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敬佩陈与的为人所以才给立了墓碑在这里。至于他的这两个忠心下属,我们对他们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所以我们也就没有他们两个立碑。这两个墓应该是后来有人给他们立上去的。”

  “停!那你刚才提到的那个大队长陈营超现在去哪里了?”龙哥直接打断了他。

  “他因为存在重大失责连着巨大数额的贪污受贿,那次事情没过多久之后就被枪毙了!”这个条子说道。

  yb酷匠网=唯一i`正版(d,其Ux他g都是盗F版“m

  “哦?是这样?”龙哥嘀咕了一句。

  龙哥从条子的讲述中好像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重要的关键点,“把这两个墓碑给我拆了带回去!”他指了指于清和邱良标的墓,+说完他转身就向山下走去…

  陈越他们遇到麻烦了,苏松死了,沙霸的人一口咬死是他们干的。

  苏松死了有一个人特别地开心,那就是我们的云龙哥,苏松废了他的三儿,他早就想找机会弄死苏松了,但没有想到苏松这么快就死翘翘了,或许这就是恶有恶报吧,虽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炎帮这边虽受到了来自于沙霸的处处威胁,帮派下面的场子几乎都歇业了,但陈越他们还是没有放弃进驻猪肉市场的这条路子。

  陈越再次从曾老大的手中拿了猪肉,强买强卖给将军路农贸市场的猪肉贩子们,前两次还算是顺利,没有受到来自任何一方势力的阻扰。两次下来也算是小赚了一笔,但至从苏松死了之后,沙霸的人总是来找事儿。说是找事儿不太准确,准确的说纯粹就是奔着砸场来的,陈越他们每天早上在给肉贩子们点货的时候,沙霸的人每次就在这个时候来了,别的二话不说,抄起家伙就开干。

  炎帮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沙霸的人敢来,他们就敢让他们有去无回,但每次都是事与愿违,沙霸的人一点也不比炎帮现在的人少。所以两帮人一掐起来就是两败俱伤,谁也没有把谁给整趴下。

  尽管如此,但吃亏的却还是炎帮,道理很简单,你天天都在和人打仗,谁还敢从你的手“买东西”?

  这些猪肉贩子们彻底毛了,人都是被逼出来的。炎帮和沙霸天天早上都是市场发货的地儿掐仗,他们根本就无法进行正常的“提货”,一天没有货源他们一天就没有收入,更何况是天天如此呢。他们也都是些上有老下有小的平民百姓,全家上下就指着这么个摊子吃饭呢,现在他们吃不成饭呢,他们又怎么肯愿意。

  就近拿不到货他们可以去别的远处地方拿货,整个GD市不能就只有你们两家这里有猪肉供应吧。狗逼跳墙,官逼民反,这是自古就有的道理,这么比喻他们可能有些不太恰当。但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局势逼迫下纷纷跑去向本市最大的猪肉供应帮派“猪头帮”要货。这么做不太符合江湖道义,这个农贸市场不属于猪头帮的“管辖范围”之内,江湖规矩是“互不干涉”,这个农贸市场已经被炎帮或者沙霸中的一个接手,“猪头帮”横插一刀确实“可耻”,虽然是这些猪肉贩子们自己找上去的。

  “越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这下猪头帮也来争这块肥肉来了。”张方眉头紧锁的看着陈越问道。

  陈越同样也是眉头紧锁,他长叹了一口气:“必须要速战速决了,拖不得!帮会的财力已经开始吃力了,最多两个月,帮会就要发不起下面兄弟的钱。”

  张方点头称是,“之前的那些场子被砸了之后一直没有再开,所有的人力和财力都投入到了进驻这个猪肉市场中。”

  陈越吐了一口烟圈,“俊哥,我们帮会现在还有多少钱,要确切的数字。”

  “大概总共就还有五十万的样子,这还把你的那部分钱算进去。”俊聪说道,这部分钱指的自然是黎忘情当初给他的那200万,还掉那100万之后剩下的那些钱。

  “那咱们先把钱都撤出来,猪肉那边我们先不做了,把钱拿去重新装修以前的这些场子。尽快开业!”陈越经过反复地思考之后终于决定先暂时退出来,让沙霸和猪头帮的人去争去抢吧。

  “嗯!”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很多人都明白。

  云龙赌场开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装修,看着就要可以再次开业了,就在那天夜里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群十六七岁的小青年,看着应该是喝多了。不知谁带头冲进场子里就开始砸,工人们赶快上前去阻拦,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才不鸟这些傻X们,从地上随手就抄起了家伙干起这些鸟人们。

  陈越他们接到电话带人赶过去的时候,这些不良少年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地上躺着一地的工人,轻重伤程度各不相同,有个工人挨了小混混的一刀,躺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肚子,不断地有血从他肚子上冒出来,样子看起来甚是恐怖。

  “快点送医院去!”陈越指了指地上挨了刀的工人。两个炎帮的弟兄立刻把这个工人架了起来。

  陈越愤怒向地上的不知名踢了一脚。

  “这是要不给我们活路啊!”俊聪也怒了。

  GD市的“新坡弟”团伙。

  “皓哥,你说我们这么干,炎帮会不会知道,呵呵!”说话的是“新坡弟”的二当家肖风。

  “呵呵,炎帮和沙霸掐得厉害,没理由回想到是我们做的,顶多认为是猪头帮干的。”新坡弟的老大王皓说道。

  沙霸总部。

  “老大,不好了!”一个小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有事慢慢说!”黑刃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骂了他一句。、

  “原先松哥的场子被烧了!”小弟憋了半天说道。

  “谁干的?”黑刃问道。

  “炎帮!是炎帮的云龙,很多人都说看到他放的火。”这小弟如实汇报道。

  “走,看看去。”

  黑刃一招手几个人就跟在了他的身后,黑刃从包里掏出一把奔腾的车钥匙,几个人挤了挤就向着赌场那边“杀过去”了。

  俊聪站在一个岔路口边,他看见黑刃他们的车过去,嘴角微微上扬,他拿起了手机:“柱子,可以动了!”

  黑刃的一个小弟开着车,他自己坐在副驾驶室上。就在经过一个急转弯的时候,一辆东风货车直接拦截住了他们的去路。东风车很是嚣张,就直接横摆在路中间,把整条路都堵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