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亚贵退出去之后,他就跑到了外边去,准备找一个偏僻地带把这次行动用的手机给仍了,他是开着车地,四处转悠了一下,在某不知名街道长满杂草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子,这里有一个斜上坡,上面有野花有杂草还有各种树木,见样子应该是很久无人问津过。

  他也不敢独自走上去刨坑把手机给埋在里面,只要是他怕这里面有蛇,再就当然是怕鬼了,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吴亚贵很明显就是做了天大的亏心事怕孤魂野鬼找他的那种。他只好先把手机全部格式化,里边的东西全部删除掉然后把电池也扣了下来,接着就把手机向上使劲一仍。电池他没有舍得扔,因为电池他可以拿去给其他的手机做备用的电池,他随手把电池放进了兜里后,拉开车子的车门就驾车扬长而去了。

  就在他刚驾车离开后,一个中年乞丐模样的男子就出现在了他刚才扔手机的那个地方,他分析了一下子吴亚贵扔出去的抛物线方向,接着以一个极其鬼魅的姿势几下子就闪现到了吴亚贵所仍手机的所在位置,他把手机捡起来装进了那破旧的上衣口袋里,好在口袋经他检查是不会漏的。

  中年乞丐“呵呵”地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等着吧,孙子们,爷很快就会再回来的!”

  夏丹丹从报社下了班出来,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最近她有点小孤单,和她同住的好闺蜜田苒和秦暮雪都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反正她是很久没有见过她俩回来住了。

  她有时都在想我是不是也该搬走了,像陈越那样自己弄个首付贷款买一套新房子。因为她们两个不在,套间里除了她以外就只剩下了杨铭和彭丽那成天秀恩爱的两口子,她一个人住在那里实在没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纯属电灯泡类型。所以她就诞生了想搬家的想法,但是她的东西有点多,好多好重的。

  她又不想请“棒棒”(苦力工)来帮她搬自己的私人物品,张方他们和她不熟,熟悉的陈越又联系不上,她就只能暂且继续还住那里。

  正当她在想着这些无聊地琐事烦心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这个人身材听矫健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尽管穿着外衣,但仍然能看出他的肌肉是很健硕的。

  他的开场白很是简单,“小姐,请跟我回去!”

  “回去告诉他,我不回去!”夏丹丹也很是干脆地说道。

  “不行!”他一口回绝道。

  “我懒得搭理你们。”夏丹丹直接绕开他继续向前走。

  “那对不起了,小姐!”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上前,一记手刀切在了夏丹丹的后劲窝,夏丹丹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他把夏丹丹抱到了自己车里的后座椅上,“小姐莫怪,老爷让我务必把你带回去,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他是从小看着夏丹丹长大的,知道这姑娘喜欢独立自主地生活,他也不忍心把她带回去受到束缚。

  他开着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才到了一座庄园门口,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庄园,已经接近GD市与临市的交界地带了。他把车窗摇了下来,守门的人看见是他之后离开拉上车杆放行。

  到了庄园里面一栋最豪华的别墅前,他才把车停下来了。夏丹丹也醒了过来,她一看已经到了庄园里边了,索性也就没打算溜了,因为这里戒备森严,就凭她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别想往出跑。

  蒙晨曦走过去和看守门的两个人打了个招呼,之后敲了敲别墅的门,很快门就开了,客厅里一个雄浑的男音传来,“晨曦,人带回来了?”

  “是的,老爷!”孟晨曦一口应道。

  “我还以为你会把她放了呢,是不是啊?她的晨曦叔。”老爷子很是欣赏地看了一眼蒙晨曦。

  “我这不是为太岁爷你办事的嘛!”蒙晨曦也调侃了起来。

  “行了,别贫了,你快下去让邪君他们加强戒备吧!可别又让我她又给我溜出去了。”太岁爷嘱咐道。

  “我知道了!”

  蒙晨曦出去之后,夏丹丹才慢吞吞地走了进来,“你找我回来干嘛?”

  “不干嘛就不能让你回来吗?我的好闺女儿!”老爷子笑着说道。

  看vy正`(版{章+节上3酷i)匠$4网+

  “对不起,我没时间和你扯淡,我还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要忙。”夏丹丹冷冰冰地说道。

  “那你就在家里忙吧,你要去外边上班,我派个司机给你接送!”

  “不需要,我要自己在外边住!”夏丹丹倔强地说着。

  老爷子眉头稍微皱了皱,“你和你妈年轻时候都一样地倔强,非要去做什么记者,到头来有什么好处,四处得罪人,整天还得提心吊胆地活着!”说到这里老爷子有点怒了。

  “我就要,需得着你管吗!”说完,夏丹丹转身就回她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这几日,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万世辉煌倒闭了。

  半个月之后,张方邱云周雄连着杨铭他们几个正在他们的出租屋里无聊地玩着“干瞪眼”,他们看上去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身上还有些大小不同的伤痕。就在他们一致决定不玩了,猜拳让谁去做饭吃的时候,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

  大白天的,张方也没有管是谁在敲门,直接就把房门给打开了。

  “你们这是…”张方看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头戴鸭舌帽,脸上带着一副大墨镜的男子,他好像不认识。不过,张方看见了他身后的那个男子,这个男子很是俊朗,有种黎明的感觉,正是上次讲数中有过一面之缘的炎帮帮主俊聪。

  张方不解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要说砸场子也不像啊。

  “二位,什么情况??”张方再次发问道。

  这个时候一个张方无比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里,“你妹子的,张方,我这样你就不认得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