个工人现在还站着的没有几个了,他们虽然彪悍但还没有人人都达到这么彪悍的程度。

  酷Dg匠网正版J?首F+发☆p

  周雄正在和一个跟他差不多身材的人奋战着,周雄已稳稳占得了上风,张方在抽着烟了,俊聪站在一边看着,十多个炎帮的兄弟围着那几个还站着的人再干。

  突然,传来了一阵“咚咚咚”地脚步声,脚步声很密集,可以从中判断出来的人还不少呢。陈越低声骂道:“好家伙!沙霸又来人了。人还挺多的!”

  噼里啪啦地跑出来了三十多个人,靠!这么多!炎帮的人都惊了,他们今天虽然没有倾巢出动但也出动了百分之八十的人。沙霸什么时候养了这么多人?

  当走进了的时候,他们才看清楚这些人都是一副村民的打扮,这才知道,原来来的都是南瓜村的村民!有男有女,都是青壮年。

  “老公!”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女一下冲到了陈越的身前,俯下身去扶起了躺在地上刚才被陈越捅了的工人,不断有血迹从身体里面往外溢出。

  “我和你拼了!”这个中年妇女捡起刚才他老公扔在地上的铁铲冲着陈越就打起了一阵“娘子拳”,陈越不得不佩服乡下妇女的彪悍,陈越只有闪躲的份儿。

  “好凶狠!”陈越骂道,趁着这中年妇女一个踉跄,他一脚就照着她的屁股上踢了过去,那中年妇女顿时就被他给踹倒在了地上。陈越今天干了很多他以前不敢干的事情,他今天打了女人,他今天欺压了无辜的平民百姓,他好像连自己做人的原则也给打破了,因为这一切的一起都是被逼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