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黑白两道的关系有些不伦不类,到底是什么样的不伦不类我也说不太清楚。传说中的黑道巨无霸段北四的段氏家族就是坐落在这里的。本区的区长施方是所有副市长中最年轻有为的一位,对,你没有听错,是区长兼副市长,不是副市长兼区长。

  副市长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兼职,大家也都没有把他当成是副市长,由于在他管辖下的特大经济区业绩显著省里直接下令让他兼任副市长。但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其他副市长都各司其职,突然增补一个副市长上来,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权利分一部分出去,所以他的副市长职位只是挂的一个空名。

  索性他也不在意这些,他只管抓好自己所管辖的区域,对市里的事情一向不闻不问,原本上说他这个一个人物市里的大头儿是不会去搭理他的,但他最近得罪了他不该得罪的人,他可能自己还不知道。

  这天施放忙完了和外来投资商的应酬,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没有带保镖也没有让司机送他回去。每天的应酬太多了,虽然到了他这个位置饮酒许多时候只需要浅尝辄止就可以了,但今天这个外来投资商是相当有分量的。很明显他的身份没资格和人家点到为止,他是真的在喝酒了,反而是外来投资商是在和他浅尝辄止,他也没有说什么。

  等到一场局子下来,他已经喝得有些迷糊了,但还没有到喝醉的地步,他想一个人走回去当作是醒醒酒,要是又是一副醉了的样子回去的话,他家那为太太可是会生气的。他把随从神马的都支走了,他越走越是感觉这样自由自在的感觉很舒服,或许是久在官场呆,烦了那种官场明争暗斗的环境吧。

  “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生在帝王家。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讨几时休。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

  “好诗,好诗啊!”

  他引起了一首诗来表达他此时的心境,他又何尝不想撒手官场,带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过简单平淡的生活。那样的生活他觉得很幸福,但有一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要一只脚踏进了一条船这一辈子都休想再下来。

  他走在前面边赏风景边吟诗作对,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有一个黑影已经跟了他很久了,他脸上带着口罩,头上戴着帽子,完全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

  “呵!老东西,好家伙!居然能猜到你今天就要到西方去了,哈哈!”

  “我今天还就让你撒手西方去!”黑影显然是没有什么文化内涵的人,他已经做好了在下一个路口就动手的准备,那里人迹罕至是动手的最佳地方。

  “唰”地一下子,一把匕首就从施放的后背捅了进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了,黑影拔出匕首再次捅了进去,再拔再捅,一次,两次,三次…黑影自己都不知道捅了施放多少刀,他只要捅了人就会上瘾,会反复地补刀,直到捅到自己累了为止,施放的白衬衫完全被鲜血染红,肠子都被刺了出来,确定已经死透了之后,黑影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很是妖媚,暗赞自己一声:干得漂亮!

  之后,他就迅速逃离了现场,作案完毕后不跑等着警察来抓只有比傻子还傻的楞子才会这么做。再细看他的身上,居然身上一点血也没有沾上,可见他刺杀人的时候手段是多么高明,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杀手。

  他快速地跑了很大一段路,再绕了几个弯子后,看到路边有出租车过来,随手就招了。

  “客观,去哪儿?”出租车司机风趣地说道。

  “随便,反正离这里越远越好!”

  “好嘞!”出租车司机一声应道,走的越远他越高兴啊,到时候可以狠要一笔车费。

  他上车之后就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发了出去,大致内容为事情已办妥,请支付尾款!

  发出去之后,就没有再管手机了,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提示他的账户已经转入10万元。小憩了一会儿之后,他看也差多,就示意司机停车。他拉开车门转身就。

  “喂,大哥,你还没给车费呢!”出租车司机高文彬把头从驾驶室的窗户里伸出来叫喊道。

  听了这话那黑影顿时就“呵呵”地乐了,他一个箭步就到出租车司机地面前。

  “我还没有见过谁敢收我妖手的车费呢?”妖手脸上一副我是大爷的表情。

  “我管你什么手呢,谁坐车也得给钱,给钱知道吗,给钱!”他听力可能有点不太好,也有可能是风吹得太大,他刚才实在没有听清楚这位大哥的名号,他怕这哥们儿也听不清楚所以特的地提高了分贝。

  酷}匠W网首7F发)N

  “不知道我妖手没关系,相信你以后就知道了!”妖手掏出了他刚才作案用的那一把匕首架在了高文彬的脖颈上,血液已经从他的脖颈上渗透下来到了衣服上。

  这一把匕首是妖手常年携带的,作完案后都会被他用舌头舔干净上面的血迹收起来,按照他的说法这叫做血饮狂刀,虽然从表面上看去只是一把简单的匕首而已。

  “大哥,你随意,你随意,随意就好!”高文彬被匕首架在了脖子上也不敢再要钱了。

  妖手这才满意地收起了自己的“血饮狂刀”潇洒离去了。

  看着妖手的身影走远了,出租车司机高文彬这才赶紧擦拭了一下他脖颈上的血迹,大骂一声:“晦气!晦气!这个疯子!今天这趟算是白忙活了。”

  另一边,吴亚贵收到了妖手发来的信息,赶紧汇报给了他的主子刘颖峰。

  “嗯,我知道了!”刘颖峰淡淡地一点头,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那要不要把妖手给…”吴亚贵想得比较周全。

  “不用!”

  “没这个必要,他们的那个组织太强大了,而且是专业做这种事情的,专业素质自然不用考虑!”

  “那我下去了”吴亚贵说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